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死因研訊】親友及專家證供一文睇清 資深法醫馬宣立不同意溺斃:全裸疑點大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1 17:26
左起:陳彥霖外公、母親及堂姊

長達11天的死因研訊中,法庭共傳召31位證人,當中涵蓋彥霖的至親以至不同領域的專家。從社工、精神科醫生、法醫、化驗師、家人及同學等人口中,我們抽取並整合多方面的證供,嘗試將撲朔迷離的案情拼湊出較為清晰的畫面。

【彥霖的親友、男友及同學】

無論是經常與彥霖見面的母親、外公,抑或有緊密聯繫的男友及知專同學,均稱彥霖性格開朗健談,報喜不報憂。不過,在彥霖過身前兩個月開始,家人及同學均目睹彥霖行為及精神出現異常。

母親何姵誼:

‧ 女兒失蹤前,沒有透露曾發生不開心經歷,反而時常表示上學「好開心」,更稱「好感恩媽咪將我帶到呢個世界上」。彥霖每次從女童院出來,都會變得很開朗,因此從不覺得女兒有問題,沒帶她向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專家求診

‧ 但去年8月13日,彥霖因襲警案被帶往梅窩警署,其間不斷來回行走,又自言自語,處於極差的精神狀態。及後她前往醫院探望女兒,彥霖四肢被綁於床上,大吵大鬧,又指曾聽見一把男聲

外公何潤來:

‧ 彥霖性格開朗,但會將不開心的事藏在心中,不會跟人分享

‧ 彥霖於失蹤前一晚不斷執拾房間至清晨,「執房執嚟執去執唔停,坐喺度發吽哣,唔係一個正常人喺度做嘢」。其間她表示:「瞓唔到呀!有人喺度騷擾我、同我傾偈,唔畀我瞓!」

男友伍紹剛:

‧ 男友正懲教署服刑,兩人因成為筆友而認識,有頻密的書信來往

‧ 彥霖從未於信內提及會自殘,但有想過彥霖或會傷害自己,因大部分內容透露彥霖並不快樂

‧ 彥霖探望男友時,表現開朗健談,與信中內容迥異

‧ 彥霖於去年8月12、13日探望男友,但表現異常,例如拒絕離開並於懲教所外露宿,說話語無倫次

‧ 信中內容曾透露吸大麻,惟男友當面問她有否吸毒時卻否認

男友父親伍錦雄:

‧ 去年8月突然收到素未謀面的彥霖來電,彥霖言談間表現熟絡,並且失控地哭泣

‧ 同月12日,彥霖探訪完男友,二人相約於荃灣吃飯。吃飯時彥霖表現奇怪,全程不停向鄰桌的陌生年輕人搭訕,對方沒理睬她,但彥霖繼續自說自話

‧ 伍發現彥霖目光呆滯,遂問她有否吸毒,彥霖承認曾吸了兩口大麻

‧ 晚飯後,彥霖要求返回東涌站取回遺漏的物品,又發脾氣並開始哭泣,堅持要取回物品

‧ 伍只好載她回東涌,但到達後彥霖突然跳車離開,指要返回懲教所

知專同學趙鈞誼:

‧ 彥霖非常活潑開朗,非常願意分享生活,「乜都講,同邊個都講」,不似有隱瞞不開心的心事

‧ 去年9月19日彥霖失蹤當天,彥霖上學時突然睡在地上,又花了半小時收拾儲物櫃,更將櫃內夾層木板取走,並表示當晚會回校

‧ 彥霖放學後乘搭港鐵時堅持坐於地上。及後與趙傳訊息時話題唐突,一時指要拍片唱歌,又稱要去荃灣買東西,其後又指自己在尖沙嘴看畫展,最後留下「OMG」及「你哋好衰呀」後失聯

【社工】

兩名社工供稱,彥霖入住女童院期間曾自殘,但彥霖多次表達討厭入住女童院,或是利用自殘送院的方式逃離院舍,並非真心想了結生命。女童院社工亦目睹彥霖於去年8月情緒大起大落,說話沒有邏輯。

社署社工唐穎恩:

‧ 彥霖曾於去年3月在女童院用膠袋自殺,彥霖事後自言不滿裁判官下令將她繼續還押女童院,因而自殘。彥霖或可能利用自殺來離開女童院,不認為彥霖真的想了結生命

‧ 彥霖曾與同學以及男友鬧得不愉快,但她「感情上最hurt係因為阿媽,好唔開心流淚都係因為阿媽」

‧ 因為與母親的關係,導致彥霖有依附障礙(attachment problem),感情不能有所依附

女童院社工黃燕麗:

‧ 去年3月入住女童院期間情緒不穩,表現不合作及發脾氣,更用膠袋勒頸自殘,其後消失一個月。至5月彥霖被警方尋獲,彥霖表現良好並守規矩,亦沒情緒問題或自殘行為

‧ 問及彥霖為何逃跑時,彥霖向她坦稱自覺表現良好,不甘心再被判入女童院。黃認為彥霖只是利用自殘送院的方法逃離女童院,並沒傷害自己的意圖

‧ 去年8月彥霖再次入住女童院,情緒大起大落,行為異常,包括撕毀女童院的「校規」,更不停按鐘稱肚餓等。她又挑釁到場的警員,大叫及用粗口謾罵,語言表達沒有邏輯

‧ 其後彥霖被送往醫院,再次返往女童院時非常配合院舍,又寫下家人以及學業的祈願。黃認為彥霖「可能食藥後變返正常」

【精神科醫生】

數名與彥霖會診的精神科醫生,均診斷彥霖患有「急性壓力反應」,以及「對立反抗症」。她雖然否認有幻覺幻聽,卻透露腦海聽到一聲音,有醫生認為此不屬於幻聽。惟受死因庭邀請作證的精神科醫生卻推斷,彥霖自去年8月起有思覺失調症狀,可能患有短暫性精神障礙或藥物誘發性精神障礙,主要病徵包括妄想、幻覺等。

青山醫院女精神科醫生歐陽穎賢:

‧ 去年3月13日於醫院見彥霖,彥霖當時態度冷靜平和,說話有條理、情緒穩定

‧ 沒提及有自殺或暴力行為,並否認有幻覺、幻聽或妄想症狀

‧ 彥霖責怪社工不信守承諾,並延長她在寄宿學校的住宿時間

‧ 診斷彥霖患有「急性壓力反應」及「對立反抗症」

青山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楊禹行:

‧ 去年8月19日在醫院替彥霖會診,彥霖對醫院職員及警員的態度並不友善。警員離去後,彥霖覺得無人理會她,情緒低落,不停哭泣

‧ 彥霖有撼頭咬手臂等行為,惟她否認有自殺念頭

‧ 同樣診斷彥霖患有「急性壓力反應」以及「對立反抗症」

‧ 雖然彥霖曾提及腦海中有聲音,惟楊認為她眼神及身體語言等均正常,情緒平穩沒有高漲,說話有條理,故判斷她沒有精神錯亂或思覺失調

青山醫院精神科醫生鍾加詠:

‧ 去年8月21日於醫院與彥霖會診,發現她有少許「忟憎」並發脾氣,惟眼神接觸正常

‧ 彥霖當時否認有自殘傾向,又表示沒有幻聽、幻覺或妄想症狀

‧ 她不想回家或去屯門女童院,寧願留在懲教所

‧ 建議處方鎭靜劑

‧ 診斷彥霖患有「對立反抗症」

精神科醫生何美怡:

‧ 今年8月受法庭邀請為彥霖撰寫報告,從未親身接觸彥霖

‧ 診斷彥霖患有對立反抗症,症狀為不喜歡遵從規矩,常與權威人士產生衝突

‧ 診斷彥霖患有操行障礙,彥霖與同學相處有問題,曾作出未成年喝酒等不負責任行為

‧ 認為彥霖自去年8月出現的種種精神問題,是首次出現思覺失調的症狀

‧ 彥霖父親患有分裂情感症障礙,文獻指出若父母有思覺失調,子女會有較高患病風險

‧ 彥霖去年8月吸食過大麻,或有濫藥習慣,推斷她或患有藥物誘發性精神障礙

【法醫】

解剖彥霖屍體的衞生署法醫以及根據其報告給予專家意見的資深法醫,在彥霖的可能死因上出現分歧。衞生署法醫認為解剖結果與遇溺脗合,惟資深法醫不同意,認為屍體內臟的液體容量不脗合遇溺徵狀,並強調赤裸浮屍很可疑。

衞生署法醫李毓樺:

‧ 去年9月24日替彥霖驗屍

‧ 從腐爛程度估計,推斷撈獲屍體時,彥霖已死去兩至三日

‧ 死者私處沒傷勢,但不代表其死前沒受到性侵,因為性侵未必會製造傷痕

‧ 屍體沒明顯疾病或致命傷勢,但屍體已經腐爛,無法找出死亡的明顯原因,故認為死因是「不確定」

‧ 解剖結果與遇溺脗合,故排除其他可能性原因後,認為遇溺是可能死因,但不能完全確定

資深法醫馬宣立:

‧ 就法醫李毓樺撰寫的驗屍報告,撰寫另一份專家報告

‧ 不同意法醫李毓樺稱彥霖或是溺斃, 因溺斃者兩邊肺及胸腔內的液體容量理應相近,但彥霖兩邊胸腔的液體相差500毫升;而溺斃者兩邊肺的重量應一樣,但彥霖的左肺重347克、右肺重281克。

‧ 溺斃者的胃部應有水,但彥霖胃部只有10毫升澱粉狀液體

‧ 彥霖屍體被尋獲時全身赤裸,馬直言無法理解,又指疑點很大;若彥霖身穿吊帶裙之類的寬鬆衣物或可被水沖走,但內衣褲一般箍得較緊,並不容易脫落

【化驗師】

化驗彥霖指甲樣本的結果顯示,沒有直接證據顯示她生前曾遭暴力對待或性侵。而根據屍體毒理測驗報告,沒有發現哥羅芳等可令人昏迷的藥物,亦沒有任何大麻、冰毒等毒品。但兩名化驗師均指出,檢驗結果沒有發現,不代表沒有事情發生,因屍體腐化又長期浸在水中,或會令檢驗物流失。

政府高級化驗師李詠文博士:

‧ 去年9月26日化驗彥霖的指甲樣本,未能從彥霖身上發現任何衣物纖維

‧ 按常理若死者在遭受暴力對待或性侵時反抗,其指甲以及其他身體部位會殘留衣物纖維;但即使未能找到纖維,亦不代表事件沒發生

‧ 彥霖屍體曾長時間浸於水中,纖維或有機會被沖走或沖淡

政府化驗師康祐軒:

‧ 曾檢驗彥霖屍體的胸腔液、膀胱沖洗液及肝臟樣本

‧ 並無發現任何可令人失去知覺或暈眩的藥物,包括哥羅芳、鎮靜催眠藥以及氯胺酮

‧ 並無發現任何毒品包括冰毒、搖頭丸、K仔、海洛英、嗎啡、可卡因、大麻等

‧ 但化驗結果不代表彥霖死前沒有吸入或使用藥物,因藥物或有機會在屍體腐化過程中流失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