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葬禮(戴耀廷)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2 02:00

25年前就有人預言香港之死,但這預言沒即時應驗。25年過去,香港終於死了。

今天,我來到香港的葬禮。在路上,我見到很多人拖着沉重的腳步,與我一起走向香港的靈堂。香港的靈柩放在一個很大的禮堂內,我和很多人站在一起,無言地為香港之死哀悼,直至深夜。

突然,有一群人闖進靈堂,大聲地喊:「慢着!香港真的死了嗎?你們不要被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騙了。我今天還見到香港在外面活生生地四圍走。」

靈堂內,有人安靜地回答說:「香港已死了,只是你捨不得她,因此才在幻象中以為她還活着。」另有人挑戰地說:「你怎知見到的那個是真的香港?有人以假換真,真的香港已死了,現在你見到的,只是被人裝扮成香港的假貨!」還有人說:「即使你見到的是香港,你看不見她已完全變質了嗎?她再不是過去那個香港了,那個香港實在已死了。」那群人聽見這些回應,大部份更加憤怒,在離開靈堂時繼續大喊:「香港未死!你們這些人在咀咒香港!你們才應該去死!」

隨着這群人進到靈堂的還有一些人,他們沒有叫囂,只是用滿有疑惑的眼神旁觀。當聽見靈堂內的人的說話,他們搖搖頭,其中一人說:「香港的確是病了,但她還未死。我們更加要去把她找出來,想方法醫好她。你們留在這裏是沒意思的。」跟着他們安靜地離開了。

但有幾個闖進靈堂的人沒有離開,在聽到人們說香港真的死了,他們信了就嚎啕大哭:「啊!香港真的死了!」他們的哭聲引發靈堂中不少人也哭起來。有一些甚至哭至昏倒。有些悲號:「香港死了,一切還有甚麼意義?」「我已無處可去!怎辦?」

靈堂內有一群人站起來,其中一人冷淡地說:「香港真的死了,那又如何?」另一人幸災樂禍地說:「香港死了不是更好嗎?她死了,我們就可以另外找一個更好的!我們的日子會變得更好。」跟着也都離開了。

這時靈堂內,人們開始分成一小群聚起來。有一些嘗試安慰那些哭得很悲痛的人,另一些則開始議論起來。我聽見一群人在爭議為何香港會死。「香港是病死的。」「她患了甚麼病?」「她病了多久?為何我不知道?」「她有看醫生嗎?為何這病醫不好?」「不,香港是被殺死的。」「對,她是被毒死的。」「是誰殺死香港?」「我知道是誰!」「不要亂說,讓人聽見就有麻煩了。」「不要輕舉妄動。」一些人爭拗起來,弄得面紅耳赤。也有些人因而走到角落去,再不理睬其他人,只是默默地望着香港的靈柩。

堅定決心 香港重生

我走到另一群人旁邊,聽見他們在懷念那已逝的香港,各人數算香港曾給他們的美好回憶。「我記得香港在的時候,那是多麼自由自在的日子啊!」「是啊!我還記得法治、人權、三權分立都還在,大家一起時是多麼自然!」「可惜等了民主很久,她都沒有來。」「因為那條路被封了。」「威權來到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唉!」最後大家慨嘆:「這都過去了!我們再不會有機會見到那個我們所愛的香港了!」

當我也在想念香港時,有人輕輕的拍了我的肩膊一下,然後我聽見一把温柔的聲音對我說:「香港雖然死了,但你不要怕,也不要擔心,因為過一段時間,你會見到她復活。那時,她會脫去那件使她死去的舊服,並會披上一件金色的新衣。」

我帶着疑惑問:「你憑甚麼說香港會重生?」那把聲音回答說:「因為黑夜必會過去,黎明必會來到。但也因為你們有堅定的決心,大家都沒有放棄。」

我問:「那我們現在應該做甚麼?」他說:「廣闊的大地正在震動,海嘯要來了,快做好準備。」

我還想問應做些甚麼準備,回轉身想看清楚是誰對我說話,但當我回過頭時,看不到任何人,只感到一陣風輕輕地吹過,帶引我走出靈堂。那時深宵快已盡,我仰望向天,在暗黑無星的夜空,我看見在遙遠之處,正浮現出一點很難察覺的金光。望望身旁,原來我不是孤身一人,有很多人都與我一起,大家就朝着遠處那點微弱的金光,手拖着手,邁步走去。

戴耀廷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