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笑我太瘋癲 灑淚「 Lunch巴」:保持抗爭熱度

更新時間 (HKT): 2020.08.24 02:00

別人說起他們,會覺得他們是傻仔,甚至是瘋子。直播中,網民譏笑他身體不斷搖晃,笑他為何總是獨自出席活動。

半年以來,「和你lunch」只見David的身影,R有時也會出現,二人是上限,但依然頻接限聚令告票。被訕笑的他們,只是17歲和14歲的少年。兩個「Lunch巴」都說要為抗爭運動保持溫度,在第一次被截停搜身時,卻都眼泛淚光,他們害怕,但還是決定繼續下去。以別人作為茶餘飯後的笑話,一點也不難,隔天跑到不同地方去獨自喊口號、被警方包圍搜查、被發告票,應該不會比拿着手機看直播容易。

記者:梁嘉麗

人們說,「和你lunch」的David很黐線,他也是這樣說自己,但他不介意,因為這種癡,是他的執着。

「和你lunch」活動早已無人問津,近月只看見David哥,口罩下,剛長出來的鬚根讓他脫掉一點孩子氣,他愛穿藍色風褸和運動褲,有時是校服。站在商場的中庭,舉起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獨自一人喊着口號,聲音在商場迴盪着,有時會有寥落的回應,更多時候是自己的回音,但他只是一鼓傻勁的喊,動輒便是一個小時。

很多次,他被警方截查,甚至發出限聚令告票,8月中已收了9張,他沒有交過罰款,亦揚言一定不會交。「599G」的條款和罰則,他瑯瑯上口,很多次,他獨自一人或跟另一朋友行動,被警員拉進封鎖線後,突然出現另一人,3人以限聚令被控。就如早前在ifc的一次,他和朋友被警員拉到一旁,突然出現了一位大叔,他茫無頭緒,竟然跟一個不相識的人被控。



「我係唔會驚政府㗎」

David去年9月已開始參與「和你唱」、「和你lunch」,那時是抗爭運動的高峯,每次商場內都塞滿人,他是眾多聲音之中的其中一個,問他參與過多少遍,他也答不出來,也許是5、60次吧。「開始時,係想了解抗爭者,交流吓,問吓佢哋有咩訴求,想知道原因,唔想盲目跟風」。

他今年17歲,9月升中六了,他形容這些「和你非」活動比較適合自己,他亦很開心自己在運動中尋找到自己的角色。今年1月,出席活動的人數驟減,他便越站越前,他說到第一次被警察截停搜身,那次他真的很害怕,驚得差點哭出來。

「第一次企咁前,落到港鐵站,被警察搜身,之後接受訪問,我都眼濕濕。」畢竟還是個小孩,第一次被嚇到差點兒哭出來,然後便有了日後的更多次,「我唔會因為驚而唔出嚟,我要反抗,佢哋係想嚇驚我,要我唔敢出,我係唔會驚政府㗎」。初生之犢,他再沒有害怕,而且參與次數亦越來越頻密,他說相比其他抗爭者,自己微不足道,他們要付出的代價更高,「諗起佢哋,就會令自己更大膽,俾人查過無數次,唔再驚」。

那天,他獨自一人站在旺角警署前默哀,有軍裝警在戒備,他走到他們面前詢問,去年8.31有沒有走進太子站毆打市民,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警員沒有理會他,掉頭離開。「我想知道警方角度,佢哋叫我睇傳媒片段,一直迴避我問題,好明顯係心虛。佢哋話人哋係黑媒,但又叫我睇黑媒嘅片?」他正想繼續查問之際,幾名便衣警員出現,對他說若有查詢可以進警署問。


被屈非法集結 感受被捕人士冤屈

他竟應邀進入警署,然後聽見警員對着對講機說「Lunch哥入嚟搞事」。這個少年可愛之處,在於他決定要做的事,任何人也阻不了他,這種偏執,甚至令人惴惴不安。警署內,他再次問指揮官同樣的問題,警員向他怒吼:「你係咪high大咗啊!唔好再嚟差館搞事!」

17歲當然是寂寞的,努力擺脫稚氣,想成為大人,說話時的David,總帶着一股傻勁,問他有沒有女朋友,他呆了數秒,使勁搖頭說自己不懂得這些。朋友突然來電,他大聲的跟對方談話,他的樣子,映照在鏡子上,兩個他,截然不同,一個是青澀的少年,另一個卻是以肉身纏繞政權的Lunch巴。

6月,他在商場被捕了,控罪不是限聚令,卻是一年前的非法集結,「我好驚訝!咁荒謬都得?」荒謬之處,是一年前他還是「港豬」,那時他天天看大台直播,只看見「暴徒」堵路,更遑論親身參與抗爭運動了。

家人知道他被捕,立即聯絡律師到警署找他,怎料此時警方卻押解他回家搜屋,「當時無人喺屋企,所有屋企人都去晒警署」。他記得,當時搜了大約10分鐘,然後他被再次押回警署,「今次係一年前嘅非法集結,下次會唔會係第二樣嘢?」

警方讓他看了一些相片,他欲哭無淚,「髮型又唔同,我又唔會着呢啲衫,而且當時同屋企人喺一齊」。他很擔心,不知道何時再會被捕,「我以前唔信警察會屈人,而家我親身感受到其他被捕人士嘅感受」。

下年便要考文憑試了,他還沒想好自己想讀大學或工作,未來還是一片混沌,他只知道明天或後天要到哪兒去舉起五一手勢和喊口號。他是家中獨子,這樣子四處跑,又曾被捕,父母怎會不擔心,「雖然擔心,不過都好認同我」。

坐在快餐店內,他喝着凍奶茶,一位女士經過,跟他說剛才在商場看見他,叫他加油,他沒有說話,只靦腆的點頭示意,然後又再埋頭於手機上了。

他的生活中,和你lunch以外,還會做「旁聽師」聽審、「送車」。我們都會說自己17歲時只懂打機、玩樂,而今天的17歲卻被迫趕快長大,但對他來說,做這些事情,根本理所當然,「與其打機不如出嚟做多少少」。也許,他只是「做多少少」,「我唔想因為《國安法》而停,如果停咗,就再無機會行出嚟喇,打壓只會越來越大」。


一槍轟醒藍思維

有時候,David不是獨自一人,身旁的朋友R,是在「和你lunch」現場認識的。二人成行,R說這樣也好,不會觸犯限聚令,當然,這只是他的臆想。

今年7月,R才開始出現於鏡頭前,從前他總是待在人群中,他說不希望人們忘記抗爭,要保持溫度。站在David身旁,他舉起手指,喊着口號,說到抗爭運動,他侃侃而談,有很多看法,卻總是有點傻氣。

訪問那天剛下了一場大雨,在廣場等他,他迎面而來,竟穿着筆挺的西裝。實在難以置信,他只是一個14歲的小孩,而那天卻是34度高溫。R說話時很老成,甚至讓人懷疑他是否真的只是一個中二學生,但偶爾仍會露出小孩的神色。

一年前,R是一個藍絲,他說自己從前只會看大台新聞,看見抗爭者的行為,覺得他們做錯,即使過了7.21、8.31,仍是覺得「班暴徒喺港鐵搞事唔啱」,這樣的思維角度,佔據着他。曾經以為自己不會變,但10月1日那一槍,卻徹底改變了他。

「嗰一槍,真係好震撼,我開始思考,到底發生咩事,開始睇文宣。」由認同警方執法,到了解7.21、8.31真相,他晴天霹靂,一直相信的價值觀驟然崩坍,「11月就變咗做黃絲,認真了解五大訴求,我覺得好合理,再搵返啲新聞片段睇,就知道抗爭者係因為鍾意香港,先行出嚟」。


微博發文宣 冀感染小粉紅

眼看不少同齡的人走上前線,他覺得很內疚,幾個月全沒有參與,覺得失去了很多寶貴的時光。他一邊說,一邊吃着燒味飯,那天剛完成了二人遊行上禮賓府的活動,他沒有吃早餐就跑出來了,咀嚼着叉燒時,他說起了第一次因為限聚令而被票控的事。

那天他在商場「和你lunch」,被票控時,他哭了,但他堅說不是因為票控,而是感觸抗爭運動已有一年,但五大訴求只達成了一項,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甚麼,只能參與這種「和你非」活動。很多人都問他們是否活動發起人,二人都否認,說只是按網上呼籲行動。

R活動自如,他說父母藍得發黑,卻困不住他,學校更沒有志同道合的人,「好多大陸人、小粉紅,我照喺微博share文宣,希望感染到佢哋」。不怕罵戰,只怕「篤灰」,在學校會被同學欺凌、排擠,因為他是異類,「被佢哋起底,仲話喺直播見到我掟磚?我表態,佢哋就針對我。」

成長實在不容易,他們的世界,不再只是學校,而是更大的我城。他們被看成古怪的人,只有古怪的人才會繼續堅持,才不怕告票。然而,誰能界定誰是古怪誰是正常?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本土情味》結集《飲食男女》雜誌經典欄目「老字號」文章,記錄香港40家飲食老店的動人故事,見證香港飲食史的甜酸苦辣。即日起,於各大便利店及書報攤有售,並於 《蘋果日報》你的優惠 網上獨家發售!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