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車響號平治司機拒讓路 受審罪成罰款兼停牌

更新時間 (HKT): 2020.10.09 15:07

去年10月13日網民發起「18區開花」行動,當日有平治司機在將軍澳駕駛時,未有讓路給發出警號的警車,被票控沒有讓路給警車或救護車的罪名。經審訊後,裁判官今指不接納被告辯稱害怕倒車會驚嚇甚至撞到途人的說法,直斥他作為駕駛者卻沒有讓路給增援的警車,行為嚴重兼愚昧,判處罰款1,000元、停牌三個月。

被告梁敬富年約40多歲,從事工程物料管理工作,今未有聘請律師代表。傳票內容指他於去年10月13日晚上7時43分,在將軍澳寶邑路與唐明街交界駕駛私家車,在無合理辯解下未有讓路、或採取一切可行的行動讓路給一輛正在發出警報的警車。

現時駐守機動部隊的警員6713譚浩銘今供稱,當日隸屬東九龍總區應變大隊指揮官後勤小組,接報獲知一名男子在宣基中學外遭圍困襲擊,於是奉命前往現場拯救,情況危急。譚乘坐警車AM6385,車輛開著警示燈及警號,及後駛經案發交通燈位。

譚指,現場有三條行車線,警車在慢線尾隨被告駕駛的平治私家車,兩車相距半米。而右邊中線則有一輛的士。譚稱,警車響號兩至三次,持續近20秒,但被告車輛未有作出任何讓路行動。譚於是下車與被告交涉,惟被告「淨係郁一郁、搖晃一下,可以講係冇郁過」。

被告指警員「凶神惡煞」以警棍敲打盾牌

譚指被告當時兩度稱「讓唔到」,態度惡劣,「完全唔想同我合作」。其後的士駛前約兩架巴士車身的距離,警車惟有繞過平治再扭軚前行。裁判官追問如此耽誤多少時間,警員指約4至5分鐘。控方又向警員確認駕駛紀錄,他於2018年曾因不小心駕駛罰款1,500元,另有兩項不依交通燈號及超速15公里的定額罰款紀錄。

案件表證成立,被告自辯,指當日聽到尾隨警車的警號聲,隨後見蒙面警員「凶神惡煞」地以警棍敲打盾牌;但因環境嘈雜,未有聽清對方說話內容,只是明白對方示意他讓路。

惟被告續指,當時斑馬綫上有多人過路,反問:「有人,點褪呀?係咪要撞親啲人呀?」被告又指,不知道警車響號是因為情況危急;即使讓路,警車也沒有足夠空間駛離,但若將車輛駛前,則反倒會將過路行人嚇到。

裁判官莫子聰裁決指,本案關鍵是警車當時有否受到無理阻礙。他指被告就著與警員的對話,在主問、複問及盤問中,道出截然不同的三個版本,懷疑被告是臨時創作。

即使法庭接納被告聲稱因有行人過路而不能駛前讓路的說法,法庭認為將車慢慢駛前,並不會對行人構成危險,至多是造成不便,行人也會自動讓路給響號的警車。根據《道路交通規例》,作為駕駛者亦必須遵從穿著制服人員的指示。

莫官又指,被告當時不但未有採取可能的行動,而且也無合理辯解,因此不能對控方案情構成疑點。莫官謂,被告無任何悔意,看不到刑罰扣減空間。雖然罰則不高,但被告行為非常嚴重,當時有人受到圍攻,警員增援刻不容緩,遲一分一秒都會造成影響。每位駕駛者必須自覺,做出所有讓路的可能,使警車通行。被告行為愚昧,對法律無知並非辯護理由,只能視作有限的求情理由。被告的行為令警車遲到4分鐘,後果可以不堪設想。

根據資料,當日港鐵將軍澳綫發生警民衝突,宣基中學有一名便衣警員遭群眾「私了」。

【案件編號:KTS3539/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