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新常態︱零遙距教學 vs 面授時間表照搬上Zoom 「教學鴻溝」各走極端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9 00:05

停課長達半年,直播教學為本港教與學生態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若說學生因家庭支援不足而出現數碼鴻溝,疫情下各校電子教學能力更見懸殊,這道電子「教學鴻溝」可能更大——「有危便有機」,面授課堂全面停擺,反而是教育界改變教學模式的契機。

記者 羅惠儀 攝影 朱家駿、黃耀興

「停課不停學」令家校疲於奔命,彼此同樣過了不一樣的大半年:學界一直視電子教學為輔助授課工具,教師之間的資訊科技能力差異頗大,疫情下更見各校的「教學鴻溝」。

據悉,有直資、私立小學在停課大半年期間,沒有提供任何遙距教學,僅上載功課至網絡平台供下載,六月復課一周即考試;亦有學校只提供術科的PowerPoint予學生自習,直至九月「開學不返學」才開始網授課;相對不少小學將面授課堂時間表「照搬」上網授,兩者各走極端,同樣令家長在各大群組批評做法不當。

相關報導:【停課不停學】真光上午Zoom教書下午自主學習 專家:限制screen time才有效

相關報導:【停課不停學】小學生朝九晚四網上學習 在家都要着校服實時上堂

相關報導:【停課不停學】顧及基層學生免增學習障礙 德信學校不推網上實時教學

學校硬件不足 教師缺電子教學訓練

新一代教師固然認識電子科技,年資逾十多年那批師訓卻不包括電子教學。香港真光中學資訊科技主任、香港翻轉教學協會主席夏志雄指,普遍學校並不視電子教學為必要,教師沒有「落場」經驗:「即是『唔做唔會死』。現在停課太耐,不得已要做,是Nice-to-have跳去Must-have。」

現時三大主要電子學習系統:谷歌、微軟、蘋果各提供不少訓練,例如谷歌教育認證培訓師(Google Certified Trainer),據悉有直資小學全校教師均具備Google Certified Educator Level 1資格認證,在停課初期推行遙距教學相對有利。夏補充,基本上每間學校最少有兩、三位教師具有上述相關資歷,「由完全不諳電子教學,到能駕馭各電子工具起碼(需時)半年至一年。」

未夠信心轉型網授的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循序漸進轉用實時授課,本身擁微軟創新菁英教育家(Microsoft Innovative Educator Expert)資歷的課程統籌主任郭文釗先為其他老師示範,校長鄭堅民讓教師按專業決定應用預先錄製影片還是實時教學;老師遙距教學時均特別注意用字、懶音、錯字,內容須扼要精簡等。

當課堂同時有家長觀看,鄭堅民不諱言教師有壓力:「老師單是一分鐘片可能錄上一小時,因為不斷重複錄,就是怕講得不好而受批評。」復活節後漸多老師有信心實時教學,主動建議推行至低年級,冀與學生加強交流。

聖公會阮鄭夢芹銀禧小學英文科教師李偉銘,與部份資訊科技能力較好的老師於農曆年假後網上授課,至4月中旬全校有網上實時課,課程剪裁一直兼顧電子學習需要。「我一直已用翻轉教室,教學重點已經放在短片,停課與否亦然。實時堂,我可以與學生討論——唯一做不到的是親身行過學生的座位。」同業覺得網授轉變太大,其一原因是課時縮減:「不少學校會將日常時間表,照搬往Zoom……大人用Zoom由早上8時開會至下午4時,眼都痛!」

他以英文科為例,面授課程每周有七至八堂,改為網授課後,每周最多五至六堂(約30至45分鐘)。至復課前夕,該校學生每天由上一堂增至每天四堂。

郭文釗也指,電子教學非取代面授課堂,將日常課堂的時間表直接搬在網授乃不切實際。「從兒童心理學角度,普遍專注力不過十多廿分鐘。所以,(網課)十多分鐘學習,加入一些活動便完結課堂。」

復課「半日制」 下午續功輔堂

甫停課,宣基小學以「級本」網授形式,教中英數常四科:高年級每天三至四堂,低年級則上午兩堂,每節長二至三十分鐘,每節之間休息半小時。老師同時提供教學短片講述教學重點,與網授課相輔相成。所有短片、網堂均有存檔,供在職家長靈活調配陪伴子女觀看時間。復活節後加入普通話、科技科和視藝科網授課,郭文釗解釋:「主要做調劑,不可以整天都是聽講,要有多些有趣的科目給學生參與」。他指原則上仍可跟上進度,但實體教學有互動、體驗、討論,網上則未盡完善,「雖然可用網上軟件如Kahoot,大家一起回答,不過始終太間接。」

開學後,宣基逢星期三下午「放學」沒有網課;學生上午放學後,相隔約兩小時,「半日制」的下午將安排自願性質的「班本」功課輔導網課,以進學生進度;惟周五的「班主任堂」則必須參加,加強師生溝通,學生可展示個人螢幕、分享意見或透過教學軟件如Kahoot遊戲方式即時回饋等。

現時不少學校,下午仍維持術科的網授課,以追回進度,郭對做法有保留:「我們覺得學生要休息,給他們有留白時間,學習效能才會好。」

早推行BYOD

順利銜接遙距教與學

教育局自1998/99學年起推動資訊科技科教育,但近年才全面推動BYOD(自攜裝置)。夏志雄說:「粗略估計,去年有接近200間中小學,有推行BYOD計劃,即是全港五間有一間學校正推行BYOD……如果沒有疫情,我相信還需要好幾年,才可以令全港大部份學校推行BYOD。」他補充,各校推行規模不一,個別學校僅限於某些年級甚至班別:「全校推行可說絕無僅有。」學校過往願意推行BYOD,反映領導層認同在課堂應用平板電腦等工具,以他任教的中學校為例,已實行BYOD七年。

宣基三年前在高年級實行BYOD,用微軟教學軟件,師生均熟悉Microsoft Office 365平台,學生甫停課不久已能掌握網授課操作。該校以「級本」形式網授,各科老師騰出更多時間重整電子教學課程,最大挑戰莫過於剪裁網授與教學短片內容。郭文釗指,若然日後再停課,電子教學如何配合學生延伸在家自學,將是未來全球教育系統得面對的重大改變。

電子教學須以重點為本,郭文釗指出,老師須將內容重點重新分配:哪部份做短片,網授針對講解哪些內容等,乃參考美國混合式教學(Blended Learning):「學生有部份時間,做課前任務(像預習),配合面對面時間做討論、講解。」學生可先透過網上平台預習:「我們不會一面倒做直播。如果那堂是講故事,online講跟先錄片是沒有分別,便不用『夾硬』做直播;中文科想學生先了解課文,學生可預先看片獲得知識。討論性的項目則用直播。」

Microsoft「Flipgrid」平台只供上載短片,不設文字解說,郭文釗着學生以英語「談餘暇活動」;平台有不同國家的學生使用,他藉此聯繫其他國家學生參與活動:「正是老師怎樣設計課堂……在這裏(平台)可以訓練溝通技巧。除了見到自己的地方,韓國又如何?大家的期待感、投入感會更強,正是有電子平台幫助。」他透過平台聯繫日本的學校,冀安排學生透過網絡訪問當地的學生。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