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裕民坊商戶不滿賠償拒搬遷 法院今頒令收地兼輸訟費

更新時間 (HKT): 2020.10.06 21:22

原告律政司司長,被告分別為佔用觀塘道或裕民坊一帶舖位的商戶,包括羅榕帶經營的福申潔淨公司、許美和經營的安記皮具、董利平,以及代表同一商戶的高良濱和林遠志。

記者在裁決後到裕民坊一帶視察,一列店面已結業沒人打理,連街號也難以區別,冷清殘舊的街道中有一間皮革店仍打開門做生意。負責人許先生稱,店舖自1968年開業,他自小就在此長大生活,店舖養活三代人,但現在已不再讓小朋友到店面,「唔想下一代對舖頭有感情」。他一提起市建局就動氣,但坦言難以避免要面對清拆的一天,「如果要拆,咪做到最後一日囉。邊啲要拆、邊啲留,處理埋就退休」。

眾被告於今早聆訊沒有律師代表,各人陳詞時均指市建局提出的賠償條件,低於市價及同區其他物業的賠償。羅榕帶指,他自1996年起在現址經營商舖,希望法庭給予時間讓雙方和解,並謂:「習近平都話以民為主,點解重建局要咁做,咁樣真係好無良。」

被告斥市建局:佢哋連海盜都不如

許美和則稱,市建局與商戶洽談估價時,「話佢哋係專業人士,係咁就係咁,至高無上咁,大石砸死蟹」,其後對方更「威脅恐嚇我哋,話『要有要,唔要就乜都冇』,我真係好驚」。

董利平明言:「我唔要錢,我要守業,間舖係老公留低。」她並謂:「賣個雞蛋仔,畀人call食環嚟抄牌。」林遠志則指:「市建局要賺錢,建設美麗香港,冇問題架,我都好想和平離開。」但賠償方案卻「任佢哋講」,賠償佔市值極少,「個閣樓一時話唔賠,之後話賠兩萬」。收舖一事令他無法維生,「海盜都話會畀啲水同糧食你上返岸,佢哋連海盜都不如」。

聆案官周敏慧一度指,原告以《收回土地條例》收回指定範圍內的物業,惟其中涉案三個物業有部份在指定範圍之外。代表原告的大狀指,該些物業有部份位置突出行人路,佔用政府土地,認為不需透過公告,政府亦可以隨時收回。

惟聆案官認為,今日申請只處理條例下的指定地段,大狀其後稱今日對收地範圍之外的部份物業不作申請,只要求法庭就範圍內的物業作出簡易判決,裁定被告不再對物業有業權。而各被告提出的賠償問題,應向土地審裁署提出,不應今日處理,亦不構成被告不交出業權的抗辯理由。

於指定範圍外 法庭不處理其中三物業部份地段

聆案官聽畢陳詞後稱,政府按《收回土地條例》有程序安排收地,而各被告關注的賠償問題,並非今日要處理的事,法庭處理賠償是否公道或是否足夠亦不適當,最終裁定各被告不再擁有全部或大部份物業的業權,至於在範圍之外的業權則不作處理。

由於原告基本勝訴,法庭認為應由被告支付訟費,但訟費需反映物業在收地地段的比例,裁定他們須支付33%至全數訟費不等,有商戶須向政府支付65,000元訟費。有被告庭上激動稱:「我做(生意)咗幾十年,依家俾你趕走,仲要我畀錢你!」亦有被告指現時已沒有開舖,沒有收入,揚言訟費不合理,直言:「搵司法程序屈我哋錢,對我哋嚟講係天文數字。」

據入稟狀指,地政總署於2019年5月17日根據《收回土地條例》刊憲,刊出收回觀塘土地以供市區重建局實施第2期觀塘市中心主地盤發展計劃的公告。市建局曾於2019年10月28日去信各被告,要求他們於11月27日前將有關物業交吉。惟被告未有遷出,使政府蒙受損失。律政司因此入稟向各被告收回物業及其所在土地的空置管有權,並向被告追討自8月18日起的市值收益,直至被告交還物業為止。

市建局:可以優惠價租用新建商場店舖

市建局今回應稱,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第五發展區內有‬83個違例構築物搭建於私人土地上,用作經營業務,既沒有註冊業權,同時亦違反地契條款。市建局於2018年9月向相關構築物用戶提出一次性特別搬遷方案,協助他們搬遷,包括津貼金額及搬遷安排。市建局向83個違例構築物的用戶發出搬遷方案後,77個構築物的用戶已接受方案及將構築物交吉,只餘下6個構築物的用戶拒絕接受方案。

市建局又謂,亦提供「特別遷置安排」予合資格的用戶,將來可以當時政府評估之應課差餉租值一半為基準的優惠租金,租用位於第二及第三發展區新建商場內的預留店舖,為期三年,協助商戶繼續於區內經營。對於拒絕遷出的用戶,市建局除了在展開法律程序前多次與用戶商討,並在聆訊前與要求調解的有關商戶舉行調解會議,冀與用戶達成搬遷協議。

【案件編號:HCA2353-8/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