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死因研訊】專家指彥霖或因思覺失調致行為異常 父親患精神病出席女兒喪禮後情況變差

更新時間 (HKT): 2020.09.03 17:29

【聆訊第9天‧不斷更新】

參與反送中集會的15歲職訓局青年書院女生陳彥霖,去年9月底離奇赤裸浮屍海面,警方及後指死因無可疑。死因庭今繼續研訊,法庭傳召精神科醫生何美怡出庭作供。她透露,彥霖父親曾有吸毒習慣,並患有「分裂情感性障礙」,近10年間至少5度在青山醫院接受精神科治療,至去年出席女兒的喪禮後,精神狀况變差,今年初入院至今。至於彥霖,醫生指她患有對立反抗症及操行障礙,去年8月更首次出現思覺失調的症狀,導致她行為異常,而文獻指出若父母有思覺失調,子女會有較高患病風險。

何美怡醫生受法庭邀請,於上月8日就彥霖的精神狀況撰寫專家報告,其間她與彥霖的母親、外公、姑媽、堂姊及社工等人透過電話聯絡,並獲警方提供上述人士的證人供詞、一段片長約30分鐘的閉路電視影片,以及彥霖的解剖及毒理報告。

彥霖曾於父親家中留宿

何在報告中透露,她於上月5日透過彥霖姑媽,獲得一份由彥霖父親的青山醫院精神科主診醫生撰寫信件。信中透露,陳父曾有濫用冰毒習慣,但已於2014年戒毒。而陳父患有「分裂性情感障礙」,由於思覺失調,自1996年起在青山醫院求醫,近10年間至少5度在青山醫院接受精神科治療,每次留院兩至六個月。

去年10月,陳父出席了彥霖的喪禮,這是他最後一次出院。自此陳父的精神狀况變差,行為奇怪,例如在走廊大叫。今年初,由於他沒有遵從出院令條件,再度入院。由於陳父須留院至少一年,何沒法跟他聯絡。

報告又引述屯門醫院精神科紀錄,指彥霖前年9月因缺課與陳母爭執,及後離家,在陳父家中住了兩天,最終回到寄宿學校。

患對立反抗症 彥霖經常與權威人士產生爭執

何供稱,彥霖曾經欺騙堂家姐指會回家睡覺,卻於另一位網上認識的男性朋友家中過夜。何認為彥霖中一始患有對立反抗症,半年來平均每星期出現一次症狀。彥霖在母親、外公、堂家姐眼中常發脾氣,小六尾到中一脾氣暴躁,彥霖亦曾向母親投訴其他大人對她很嚴格。

何指,對立反抗症的另一症狀為不喜歡遵從規矩,亦不喜歡被人教訓。彥霖經常與權威人士爭執,亦不聽從母親與舅父的意願,不願意上學以及回家。即使外公不喜歡,彥霖仍然經常帶不同男生回家過夜。彥霖曾逃學兩周,她認為學業程度太淺,以及不喜歡與同學相處。陳母曾透露彥霖常常不認錯,讓陳母及外公產生壓力及困擾。

另外,何認為彥霖患有操行障礙,例如不服從規矩、13歲開始經常逃學,彥霖於2017年5月始不斷離家出走。彥霖與同學的相處有問題,她容易感到煩躁、挫敗,以致經常發脾氣。彥霖亦作出未成年喝酒,等不負責任的行為。

去年8月精神狀態開始轉差

何續指,彥霖於2019年8月精神狀態開始轉差,多人目睹她行為異常,例如與不認識人說話、在塘福懲教署外露宿等。她於塘福懲教署探訪男友時語無倫次,乘搭的士離開後又不肯下車,陳母及社工均稱從未看見彥霖有如此行為。彥霖又表示產生幻聽,被醫生處方口服鎮靜劑。

彥霖於8月22日後精神狀態有好轉,可回去女童院。她服用鎮靜劑後沒有幻聽,情緒亦稍為平復,但她曾投訴睡眠質素差。由於彥霖的行為及精神狀態恢復正常,她於去年9月獲准離開女童院。

何稱,根據精神科醫生鍾加詠撰寫的醫療紀錄,彥霖於8月21日入院時情緒穩定,但直言說法「同我收到嘅資訊唔同」。何又指,鍾判斷彥霖僅患有「對立反抗症」,認為彥霖撕書及倒水等行為僅因反叛及發脾氣,卻沒有提及彥霖襲警時的精神狀況,亦沒提到她在女童院內的行為問題。

何續指,彥霖母親自言翌日曾向鍾表明彥霖「聽到聲」,但鍾指不是幻聽,亦沒有在醫療紀錄中提及此事。據陳母所言,她因相信鍾的專業判斷,才會認為彥霖不需覆診。惟出院當晚,彥霖的精神狀況非常差,並且再稱聽到聲音。

何醫生續指,彥霖去年8月出現的種種精神問題,認為是首次出現思覺失調的症狀,導致她行為異常。而思覺失調的成因眾多,例如環境因素或家族遺傳等。彥霖父親患有分裂情感症障礙,文獻指出若父母有思覺失調,子女會有較高患病風險;患者會產生混亂的想法,導致語無倫次。

專家指彥霖有初期精神分裂狀況

不同人士均指,去年8月起不明白彥霖的言論,又指不能與她正常溝通。何指精神分裂患者產生的幻覺中,幻聽最為普遍。根據去年8月19日的精神科醫生紀錄,彥霖曾聽到聲音,惟何未能判斷此事是否屬實,因為彥霖只說過一次。

何總結,彥霖身上出現初期的精神分裂狀況。由於她的病徵處於早期狀態,精神科醫生未能判斷彥霖是否患有精神分裂。

何又指,彥霖曾透露於去年8月吸食過大麻,其後開始出現奇怪行為,又自稱聽到聲音,令她不能入睡。因此,彥霖或有濫藥習慣,推斷她或患有藥物誘發性精神障礙。

但何明言,雖然彥霖於同月16日的尿液驗毒樣本結果呈陰性,但當時已超過搖頭丸及K仔等毒品殘留身體內的期限,故結果未必反映其濫藥情況,無法反映大麻與思覺失調的關係。至於彥霖是否確實濫藥,以至有關種類及份量等細節,亦無從得知。

短暫性精神障礙患者或會突然變得積極正面

何續指,彥霖亦有患上短暫性精神障礙的可能性,主要病徵包括妄想、幻覺或奇怪行為,並且突然變得積極正面。觀乎彥霖自去年8月起的精神狀態反覆,包括離開女童院後突然變得積極上進、想過新生活;但直至9月中,她再多次透露聽到聲音,失蹤前通宵在家中執拾房間、漫無目的地來回走動、無故將平日跟身的手機放在調景嶺港鐵站,又在知專閉路電視片段中自言自語及對自己笑。

何強調,由於短暫性精神障礙的症狀可持續一日或少於一個月,其後大部分人會回復本來的精神狀態,並且突然變得積極,故需長時間觀察,否則難以判斷。何稱,彥霖於去年8月在屯門醫院接受過三名精神科醫生診治,其後沒有再覆診跟進,加上她並沒跟彥霖親身相處,僅透過其精神科報告推論,故亦不能完全肯定她患上此症。

何又指出,雖然彥霖曾服食及注射鎭靜劑,但鎭靜劑不是治療精神病的藥物,故雖然她服藥後平靜下來,亦有一段時間沒再透露聽到聲音,但不代表她沒再出現幻聽等思覺失調症狀。

專家指沒文獻記載催淚彈混合大麻會引發思覺失調

死因研訊主任就「藥物誘發精神障礙」一事提問,指彥霖於8月12日吸食大麻前,曾經吸入催淚彈,兩者混合會否引發思覺失調。何表示,沒有文獻記載催淚彈本身、或者催淚彈與大麻混合後,會引發思覺失調。

主任續問,如何解釋彥霖失蹤當日行為古怪,但同時可以跟同學清楚對答,又禮貌地幫途人開門,表現「有紋有路」;何指出,有關症狀「時好時壞」屬正常,故不清楚當時彥霖的精神狀態如何。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提問,思覺失調症狀是否必須由事件引發。何稱「不一定」,患者有可能無故病發,但面對特殊環境或壓力時,出現首次思覺失調的機會或較高。

死因裁判官指出,青山醫院精神科醫生楊禹行供稱,彥霖指聽到的聲音來自腦海而非外面,不符合幻聽的定義。惟何指出,聲音可以來自腦海或耳邊,要判斷彥霖有否幻聽,主要視乎她是否聽到一些其他人聽不到的聲音,並認為是真實存在。她坦言有關概念複雜,年僅15歲便疑有幻聽的彥霖,回應醫生提問時未必能清楚表達。

裁判官續問,若果彥霖當時的思緒混亂,是否更難分辨聲音來源。何表示要視乎她有否其他症狀,例如煩躁、自言自語、情緒反覆等。裁判官再問,若醫生有較多時間觀察,是否便可判斷彥霖有否幻聽,何同意。裁判官又問,若彥霖有嚴重思覺失調,是否即使預視到行為有危險亦會照做,何表示「有機會」。

專家認為彥霖有思覺失調的機會多於一半

有陪審員問,思覺失調與自殺兩者有否關係,何醫生指其自殺機會比正常人高。另有陪審員問,思覺失調會否影響人的技能,例如游泳技巧。何回應指,文獻沒有相關記載,但思覺失調會令患者思緒混亂,有機會影響平日認識的事情,亦有機會造成手腳不協調。

陪審員再問,何是否肯定彥霖有思覺失調。何表示機會多於一半,但她沒見過彥霖,「唔知有冇啲嘢我唔知」,故難以完全確定。她又指出,彥霖患有「對立反抗症」及「操行障礙」,均會令其自殺機會增加。

調查警員李豪傑早前供稱,彥霖失物中的其中一部iPhone中沒有SIM卡。陪審員今問陳母,彥霖是否只有一個電話號碼,陳母確認。

另外,死因裁判官預料將於下周五就聆訊內容引導陪審團,之後會有裁決。

【案件編號:CCDI870/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本土情味》結集《飲食男女》雜誌經典欄目「老字號」文章,記錄香港40家飲食老店的動人故事,見證香港飲食史的甜酸苦辣。即日起,於各大便利店及書報攤有售,並於 《蘋果日報》你的優惠 網上獨家發售!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