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改記者定義變相新聞處「發牌」 封殺學生記者網媒等料變「非法採訪」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2 21:14

【新增政府新聞處回覆】

警方正式為記者定義劃線。警察公共關係科今早去信包括香港記者協會以內的4個傳媒工會,稱「為協助前線人員執行職務,警方將修訂《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的定義」。在新修訂的定義下,本地傳媒機構須登記政府新聞處新聞發佈系統(GNMIS),其記者才會被認可為「傳媒代表」,變相由政府新聞處「發牌」。

至於外國新聞機構,警察公共關係科指,持有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新聞通訊社、報章、雜誌、電台及電視廣播機構所發出的身份證明文件記者、攝影師及工作人員,亦符合「傳媒代表」定義。但何謂「國際認可及知名」,信件內並無提及。《蘋果》就此向警方查詢,正待回覆。

信件由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發出,形容今次修改《警察通例》後,前線警務人員可更有效地辨識傳媒代表。

政府新聞處回覆《蘋果》指,處方「一直與警方就記者在公眾活動的採訪工作保持聯絡」,並稱已向警方說明,「GNMIS」系統是用作向傳媒提供政府新聞稿、廣播、圖片及短片的綜合網上平台。

去年10月,特首林鄭月娥曾被問及會否統一記者登記,發出官方記者證。當時林鄭稱「無任何意圖、無任何計劃」。《蘋果》今日再次詢問政府新聞署,會否計劃官方記者證,政府新聞署並無正面回應或否認有此計劃,只稱「GNMIS」系統讓登記用戶接收政府新聞處和各政府決策局或部門發出的採訪通知。

至於如何定義「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新聞通訊社、報章、雜誌、電台及電視廣播機構」,新聞處則指,會考慮有關電視廣播機構的收視、電台的收聽率、通訊社、報章、雜誌的發行量及讀者人數;有關傳媒機構必須是有採訪及向其國家的公眾報道綜合性原創新聞為主。若有需要,新聞處亦會徵詢有關駐外的經濟貿易辦事處意見。

不再承認記協攝記協會員證屬傳媒代表

翻查過往《警察通例》第39章《警察與市民和傳播媒介關係》中,「傳媒代表」定義包括報館、通訊社、電視台及電台所發出的身份證明文件的持有人,以及持有香港記者協會會員證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會員證者,並無限制持證人屬何種傳媒機構。警方今次的改動反映不再承認上述兩個記者協會的會員為傳媒代表。

丘品新聞總編輯:意料中事但都係失望

過去不少網媒在抗爭現場中,拍攝到關鍵事件的畫面。丘品創作去年11月11日早上,在西灣河拍得21歲中槍青年「熊仔餅」的中槍片段。丘品新聞總編輯劉瑞欣受訪時指,對警方此安排感到突然,認為「雖然係意料中事但都係失望」,現時正與同事商討未來採訪安排。

劉批評警方最新的修訂,將記協會員證及攝記協會員證排除在外;而修訂未有諮詢網媒,網媒記者有機會不再是警方認可的「傳媒代表」,對未來的採訪工作及記者安全等問題均感到擔心。

劉續指,現時丘品的記者均持有記協會員證及記者證,「好難入到記協,而家又到警察」。她指網媒規模雖不及「大台」,但有其重要性,以「熊仔餅」中槍為例,「落到現場多個記者就可以多個角度」,越多角度便越易還原真相,「所以真係好需要各位行家,網媒都有佢嘅價值,今日唔知聽日事,盡做啦!」

外媒駐港記者憂步向官方發牌

有不具名的外媒駐港記者表示,聽到消息時最初稍為鬆一口氣,因暫時仍未像中國內地般要持有政府發放的記者證,或特定記者簽證才可來港工作,但擔心今次改動只是步向官方發牌的一個步驟,將來用以打壓新聞自由,以及妨礙外國傳媒以至本地記者採訪。他形容,做法令人擔心當局正趨向錯誤方向「a trend in the wrong direction」。

他續指,以後可能盡量在有例如示威活動等事件發生才採訪,亦會確保已帶備用以證明身份的文件,料對學生記者、網媒等會最先受到影響。

自由身記者:想越來越少記者喺現場 仍會堅持採訪

警方新例趕絕不隸屬任何媒體機構的「自由身」記者,剝奪其採訪權。曾任職多間報館和電視台記者,現於大學教新聞寫作的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譚蕙芸,過去一直持記協記者證於反送中運動前線採訪。她認為,警方過去多次與記協討論辨識記者的方法,但最終都決定自行篩選記者,目的「係想越來越少記者喺現場」。

譚表示,即使警方改例仍會堅持採訪工作,「就算你有證,其實之前喺現場採訪都有困難⋯⋯咁咪睇吓佢(警方)會點做囉」。她批評,港府篩選記者做法與國際趨勢逆行,「好多國際新聞獎項都接受自由身記者報道(參賽),好多都好資深」,有礙本港新聞界良性競爭、百花齊放。

資深傳媒人、現職自由記者鄭美姿指,警方變相「發牌」做法必然令公眾恐懼,亦意味可能失去更多真相,因為過往不少重要影片均由自由記者或學媒、網媒拍攝所得。她亦質疑過往一直在採訪現場受警方認可的記協記者證,一夕間突然失效,以後自由身記者採訪會即時有隨時被控告風險。

鄭曾任職報紙、雜誌和網媒,後改任自由身記者至今約4年,強調過往採訪時鮮有場面需要出示記者證明,「喺香港做記者理應係唔需要發牌」,惟自去年示威活動後期開始經常被警方拉封鎖線截查,當時出示記協記者證後,警方便會放行。她指,警方最新「傳媒代表」將自由記者剔除在外,對她的影響極大,「警方究竟有咩權力、資格去定義?以後我去採訪都會諗一諗,就算到現場會係有恐懼咁去採訪。」

她希望公眾可以捍衞應得採訪權利,越多鏡頭越有助拍下真相,但亦明白各人承受能力不同,以後自由身記者採訪時要知道有很大風險存在。

HKFP總編緝料是「挑選」友好傳媒開端

本地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HKFP)總編緝Tom Grundy認為,警方新指引看似針對學生及自由身記者,兩者均有份拍下去年最為重要的抗爭現場畫面,包括警方開槍、行為不當等,但一開始了篩選,將不會止於這一步。他指其實在採訪前線,警方早已表明只想「挑選」相信與他們關係較友好的傳媒,新指引只是正式公佈該做法,亦只是一個開端。

他指,劃線做法無可避免會成為新的政治武器,用以挑選甚麼是「認可」,相關指引預示政府將會「決定」誰是或不是傳媒,若當局像中國內地般妨礙甚至禁止他們不喜歡的團體,就不能再聲稱香港擁有新聞自由。

呂秉權批警強行「釋法」 改例為限制新聞自由

浸大傳理學院高級講師呂秉權批評警方強行「釋法」,限制《基本法》港人新聞自由保障,以及傳媒擔當監察公共事務的角色。

呂質疑,《警察通例》未修訂前,明文規定警員盡量配合傳媒工作,「前線警員都係冇落實、遵守過。其實唔使你幫,唔好阻住、唔好任意拘捕已經偷笑⋯⋯改例根本係為咗限制新聞自由」。他斥,警方藉政府新聞處系統登記制度DQ記協、攝記協會員資格,從而「名正言順」令不受歡迎媒體消失,並加以打壓,「同大陸任意就話你非法採訪,越來越似」。

呂指出,政府新聞處系統登記用戶資格把一些規模小、資源有限的網媒拒諸門外,「有啲傳媒未必請到正職、一個星期5日都運作」。事實上,申訴專員公署早於2016年,已裁定政府新聞處拒絕多家網媒進入新聞中心採訪做法不公,認為《基本法》賦予港人新聞自由,政府應盡力締造資訊流通。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