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死因研訊】陪審團一致裁定彥霖死因存疑 官望審訊可釋除公眾部份疑慮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1 20:22

【更新】

參與過反送中集會的15歲職訓局青年書院女生陳彥霖,去年9月底離奇赤裸浮屍海面,警方及後指死因無可疑。死因庭就案件展開研訊,並傳召31位證人作供。聆訊進入第12天,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今總結證供,並引導陪審團作出裁決。兩男三女組成的陪審團聽罷總結後,退庭商議近三小時後,裁定彥霖於去年9月19日晚上至20日期間受傷及死亡,但地點及時間不詳,並因屍體腐化而不能確定其死因,一致裁定彥霖死因存疑。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結語指,今次並非死因庭首次未能找出死因。雖然死因庭未必可找出所有事情的真相,但他感激陪審團在肺炎疫情肆虐期間,為本案貢獻時間及精神,又強調陪審團是本港司法制度中重要一環,「希望你哋都覺得值得」,並豁免五人在未來5年再擔任陪審員。

官向陳母稱審訊「至少還你少少公道」

他又向陳母表示,對彥霖的死亡感到非常難過,尤其不少證供可見彥霖死前成功入讀心儀科目,而她對家人及朋友都很好,「雖然彥霖有時同你有拗撬,但佢心底仍對你好好」。裁判官又指,明白彥霖死後至今,陳母「遇到嘅事唔係好愉快」,特別是首天聆訊結束後,她在法院外遇到滋擾事件,惟希望庭上證供可釋除公眾部份疑慮,「至少還你少少公道」,冀陳母盡快回復正常生活,並祝願她與家人身體健康、生活愉快。陳母聞言數度向裁判官點頭。

至於證物處理,裁判官表示法庭會暫時保管彥霖失物中一部粉紅色iPhone,視乎一年後警方會否有新技術破解手機密碼,屆時再決定是否交給警方處理,否則會交還給陳母。

陪審團今裁決時作出兩項建議。由於庭上證供未能確定彥霖是否有思覺失調、以及這是否間接或直接導致她死亡,因此陪審團建議醫管局檢討現行青少年精神科會診服務的跟進機制,以便更有效診治其精神狀況。另外,法醫因彥霖屍體腐化,未能判斷其死因,陪審團建議日後若遇上同類案件,衞生署法醫科應為屍體進行矽藻測試,以協助判斷死因。

醫管局代表質疑難迫彥霖求診:阿媽唔帶,我哋點帶?

對於陪審團建議醫管局就青少年精神科會診機制作出跟進,醫管局代表大律師馮國礎庭外表示樂意跟進,但他指「係佢自己唔想去門診,機制未必能迫到佢去睇病」,馮更反問:「如果阿媽唔帶,我哋點帶?」

馮又解釋,上述機制分別有強制性及非強制性類別,前者須兩名醫生簽署批准患者入院,並須向法庭提出申請,獲批後方能將患者強制送院;後者則需要得到患者的同意以及親人批准,才能覆診或入院。

馮指,精神科醫生診斷彥霖沒有思覺失調,但受死因庭邀請的精神科醫生何美怡卻在沒有親身接觸病人、並且僅根據會診醫生的報告以及第三者旁述的情況下,提出相反意見。馮認為何的專家意見並不完全正確,例如供稱彥霖曾因失眠而獲處方抗敏感藥,惟紀錄顯示彥霖是因皮膚敏感才獲處方抗敏藥。

裁定彥霖進入海中時身上沒穿任何衣物

根據陪審團就事實的裁斷,即彥霖去年9月19日的行蹤,17條問題當中有5條的答案是「不確定」,包括不確定彥霖放學後有否去荃灣、是否在校內脫鞋、有否乘的士往緻藍天並在康城路下車,以及有否思覺失調。此外,陪審團認為彥霖進入海中時,身上沒有穿著任何衣物。

死因裁判官引導時陪審員時,就彥霖的死亡表示惋惜,「一個咁年輕的女孩離開,每個人都唔希望發生咁嘅事情」。雖然家人的情況以及過往已遭披露,但裁判官相信陪審員不會因而產生偏見,並有足夠的智慧作出裁決。

裁判官提醒陪審團,雖然傳媒曾報道案件,但陪審員只能憑藉庭上的證供作出裁決,不需理會任何報道。裁判官亦強調,陪審員只能憑證供作出推斷,而非猜測,尤其本案沒有直接證據。由彥霖失蹤直至屍體被發現,這段時間缺乏目擊證人,故陪審員須推斷期間所發生的事情。

裁判官引導陪審團時,指他們可在死於意外或死因存疑這兩個選項中選擇其一,並排除了死於自殺及非法被殺這兩個選項。

裁判官排除「非法被殺」及「自殺」兩個選項

裁判官表明,不會給予「非法被殺」及「自殺」兩個選項供陪審團考慮。因為若裁定死因是「非法被殺」,必須達致毫無合理疑點,但本案沒任何證供顯示彥霖受傷致死、曾與任何人有爭執或仇怨、因參與活動而令她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脅,而且所有病理報告均沒顯示她死前受任何藥物影響。雖然有關證據可能因屍體腐化致無法驗出,但這僅屬可能性及推測。

至於「自殺」選項,裁判官指出,雖然去年英國死因庭有案例指要達致自殺結論,只需衡量相對可能性,而非沿用以往的毫無合理疑點標準。裁判官坦言此轉變「是吸引的」,但由於該案仍在英國上訴法院仍在上訴中,故法庭會繼續採用舊標準,即須達致毫無合理疑點。雖然專家證人稱彥霖患有「對立反抗症」,或增加其自殺傾向,但觀乎去年8月22月至9月19日發生之事,似乎與自殺推論不相符。

裁判官最終給予陪審團「意外」及「存疑」兩個選項,稱陪審團判斷彥霖是否死於意外時,須衡量相對可能性,即根據證供推斷去年9月19日後發生了什麼事,判斷她如何入水,以及在水中發生何事。若陪審團認為彥霖自行進入水中,因而溺斃,則無論其行為出於思覺失調或其他任何原因,便可推斷她是死於意外。

相反,若果陪審團無法推斷出彥霖死前發生何事及相關時地,則必須裁定為死因存疑。裁判官坦言,法庭不希望達致此結論,但最終由陪審團決定。

裁判官庭上按事件發生的時序讀出所有證人的供詞。

陪審團須就17條與彥霖有關問題填問卷

裁判官指,陪審團考慮是否接納知專、港鐵、都會駅等閉路電視中的女子是彥霖時,可比較彥霖生前拍攝的照片。至於考慮有關片段是否反映真實情況,陪審團可觀看原影片,以判斷有否經過剪輯。此外,對於尋獲的浮屍是否彥霖,則須根據證供考慮相對可能性。

裁判官又指,法庭一般不會要求陪審團交代事實裁斷;但本案情況特殊,故要求陪審團填寫一份關於彥霖死亡狀況的問卷,交代有關裁斷,又指過往也有類似做法。

該問卷共有17條問題,涵蓋彥霖於去年9月19日失蹤前在知專及調景嶺站的行蹤,包括她有否在課堂上躺睡在地下、在調景嶺站及知專平台遺下個人物品、離開校舍時沒手持任何物品、在知專正門外乘的士日出康城第三期緻藍天後在康城路下車,以及她當天有思覺失調徵狀,進入海中時身上有否衣服。裁判官稱,陪審團須就每條問題,達致至少三比二的大比數裁斷。

聆訊共傳召 31名證人

經過11天的舉證,法庭先後傳召陳彥霖的母親、外公、堂姊講述彥霖的身世背景,以及去世前一段時間的行為生活,亦有傳召曾接觸過彥霖的男友父親、在獄中靠書信與彥霖通信聯絡的男友、青少年及兒童院舍的社工、多名曾診治彥霖的精神科醫生、彥霖同學等。他們提及過彥霖去世前的精神狀態,除了男友稱彥霖其實不開心,擔心她會傷害自己外,各人均指彥霖沒有自殺傾向。而精神科醫生指彥霖患有急性壓力反應,以及對立反抗症,惟沒有精神錯亂、思覺失調或幻聽幻覺。

法庭亦傳召過往公眾未曾聽聞的一名的士司機作供,司機供稱在彥霖去年9月19日失蹤當晚,曾載過一名赤腳女子到海邊附近,但警方未能證實司機所指的就是彥霖。

庭上亦播放播放約30分鐘的片段,顯示去年9月19日當晚見到彥霖在校內游走。及後陪審員欲得知彥霖「喺處於乜狀態捨棄身上所有嘢」,堅持要查看知專閉路電視相關片段及索閱知專閉路電視的平面圖。負責調查的警員再度出庭,呈交相關閉路電視片段,惟片段未能拍下彥霖放下物品及脫鞋經過。

資深法醫兼港大病理學系首席臨床講師馬宣立以專家身份出庭作供,就彥霖的剖屍報告提出意見,直指不能肯定彥霖是溺斃,又謂裸屍不尋常,對此認為不能解釋,亦感到「唔係好安樂」,坦言「非常可疑」。

【案件編號:CCDI870/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