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顯示對黎智英「笑笑口」《東方日報》男記者:我笑是裝出來

更新時間 (HKT): 2020.08.21 15:54

【不斷更新】

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被指於2017年維園六四祈禱會當日威脅一名《東方日報》男記者,意圖使對方受驚,被控一項刑事恐嚇罪。案件今踏入第二天審訊,涉案有逾20年採訪經驗、承認所屬報館「專案組」每日監察黎智英行蹤的男記者X繼續接受辯方盤問。盤問方向繼續圍繞記者的採訪模式,辯方直指X曾經近距離拍攝黎及其妻子,黎避免阻礙記者而不慎撞到妻子,導致妻子失平衡,黎因而用粗口罵記者,X對此表示「冇印象」。

現年72歲的黎智英被控2017年6月4日晚上,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內近音樂亭,威脅事主X會使其人身遭受損害,意圖使他受驚。法庭早前就事主X及其同事Y頒下匿名令,匿名令只包括二人的姓名及個人資料,不包括任職機構。

X指黎是公眾人物

隸屬《東方日報》專案組的X繼續作供,辯方問他是否曾經近距離拍攝黎,X表示「單獨情況冇」。辯方直指X其實明知黎不喜歡記者近距離拍攝他,X則謂「我唔知佢咩反應喎」。辯方遂指,正常人一般都不喜歡記者近距離拍攝,X謂「正常係咁,但佢(黎)係公眾人物」。

辯方指,黎於案發當日走近X,表明不希望記者太近距離拍攝,X同意。辯方遂謂,意即X當下立時明白黎要求不要近距離拍攝,X反駁「我根本唔係近距離,當時好遠」。至於黎清楚向X表明不喜歡被近距離拍攝,X則謂「我淨係知佢好兇狠,同埋我好驚,我呆咗」。

辯方指出,早於案發前數天,X曾經在一家餐廳外近距離拍攝黎,X反問:「6月4號之前,可唔可以明確啲?」辯方重複謂「6月4號之前」,X表示要想想,及後又問:「食肆邊個位置?」

辯方不耐煩地要求X直接回答問題,X再次自言自語道:「諗吓先,6月4號之前果幾日?果一個禮拜之內?即係出邊餐廳食嘢?」辯方直言問題簡單,要求X回答,X表示「我印象中好似冇」。

庭上播片顯示黎表情沒變

辯方指出,當日X近距離拍攝黎及其妻子,黎為避免阻擋X而向後移動,不慎撞到妻子,妻子一度失平衡,X指對此沒有印象。辯方續指,黎因而用粗口罵X,X再次喃喃自語:「6月4號之前幾日?我冇印象。」

X於證供中提到,案發當日拍攝期間,黎不只一次「怒睥」他。辯方庭上播放當日X拍攝的片段,形容片段中的黎曾經望向X的方向,及後望向前方,黎的面容及表情一直沒有變化。X遲疑數秒,再次反問:「呢個變化?即係望向我,再望前方變化?」

辯方直言問題非常清晰,X遂表示「我覺得有啲變化」。辯方指黎的面上沒表露任何怒氣,X再反問:「面上冇任何怒氣?」辯方不耐地要求X直接回應問題,X則謂「我覺得佢係咁望,睥住我」,強調對辯方的說法「唔係好同意」。

辯方另播放不同角度的片段,形容片段中的黎只是望向X鏡頭方向,視線並非望向鏡頭。X解釋黎是望向他,惟他當時不敢正面拍攝黎,故一度移開鏡頭。辯方聞言,再次重複同一問題,X表示「佢係望住我方向,我hold住部機」,並即場示範當時攝影機的位置就在他臉旁。辯方指,黎於片段中的表情根本沒有變化,X則謂「眼神有變化」。

事主說法與片段有出入

X曾於庭上提到黎當日向他揚言「我實搵人搞X你」,但片段中黎只是說「我實搞你」。X解釋謂兩句皆有。辯方指出,片段聽不到「我實搵人搞X你」,X再次疑惑地反問:「聽唔到?」辯方亦再次不耐煩地指出這只是簡單問題,「就是片段聽唔到」。X則強調黎兩句都有說。辯方質疑他記錯,X否認。

X自言當時「很驚慌」,甚至害怕受到即時襲擊,「驚佢(黎)打我,摑我」。辯方再次播放當日的現場片段,形容X當時根本不似受驚,不覺他驚慌。X解釋謂當時很多人圍觀,他只是保持鎮定,其實「心裏面好驚」。辯方追問,即X同意當時看似沒有受驚,X同意。

辯方再播放另一角度片段,直指X當時根本是「笑笑口」,X語氣略急地解釋:「我係喺度鎮定緊,我怕激嬲佢,我驚矛盾激發,驚佢打我。」X再補充指:「記者永遠唔想同被訪者對象有任何衝突。」

X同意當晚在維園逗留至約10點才離開,辯方指X在此期間從沒向任何人投訴因黎的話而感到驚慌,X則指「有同上司講」。惟辯方指出,X自案發7時半至晚上10時,拍攝了多段關於黎的片段和相片,包括在庭上播放的其中數段,看見X不時以「close up」拍攝黎;辯方問X拍攝期間是否遇上困難,X則表示:「冇,如常拍攝。」

庭上改口遭質疑誇大供詞

辯方續指,鏡頭沒有搖晃,X同意;辯方遂指「因為根本沒有任何原因使你搖晃」,X回應謂「嗰日係囉,唔算好攰,如果攰會搖」。辯方指出,黎的話根本沒有導致X驚慌,X否認。辯方再指,根據片段,X當時對黎的話只是一笑置之,X稱「我笑係裝出來,要冷靜落嚟」。辯方直言,X當時根本不感到任何憂慮,X則強調「事後好擔心」。

辯方指,X當晚向上司報告完才報警,問報警是否因為能夠滿足《東方日報》之目的,給黎智英引起麻煩。X回答:「唔係,我唔認同,我好驚,我好驚佢後著,我驚佢以後加害於我。」

辯方及後圍繞X的口供紙盤問。辯方提到X曾指於2016年10月1日遭黎反拍攝,惟他於報案當日並無向警方提及,反而在兩日後才補充錄取這部份的口供。辯方質疑X在錄取口供之間「作故仔」,X再次反問:「作出來?唔係作出來,真實發生,我哋有相。」對於X提到黎曾於2016年11月27日在一家餐廳外用粗口罵他,辯方直言根本沒有這件事。X否認,強調「我記得有鬧,指住我嚟鬧」,惟他承認當時只有他一人在場採訪。

辯方又指出,X在口供中提到黎於11月27日當天用粗口罵了他一次,庭上卻改口稱兩、三次,質疑他在庭上是否講真話,X否認說謊。辯方質疑他誇大供詞,「呢度、嗰度都誇大」,X反駁「唔係喎,呢個係事實」。

曾失約精神科治療

X透露事發後需要求診精神科,辯方問他有否向精神科醫生透露他案發後如常執勤進行採訪,X表示不記得。辯方問X是否曾向醫生誇大心理反應,X否認誇大,強調是真實反應。

辯方指X曾預約2017年7月25日求診精神科,惟最後失約,X思量一會後表示因為「唔開心」,有段時間去了旅行散心,已不記得是否因為旅行而改期。辯方質疑X根本沒有服食醫生開的藥,指他「費事食」。X強烈否認,「我有食,點解唔食」。

及後主控向被告覆問,X指他每日都有服用精神科醫生開的藥,惟當失眠情況有改善,便會停服失眠藥。

作供承認《東方日報》每日監察黎行蹤

X昨供稱,當日他停機拍攝後,黎突然走近他,大聲罵他「我X你老母X」、「你唔好咁近影我,我實搵人搞X你,我講畀你知,我影X咗你相」。X聲言當時「好驚慌,我驚佢(黎)有後著,即係搵人搞我,傷害我」,事後先後接受心理輔導及向精神科求診,被診斷患有抑鬱適應障礙。

黎於警誡下表示,涉案記者已跟蹤他多年,認為對方最近近距離拍攝他,是為了挑釁及激怒他。黎又解釋所謂「我實搵人搞你」中,「搞你」意思是申請禁制令、找律師,或者報警處理,禁止對方騷擾。但他同意事主事發時沒有挑釁他。

而X在接受盤問時,承認他所屬的《東方日報》「專案組」主要報道對象是黎,並且每日監察黎的行蹤,包括他外出午膳、晚飯、與友人見面,甚至到診所求診,亦曾因錯誤估計黎在車上而跟蹤了黎的子女上學。

辯方指《東方日報》只有興趣報道黎的負面新聞,X則指記不起《東方日報》有報道過黎的正面新聞,聲稱要先找資料。

【案件編號:WKCC956/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

iOS / Android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