還有誰能對抗習近平?(一劍飄塵)

更新時間 (HKT): 2020.08.20 02:00

在網絡上發酵多時的北戴河會議,無疾而終。那些甚囂塵上的流言,沒有一個兌現。想像中義憤填膺的元老,沒有出現。期望中的撤換習近平,又一次落空。自媒體失信於民,是網絡時代的通病。但那麼多流言都集中在阻止習近平繼續執政方面,卻是人心的反射。與其說人們期盼的是北戴河會議,不如說期盼的是任何一次可能機會,無論多麼渺茫。

自中共改革開放以來,當前時局比1989年還讓人沮喪。最近香港民調顯示,歷屆中共領導人中,習近平民望最低。期待北戴河會議改變中共的政策,也是因此引起多數人共鳴。

中共元老已無力干政

但如果我們細讀歷史,就發現北戴河會議並不是中共元老對當權者下指導棋的大會。事實上,只有1985年到2003年的北戴河會議,中共離退休元老對當權者具有很大影響力。胡錦濤在2003年終止了北戴河會議,就是為了擺脫元老干政。但即使沒有北戴河會議,胡錦濤一樣受控於中共元老。而在此之前,胡耀邦、趙紫陽兩任總書記下台,也都與北戴河會議無關。所以元老政治,與北戴河會議關係不大,而與元老們的嫡系部下是否掌握實權關係巨大。到習近平重啟北戴河會議,早已今夕何夕,中共元老干政的歷史,已經被他拋進了垃圾堆。

本質上來說,中共這套體制,是中國傳統中央集權的獨裁專制體制的當代版。中國幾千年歷史,共產生了408位一言九鼎的皇帝,其中被內部權鬥推翻的屈指可數,而且都是失去兵權的情況下。目前習近平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體制內根本沒有可以撼動他的力量。指望一次會議讓他自動退位,絕無可能。習近平這幾年高舉反貪大旗,得罪了中共各個派系。失去權力,習近平可能身家性命都不保。所以除非被武力推翻,否則他也絕不可能和平放棄權力。

就在前幾天,中共開除了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的黨籍,還取消了她退休待遇。蔡霞僅僅因為在朋友圈內的一次講話中怒批習近平,就遭到這樣的對待,只是身在國外,而逃過牢獄之災。這件事情也充份說明習近平的權位非常牢固。

當然,這不是說中共就是鐵板一塊。即使一帆風順時期,中共都是山頭林立,何況現在經濟凋敝四面楚歌。但反習力量,除了在海外散佈一些關於習近平的消息,也沒有其他辦法。比如最近《紐約時報》就報道了習近平、栗戰書親屬在香港擁有的巨額資產。這顯然是內鬥的體現。但這類消息對於已經麻木了的中國人來說,不痛不癢,根本煥發不了反抗的鬥志。

現時的中共官員多是技術官僚出身。墨守成規地貪腐,個個當仁不讓。做出頭鳥造反?誰都沒有這個膽量。看看李克強在央視直播節目中,被習近平親信劉鶴羞辱的畫面。這說明在中共最高層,習近平已經真正到了唯我獨尊的地步。這就是中國這套體制的特點:只有一個人掌握所有權力,其他都是奴才。為了杜絕對體制的威脅,只有唯唯諾諾的奴才,才能被提拔上去。

中國過去歷代王朝,哪個不是一直腐爛到整個政權倒塌?根本談不上自我革新的能力。無他:體制內經過多少代的奴才選拔,根本就找不到有膽有識、關鍵時刻力挽狂瀾的人才。皇帝的個人能力決定王朝的命運。這種制度和民主制度相比,缺乏彈性。美國式民主制度也有許多的弊端,但四年輪換,相當於用代價最低、非暴力手段重新洗牌。而中國呢,只能盼着明君的出現。

未來20年,中國前途暗淡,除非中共改弦更張,但這可能性非常小:性格決定命運。三國早期最大的軍閥袁紹,聽不進謀士田豐勸阻,出征曹操,卻被曹操以少勝多,大敗於官渡。袁紹狼狽逃回駐地,第一件事就是處死田豐。這就是獨裁者的面子心理學:嫉賢妒能到自毀長城的地步。如果今天中國形勢一片大好,也許習近平還聽得進勸。但目前這種破敗情況下,他為了證明自己的偉大光榮正確,肯定是孤注一擲。

一劍飄塵

旅美作家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