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教師●專訪︱失教席另尋出路 「爆眼老師」楊子俊藉新書籲Be Water:面對逆境要識得轉變!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8 00:01

「楊子俊」最為港人熟悉的必定是「爆眼教師」這個稱呼。任教過三間學校,走過示威前線,右眼被催淚彈擊,今年不獲學校續約,失去教席的他另覓「新出路」,選擇從事出版業,繼續支援抗爭運動,並以「良臻」為名出版《逆權教師》,描述8年的教學生涯,以及他對抗爭、參政及教育的看法,藉此寄語港人靈活面對逆境,切勿灰心,繼續「Be Water」。

記者 陳紫晴

首以「良臻」為名出版 藉書展示「逆權教師」之路

「良臻」源自楊子俊中學時期「良子」的筆名;但考慮到出版後讀者對他的辨認,他保留一字,並改為「良臻」,當中的「臻」拆開便是他「子俊」的諧音。他坦言,因 為抗爭運動令大眾認識到他,亦因此令他想拋開「楊子俊」的身份,重新以「良臻」投入出版界。

曾經,他希望能在退休後寫一本有關教育界的血淚史,但誰也沒有想過,日子會來得特別快,《逆權教師》也早了近30年面世,更是圍繞在政治動盪的世代中,而書中後記的一句話:「我想向你展示,我是走過了怎樣的路,成為了所謂的逆權教師」,亦正正是他著書的原意。「香港教育界都係被政權打壓嘅對象,我想畀讀者知香港教師係點樣,尤其係通識科教師。」他亦希望能藉此書,讓讀者理解他的一個堅持,「抗爭運動係我哋(教師)的選擇……我哋都係平凡人,運動的參與都係為咗我哋自己相信嘅價值。」

創立出版社 另設平台支援抗爭

《逆權教師》籌備只有一個半月,但記錄的正是他8年的教學生涯。書中後半部份着墨了他對抗爭、參政及教育的看法。楊子俊坦言,「其實抗爭已經走到個位,有啲人相對上係灰心啲……會覺得我哋力量好似細咗。」故此,他盼望以自身的經歷,鼓勵港人切勿灰心,「好多人只係將(抗爭)工作去咗做啲背後工作,亦都(只)想話畀人聽,我哋嘅抗爭運動係未冷卻過。」

楊子俊幾年前創立了山道出版社,希望推廣香港文化,如今他也考慮從出版方面入手,希望從中協助不同抗爭的界別,而《逆權教師》正是第一本試驗品。他亦透露,正籌備為另一位因抗爭運動影響的教師出版插畫冊,以更實際方式去幫助受影響教師;但他不認同以眾籌方式作支援,不但手續費偏高,也要面對法律上的風險,變相減少支援力度,「所以我哋研究出版,甚至是商品化咗……將支援變成有實件。」他亦創辦「香港人教育支援平台」,希望為反送中運動受影響的市民提供教育支援。

楊亦重提「Be Water」精神:「好多時去到一啲困難或新問題上,唔識得點處理,(如果)本身個方法無咁有成效,你要識得去轉變。」他鼓勵讀者保持靈活的心態面對逆境,團結改變現有局勢,「(所以)本書最後是沒一個結果……個抗爭運動都未完,面對的政權打壓或社政問題,其實係更加嚴峻。」

不介意出版簡體版電子書 盼內地人明白抗爭運動

除了在香港發售,楊子俊也欲將《逆權教師》到台灣出版,以至是全球華民地區發售,更加有意將之出版為電子書,從而吸納更多讀者群,包括內地市場。「其實我完全唔介意將本書變成簡體字」,他指實體書要進入內地市場的機會微乎其微,但相信,電子書相對的空間較大,直言香港難與中國真正「割席」,「好多民主嘅國家都係當香港係中國嘅橋樑,如果香港要完全脫離中國,其實係睇唔到(香港)個戰略價值。」

他指出,「始終成個中國咁多人,一定會有啲人係思想開通,睇多啲香港呢邊嘅嘢」,個人也期望他朝會有一個內地人讀畢《逆權教師》簡體版後,能理解香港人的抗爭運動,從而反思中國的民主:「我諗嘅係,一個極權統治都唔會長久……佢哋最終發現,咁嘅政權會令生活變差之後,就會作出改變。」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