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嘴!又不讓我說!又不讓我吃!(長平)

更新時間 (HKT): 2020.08.24 02:00

專制政權總是千方百計限制人民的娛樂活動,然而其領導人或政策一再成為笑料。中國大陸人的最新搞笑節目叫「光盤行動」,來自習近平近日發出的「重要指示」。為了應對可能出現的饑荒,習近平號召制止餐飲浪費行為。

領導人號召節約糧食,看上去似乎沒甚麼不對。然而,在「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的今日中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任何最高指示都可能成為鬧劇。一時間,全中國掀起了「光盤行動」的高潮。

各地餐飲協會爭先恐後地行動起來。武漢餐飲協會倡議N-1點餐模式:十人晉餐只能先點九人的菜。此舉帶動了網民練習數學的熱情,紛紛求解「一人吃飯點幾個菜」等難題。

湖南省餐飲行業協會和湖南省團餐行業協會發出的倡議效果更顯著。長沙一家餐館立即響應,推出「先稱體重後點餐」的活動。遺憾的是,「忠誠不絕對」的網民跟不上形勢,滿網嘲笑不斷,該餐館被迫道歉。

不僅人不能大快朵頤,動物也休想吃個暢快。8月19日,中國馬業協會通過其官方微信公號「中國馬會」向各會員單位發佈「關於召開馬場飼草料節約專題懇談會的通知」。果真應驗了那句民諺——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據說雞鴨牛羊已經開始發抖了。

饑荒來自獨裁專制

有網民感慨道:「我的嘴!又不讓我說!又不讓我吃!」也許這位網民只想說出生活中兩個同時發生的事實:嚴格的言論控制和為了應對饑荒而制止餐飲浪費。然而,這兩個事實之間,原本就是因果關係。正如經濟學家阿瑪蒂亞•森通過大量實證研究所得出的結論:「人類饑荒史的一個重要事實是,沒有一次大饑荒是發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國家。」

森的理論在全球化時代具有更強說服力。除了民主政府必須面對選民,回應他們防止災難發生的強烈意願之外,訊息暢通和自由貿易也能保證資源和產品的合理分配。

上世紀5、60年代中國發生的大饑荒,數千萬人餓死,表面上看是糧食匱乏,實質則是嚴格的社會控制既限制了現有物資的自由流動,同時限制了人們在求生衝動之下的創造能力。當時在中原一帶,整村整村的人被餓死,也不被允許外出逃荒或者打工。

如今內地人口口聲聲「養活了香港」,卻不能解釋大饑荒年代香港人怎麼沒有先被餓死。事實恰恰相反:為了逃避政治迫害和饑荒,從1950年代開始到1980年代改革開放之前,至少200萬內地人冒死逃亡香港,出現人類史上罕見的逃生景象。

香港從來沒有「地大物博」,卻創造了最繁華的城市生活,原因無他,乃在自由二字。被褫奪自由的香港,未來也不能確保不會跟着內地人一起鬧饑荒。

30多年來,中國人的肚皮可以吃飽了,餐桌上還出現浪費,不僅因為官方重點宣傳的糧食連年增產,更重要的是依靠市場自由貿易。事實上,即便今天,中國仍是糧食進口大國,五分之一的糧食依靠進口。在城市中產階級的日常生活中,進口糧食的比例遠遠高於這個數字。根據官方媒體報道,隨着城鄉居民糧食消費水平大幅提高,對優質糧食需求持續增加,而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例如小麥是中國居民的主要口糧,國產小麥以中低筋品種為主,蛋白質含量較低,製作高端麵包所需要的高筋小麥依靠大量進口。

新冠疫情和洪水災害所造成的災難,很大程度上也是來自為了政權穩定而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即便如此,假如中共能夠遵守加入WTO時承諾的貿易規則,維護自由市場秩序,中國也不至於面臨饑荒威脅。

阿瑪蒂亞•森關於饑荒與民主的論斷在中國網絡上已成為名言。然而,中國政府一方面警告民眾要通過「光盤行動」來自救於荒年,一方面繼續加強專制控制。上個月,國家網信辦再次高調宣稱「出重拳」整理網絡,打擊商業網站平台和自媒體上「擾亂網絡傳播秩序」的言論——「我的嘴!又不讓我吃!又不讓我說!」

長平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