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不提控毫無通知 
遭濫捕來港報到 日攝影師禁入境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4 02:00

【本報訊】一張又一張街頭塗鴉照片,記下了香港反送中抗爭的點點片段,穿越時空,一年後躺在日本某小書店的書架上,靜待有緣人。它的作者,亦花了一年時間方迎來清白。40多歲的日本攝影師A先生(化名),去年8.31在灣仔街頭無辜被捕,至年底遵守規定第三度來港報到,竟在無原因下被拒入境並即時遣返,無從得悉案件進展,更恐「被棄保」成通緝犯。直至警察接獲本報查詢時,始證實因為證據不足不會提控。

記者:佘錦洪

生於上世紀香港文化最具影響力的年代,A先生對香港的印象,一直流於成龍電影所表現的假象。直至2014年雨傘運動,學生晝夜不休留守街頭,令到他開始關注香港人爭取民主的進程,幾乎就要飛來現場,「但當時另有事要做,最終未能成行。」 去年6月爆發反送中運動,留意新聞直播的他,除了見到一幕幕衝突場面,更看見街頭巷尾一字一句、充滿創意的塗鴉,不忍年輕人的心血被抹走而消失,終於在8月底訪港四日,打算以擅長的攝影為這段歷史留下紀錄。

「大家都很和平,完全不像新聞上那麼激烈。」真正踏足示威現場,A先生認為與新聞片段有很大差異,示威者大部份時間只是理性地表達訴求,面對警察鎮壓時明明互不認識又能充滿默契地其同進退,「在日本是很難想像的」。他遇上催淚彈時咳嗽眼淚不止,馬上就有急救員協助,令這位日本大叔感到港人的善良。

避催淚煙遭防暴棍打盾撞

去年8月31日港島區有大型遊行,A先生一早帶同攝影器材到場拍攝。至傍晚警民衝突逐漸升級,僅身穿黑色T恤、無頭盔無眼罩的他作為旁觀者,無意捲入衝突,於是決定先行離開,乘搭港鐵回酒店,但又撞正灣仔封站。他按職員指示返回地面,一出站就遇上防暴警察推進,一邊用毛巾遮蓋口鼻遮免吸入催淚煙,一邊希望走進路邊店舖暫避,不料這時遭警員制服,腳及背各捱了幾下警棍及盾牌撞擊。

A先生當刻馬上舉高雙手,分別用日文及英文大叫自己是日本人,又出示護照證明,形容拘捕他的警員似「心知不妙」,不停與上司討論,惟最終他仍因「非法集結」罪名被捕,於警署扣留28小時後,獲准以100港元保釋,隨身物品包括衣物、手提電話、相機、錄音器材等全數被當作證物扣查。狼狽但總算有驚無險,最終他在9月2日順利回到日本。

若是慣於出入警署的社運人士,此時或已踢保,A先生卻選擇遵守保釋條件,先後在11月1日及16日回港報到,幾經爭取,成功在第二次取回相機,可以着手籌備出書。但他12月16日再度來港,打算到警署第三次報到時,卻在機場遭入境人員以「不能說明的原因」拒絕入境,同日晚被遣返日本。事後A先生一直未有收到香港警察聯絡,警察亦無再向其義務律師通報最新進展,因擔心自己「被棄保」成通緝犯,亦不知應如何取回財物,於是日前經在日港人向本報求助。

警扣財物 本報查詢後稱退還

本報就事件向香港警察查詢,獲回覆指港島總區重案組已完成調查,諮詢律政司法律意見後,因未有足夠證據決定不會提出檢控,又指將會聯絡A先生,安排直接或經其代表退還保釋金及其他財物。本報同時向入境處查詢,處方回覆指不評論個別個案,亦無交代日後能否再次入境香港。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相信入境處是接獲警方通知,才會將一位被捕人士列入入境黑名單,「我唔係話呢件事係啱,但你起碼都要還返啲保釋金同財物畀人,先至再拒絕佢入境」,批評警察行事「無腦」,應該向事主道歉。

親身經歷警暴,A先生目擊香港警方採取的武力,與示威者的和平行為不成比例,被捕期間亦見到不少被捕人士遭打到血流披面,更覺得香港爭取民主之路並不簡單。他於是將自身的被捕經過,連同訪港期間拍攝的塗鴉相片集結成書,以英、日、廣東話三種語言寫成《Hong Kong political graffiti & buff ~ 2019年夏 香港民主化デモ 逮捕された記錄~》,已在東京及靜岡當地書店出版及上架,希望令更多日本人了解香港人是如何爭取民主,藉此支持每一位同路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