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外籍法官施覺民不滿港版國安法 辭職提早2年離任 林鄭今刊憲撤銷任命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8 18:44

自2013年起獲任命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去年7月再獲延任3年的施覺民(James Spigelman),突然辭任。政府今日(18日)刊憲,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撤銷委任施覺民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法官。

特首辦稱,施覺民本月2日向特首請辭,沒交代原因。但澳洲廣播公司(ABC)記者Stephen Dziedzic在社交平台引述施覺民指,其辭職的決定與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有關。施覺民辭職後,終審法院尚有13位海外非常任法官。

政府今日刊憲公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行使《釋義及通則條例》第一章第42條所賦予的權力,撤銷施覺民較早前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484章第9(2)條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法官的委任,本月2日起生效。特首辦回覆查詢指,施覺民於9月2日向行政長官辭任,沒有提及原因,因此行政長官按有關法例撤銷其委任。

早前報道:《基本法》保留洋官穩外資信心

澳媒:施覺民於林鄭稱港沒有三權分立翌日辭職

被撤任消息刊憲後,施覺民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訪問時直言,今次辭職的決定與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的內容有關(related to the content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s passed by Beijing)。該媒體記者Stephen Dziedzic在其Twitter則聲稱,施覺民辭職的日子,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的翌日:「我不知道林鄭的言論是否促使他離職,我簡略地與施覺民法官談過,但他沒有闡述除了上述原因(國安法)外,其他的辭職原因。」

郭榮鏗稱施覺民「絕對係完全勝任」終院法官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郭榮鏗形容,施覺民辭任是「令人非常傷心嘅事」,強調施覺民「絕對係完全勝任」終院法官一職,因為從其判詞和演說所見,施覺民對法庭審訊必須公開、恰當的程序、社會公義等議題的立場均非常清楚。

有指施覺民是因為「港版國安法」而辭官,郭榮鏗認為若消息屬實,「呢個可能唔會係第一個(唯一一個)外籍嘅非常任法官辭職,可能之後陸續有嚟,亦都可能有好多人唔願意再被委任」,不但傷害香港法治,對香港作為國際法律中心,以至對香港法治的信心大打折扣。他亦認為,特首林鄭月娥的「香港無三權分立」論也造成影響,「當外籍法官或者任何識法律嘅人,聽到話原來香港無三權分立嘅,咁司法獨立如何理解呢?」郭形容,對外籍法官而言,聽到林鄭的言論都會「打個突」。

梁家傑:對本港法治「敲起一個喪鐘」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出,雖然特首辦稱施覺民沒有提及請辭原因,但ABC記者引述對方指,其辭任與「港版國安法」的內容(content)有關,「雖然冇宣之於口,但都呼之欲出」。他指,「港版國安法」繞過本地立法,純粹是政治操作,特首更可自行委任法官審理涉及國安法的案件,甚至香港人可「被送中」審判,相信對於出任終院非常任法官多年的施覺民而言,「唔會接受司法嘅自治同獨立係無受損」。

梁家傑認為,作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馬道立,對於施覺民辭任「完全不發一言」,也沒發聲明交代,「點講都唔通」。終審法院現餘下17名非常任法官,當中13人是海外非常任法官,司法機構網站已刪除了施覺民名字。梁直言,施覺民請辭是對本港法治「敲起一個喪鐘」,若中共及港府仍不力挽狂瀾,重建司法制度的信心,料陸續會有人辭任,「等同向香港法治發出死亡證」。

梁君彥:法官離任並不會影響本港司法獨立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訪問時,提到施覺民辭職一事。他不認為今次事件是對香港司法獨立響起警號,指法官離任並不會影響本港司法獨立,強調本地司法制度沒有改變:「(香港)司法制度在世界上係數一數二嘅」。

本報就施覺民辭任被指與「港版國安法」有關,向特首辦查詢,正待回覆。至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何時知悉施覺民請辭及原因、有何挽留及對其任內評價等,司法機構發言人表示沒有補充。

現年74歲的施覺民在波蘭出生,3歲時以難民身份移民澳洲,於悉尼大學取得文學士及法學士學位。他早年活躍於政壇,1972年至1976年期間擔任澳洲總理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的高級顧問兼首席私人秘書,其後又出任傳媒局局長。80年代起他開展大律師生涯,1986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1998至2011年擔任澳洲新南威爾士首席法官,其間也曾任斐濟最高法院法官,曾處理一宗涉及斐濟政府合法地位的憲政案件。

2013年4月,時任特首梁振英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推薦,任命施覺民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同年6月獲立法會通過,其後施覺民兩度獲延任,最近一次是去年7月29日,特首林鄭月娥接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建議,延續施覺民任期3年至2022年,但施覺民本月2日辭任。

根據2016年5月《香港律師會年刊》,施覺民於2016年3月參加澳洲律師公會香港分會活動時發表演說。他認為,「司法公開」原則的基本規則是司法程序必須在公開法庭進行,公眾和傳媒能夠到場,鞏固公眾對司法的信心,「這是司法公開原則的主要社會貢獻。香港秉承普通法傳統,現在有《基本法》和《人權法案》規定的鞏固,公眾擁有信心是合理的,對我來說毫無疑問」。

終院尚有13名海外非常任法官

施覺民辭職後,終審法院尚有13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根據條例,最終上訴案件會由5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審理,包括終院首席法官、3名常任法官及一名非常任法官。

如終院首席法官不參與上訴聆訊,則其中一名常任法官會獲委任代替他參與及主持有關聆訊。在此情況下,其餘兩名常任法官將會與一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及一名非常任香港法官聆訊案件。假若任何一名常任法官未能參與聆訊,則其位置將由一名非常任香港法官代替。

海外非常任法官以輪流方式,每次來港一個月,有關輪流安排屬行政事宜,由終院首席法官決定。

有關甄選非常任香港法官參與合議庭或上訴委員會聆訊的工作,亦屬行政事宜並由終院首席法官決定。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