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唉,佢條命生得唔好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2 01:13

「唉,佢條命生得唔好。」

一日在一次散庭後聽到這句說話,彷彿將所有事情歸咎於命運。

那是一位17歲的少年,被控縱火,案情指他在一個公眾集會中把一把雨傘丟在火堆中。在旁聽席上有一名坐在輪椅上的女士,相信是被告的母親,她看似中風,在席間默默流淚。聽畢陳詞後,裁判官目光空洞,好像沒有在乎,保釋被拒。

背上縱火的罪名到被還柙,我猜想媽媽從都沒有想過,竟然只是被指把雨傘放進火堆,就要把兒子關起來。的確,縱火是嚴重控罪,律師只能對母親說縱火需要還柙處理並不罕見。但對一個需要被照顧的母親,我的兒子只是路過回家的啊,為甚麼要把他關起來呢?兒子在牢中的生活可好?沒有兒子照顧的生活如何過呢?

又一次,一位16歲少年,在被警察毆打後有創傷後遺症症狀,但又不敢向社工求助,又不想向一藍絲家人及朋友傾訴,而除了被告本人以外,最熟悉案件的人就是法律代表。夜深時總會想找我聊天,一方面你知道他只有你一個傾訴對象,但另一方面又要保持法律代表應有的專業。儘管我很想盡力幫助他,但誠然我沒有能力,亦沒有空間去處理情緒問題,最後只好鼓勵他找社工求助。

每一宗案件,都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故事。眼見很多因不公義受困苦的孩子和家庭,為免看似不專業,只能強忍淚水,安慰着哭成淚人的家人,無奈法律上確實無能為力,無力感很重。但所謂法律代表,我想不應只是死板地給予法律意見,因為每一個決定背後應考量或牽涉的不但是法律問題,更多的是家庭問題、生活問題,甚至是人生選擇問題。

當然,法律代表不是社工,理論上不應,亦沒有專業知識為客人處理家庭、情緒或人生規劃問題,但在繁瑣而累人的法律程序中,難免會感到徬徨,不知所措。對我們來說,走程序可謂司空見慣,但對客人而言,尤其是與運動相關的被告,大多是人生第一次到警署,第一次站在被告欄上,每一個決定都好像是人生的轉捩點。而作為法律代表,更應該時常思考在這角色上可以如何盡力省察客人或其家人的需要,在艱難而漫長的法律路上與他們同行,或許可為手足帶來一點安慰。

如果命運真的弄人,我只盼若命運讓我們相遇,暫且可以讓他們的人生好過一點。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小肥薯@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