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留議會︱陳淑莊為多陪伴母親宣佈退出政圈 數度哽咽稱虧欠港人和母親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9 19:16

民主派去留議會民調今日(29日)公佈,結果撐去或留任的比率均不過半,雖未達過半門檻,不過14名參與民調的民主派議員及梁耀忠均表示決定延任一年,當中包括公民黨現任議員。但公民黨陳淑莊在民調記者室期間,在Facebook公佈已去信通知立法會主席,因個人理由將於明日(30日)如期完成4年任期,不繼續擔任立法會議員。

陳淑莊表示,公民黨根據上述民調結果及黨事先聲明的「留」意向,最後決定黨的現任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她因個人理由未能遵從黨的決定,宣佈退出公民黨。

稱從政源自舞台劇《東宮西宮》 一切只屬偶然

陳淑莊下午在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公民黨議員郭家麒、郭榮鏗、譚文豪陪同下,一同會見記者正式交代其退出政圈的決定。向來眼淺的她在記者會開始前已因情緒激動,一度要離開記者會平復心情。

陳直指今次決定並不容易,亦思考了一段頗長時間,形容自己從政是一個偶然,源自一套政治舞台劇《東宮西宮》,憶述劇中扮演黃毓民,不斷用「do」字演繹一些敏感字眼,對香港已容不下政治喜劇感到唏噓,「嗰時我就諗,會唔會有紅線、有啲字眼唔講得?(現在)居然都已經一一成為事實」。又解釋到自己經歷大病後,十分感觸自己未有花時間陪伴家人,希望退出政圈後花更多時間和媽媽相處,希望人生「後悔少啲」。

感虧欠母親太多 希望同渡更多有質素時光

陳淑莊提到自己母親時,數度哽咽地指自己對母親虧欠太多,她從政10年的生涯對母親影響很大,近來大病,才發現和母親無壓力地相處的時光十分珍貴,稱「人生仲有嘢想做」。加上過去一年作為民主派召集人工作壓力相當大,形容自己過去多年來從未離開過政圈,多年來都未過真正放假,令大病初癒的她萌生退意,望可令自己身體真正休息。

她續指,早前因腦部手術經歷過生死邊緣後,希望能趁自己和母親仍然健康之時,同渡更多有質素的時光,不想未來後悔,並稱對於母親去年曾在手術室外等候她長達5小時感到心痛,「我真係欠她太多」,亦透露:「最近屋企有啲事發生咗,發現原來say goodbye好快」。

當被問到過去數年香港政治環境日益倒退時,陳亦坦言會問「自己係咪可以做更多」,又認為有好多事「欠咗香港人」。她舉例指自己推動《樹木法》多年,但這條影響小、對全港人都有好處的法例仍然未能通過,她對支持者感到「唔好意思」。但她同時指自己不會放棄,往後會作為黨友的「小fans」、作為一個香港人,繼續支持民主派、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的運動。陳感謝香港人令她有機會服務港人,稱「服務呢個家係我一生嘅榮幸⋯⋯無後悔過」。

她稱感激有關決定得到公民黨的支持,指今早作出決定後,已第一時間通知當年邀請她入黨的「師傅」余若薇,其間她再次激動哽咽,透露自己「講唔夠第一句就喊咗」,指至今記得余若薇向她說過不要在鏡頭面前哭,「今日應該係最後一次喇,因為我今日做完呢個直播之後,任何嘅訪問我都唔會做,亦唔會做乜嘢KOL,乜嘢都唔會㗎喇」。

民主派人士及黨友事前已知悉決定

至於今日民主派宣佈留任一年,陳淑莊認為留任議會是艱難的決定,她感謝民主派的朋友無視她為逃兵。她亦感謝黨友對她的支持,指選擇現時公佈此決定是為免影響去留民調的結果,黨友和民主派人士事前已知悉她的決定。

對於民調顯示支持民主派留守和離開立法會的百分比相若,陳淑莊坦言過去亦有朋友對此有不同意見,「我嘅睇法係,大家可能用唔同嘅手法,但係達致最後個目的都係一樣,我唔覺得呢個係一個撕裂或者好大嘅分裂。而且我亦睇唔到議會如果大家繼續努力嘅話,其他朋友會唔支持,我睇唔到呢個係一個好大分歧⋯⋯我相信、好肯定大家都係支持民主,我覺得呢個最大嘅目的大家記得、無忘初心最重要」。

她又指自己快將50歲,已到人生下半場,「係咪政治先可以為香港服務呢?喺我而家呢一刻,可能未必係」,未來亦不打算參加任何政治選舉,形容今次或是自己政治生命的完結,但亦是她人生一個新開始,未來她會做公民黨的支持者,支持該黨和民主派的工作,亦繼續支持香港人的運動,不會放棄爭取民主普選。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在會上亦指,作為黨友固然不希望陳淑莊離去,但作為她的朋友,他們都相當支持她的決定,因他們的友誼是超越政治的存在。他指民主派去留一事上,無決定可以令所有人滿意,指留下的民主派議員未來一年只能繼續努力,「做到幾多就幾多」,相信明年今日無人知道香港會變得如何,「明年今日,就留返畀香港人作決定」,指繼續跟進12名港人事件、爭取盡快重啟立法會選舉,以及反對政府在大灣區設立票站安排,都是非常重要。

直播重溫

《蘋果》Facebook

《蘋果》YouTube

深切體會親人與健康比一切重要

陳淑莊中午在Facebook帖文稱,自己剛滿49歲,「邁向半百,認真思考人生下半場何去何從」,提到去年佔中九子案漫長審訊的煎熬,加上突然確診腦瘤,對其及家人衝擊不小,幸手術順利,康復良好,現在情況穩定,「經歷大劫後,我深切體會親人與健康比其他一切重要,須加倍珍惜,因此我早已打算,完成本屆立法會四年任期後告別政壇」。她亦稱客觀上,佔中九子案的判刑不容許我參加原訂本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

陳批評特區政府與全國人大常委會以疫情為藉口,延長本屆立法會任期至少一年,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無改變她如期告別立法會的打算,但早前未有宣佈,只因不想影響「去留民調」。而公民黨根據上述民調結果及黨事先聲明的「留」意向,最後決定黨的現任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我因個人理由未能遵從黨的決定,現宣佈退出公民黨。」

從政是一個偶然

她感嘆自己從政是一個偶然,自2006年加入公民黨及當選法律界選委、07年當選區議員、08年及16年兩度當選立法會議員,「不經不覺十四年,是我前半生最長日子的工作崗位。回顧這段有起有跌的歲月,與香港人休戚與共,時常覺得自己在議會及公民社會能為香港人做的事太少,而有些事力不從心,心中有愧。」

她在文末鼓勵香港人,慨嘆香港近幾年令人痛心的事情越來越多,但同時香港人表現的堅毅令她感動不已,自己以香港人身份為榮,不忘初心,等待黎明。

而2006年邀請陳淑莊加入公民黨、曾與陳合組名單出戰港島區直選的余若薇在Facebook分享陳淑莊的告別聲明,留言「Parting is such sweet sorrow.﹙離別是如此甜蜜的悲傷﹚」。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