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留議會●專訪︱慢必否認對議會抗爭失望 冀杯葛議會帶來不一樣結果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9 00:05

人大決定現屆立法會延任一年,民主派內部爆出去留爭議,現任議員中只有人民力量陳志全(慢必)和議會陣線朱凱廸表明拒絕留任,只會履行職務直至明天(30日)。細數議會生涯,慢必坦言議員身份有助推動政策,但同時亦受政府限制,議會抗爭8年,他相信杯葛議會可以帶來破局的可能:「你一路用咗一個方法做咗好多年,都係咁上下冇咩突破......不如你試吓一個完全唔同嘅方法,可能有個唔一樣嘅結果。」

記者 陳嘉裕

2012年慢必經新東直選進入議會,由電台DJ變成代議士,亦是首個出櫃的同志議員。過去8年,慢必在議會內外都為同志議題立下了指標,促使同志議員可以在一年沒有性行為下在立法會捐血日捐血;於立法會修訂法例,將男同志合法性交年齡定於16歲;以及在審議《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時,讓同性伴侶有權取回骨灰。議會外亦有法庭裁定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爭取政府承認其外國結婚的同志伴侶,讓他們可共同報稅的案件上訴得直,以及其他性別平權的案件。

慢必離別議會前接受《蘋果》訪問,承認議員身份在爭取政策議題上有一定作用,舉例說,即使法庭裁定政府要承認公務員同志伴侶身份,但公務員事務局卻不想主動處理相關爭議,在法庭有裁決後沒有主動更新指引,直至他以議員身份去信局方爭取,局方近日才正式讓公務員申報其於香港境外締結的同性婚姻,以及申領相應的福利。

雖然議會有用,但慢必在民調結果出爐前,已斬釘截鐵決定不接受延任。他說,自己一直是寸土必爭派,從來都主張議員要「做嚿石頭」,「阻嘅有阻,篤眼篤鼻嘅有篤眼篤鼻,煩多佢(政府)兩句,佢郁到嘅咪郁少少」,但相比起議會資源、議員身份,他始終認為破壞原則的影響更為重大。

民主派縱接受委任,政府仍會逐個DQ

慢必續說,民主派是否總辭一直是他心裏的問號,形容今次的抉擇在於大家心中的天秤,若然只傾向資源論或者委任論,是否「變咗委任都要繼續做?」他也質問,若然政府在一年後再次取消選舉,又或者政府DQ大量民主派參選人,令民主派在議會僅餘少數議席,民主派是否要繼續議會戰線呢?「其實呢條線係點劃呢?到時都可以用返呢套理論,佢(政府)又有啲嘢(惡法)要嚟,有啲嘢要幫,係咪應該忍辱負重?幫唔到多都幫少?」

主留派認為若民主派在未來一年全部離任,政府將會急推惡法,慢必反而相對樂觀,認為政府不會貿然行動:「我買佢(政府)做唔出啲咩,(若然政府要做)23條(民主派)喺度佢都係會推,明日大嶼都係會,但係如果佢唔敢做,我哋(民主派)走晒都唔敢太過份,佢唔敢贏到盡。」他又說,即使民主派接受委任,政府仍然有權「逐隻牙剝你」,逐個民主派議員DQ,結果還是沒兩樣。

過去8年他曾提出近萬修正案,試過佔領主席台,也屢次被主席趕離會議室,慢必否認對議會抗爭失望,只認為:「你一路用咗一個方法做咗好多年,都係咁上下冇咩突破,我做人就話,不如你試吓一個完全唔同嘅方法,可能有個唔一樣嘅結果,唔知係咪會發達、會成功?起碼都有個破局嘅機會。」他亦呼籲最後決定留任的議員要盡全力抵擋,用行動向市民證明延任是正確的決定。

若第七屆立會選舉如期舉行,仍考慮繼續參選

有人質疑不同意主張杯葛的人實為「收割支持」,為下次參選鋪路,慢必強調主張杯葛的在下屆選舉都有被DQ風險:「會唔會DQ你又唔知,有啲人話拒絕咗延任即係唔認同人大套嘢,唔肯效忠特區政府,咁下次佢又話你唔擁護《基本法》,(或者)唔效忠特區政府?(會唔會)呢屆唔延任下屆都冇得選?」

他續指,現時考慮能否爭取選民在下次選舉支持自己是「想太多」,續指下屆會否有選舉、政權會否DQ參選人,或者自己會否因為被控不同的控罪而失去參選資格都是未知數:「如果真係計算,最後可能都係計錯數,即使有人支持,但最後都去咗坐監,或者成個政黨要解散都唔定,條路係難到咁。」

慢必笑言今次離任沒有離愁別緒,深信今次只是暫別而非永遠離開,若然第七屆立法會選舉能夠如期舉行,他會考慮繼續參選。而在未來一年的「休養期」,他期望出版一本有關過去8年在議會推動同志平權的過程,梳理香港在彩虹運動的抗爭歷史,也會監察議會。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