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教師●專訪︱通識科或走向滅亡 楊子俊:政權不容自由討論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8 01:47
通識科教師楊子俊表示,正考慮公開有份編制的通識科教材,並寄語教育界同工「保護自己」:「如果我哋冇咗份工,就冇咗我哋可以影響學生、令到我哋(唔可以)覺得應該教學係點,教到畀下一代。」本報記者攝

大學時期主修社會科學系,楊子俊想過畢業後從事非政府組織,大學二年級到柬埔寨義教後,令他萌生教書念頭,「原來工作不單只係為咗收入同賺錢,同時可以對其他人嘅生命有啲轉變。」最終他選擇返母校教書,成為通識科教師,自言中學已覺得通識科「好似幾得意」。

當年社會還未捲起通識政治漩渦,楊深信不容自由討論的政權勢必打壓通識科,他正考慮公開自己有份編制的通識科參考書內容,「既然(教育局)咁想審查啲教科書,我就要將應有嘅通識科內容話畀更多人聽。」

記者 陳紫晴

相關文章:逆權教師●專訪︱失教席另尋出路 「爆眼老師」楊子俊藉新書籲Be Water:面對逆境要識得轉變!

政權建制打壓不斷 老師要「自我審查」

楊子俊坦言,「通識科一開始係自由好多」,教育局立科目標是要改變學生「死讀書」的風氣,希望學生運用社會事例、新聞媒體素材作分析,「我細個讀嘅通識科,真係要睇好多報紙」;即使後期建制派對通識科反應漸大,但仍無阻通識科既有的教學方向。

惟近年建制派經常以社會事件,質疑通識科向學生「洗腦」、鼓吹上街等,令通識科面對更大打壓,繼而鼓吹將通識科轉為選修科甚至「殺科」。

作為前通識科老師,楊子俊說,部份老師因不希望受建制派影響而「自我審查」,「(教師)都要調整教學方向,有啲敏感話題我哋都開始少講,或者用一個保守啲嘅方向講,希望可以迴避到呢啲政治問題。」

通識科的「原罪」:讓學生自由討論時事

現實往往非迴避即可解決,「政權覺得唔啱嘅嘢,會用盡一切方法打壓」。楊以被教育局終身釘牌九龍塘宣道小學教師為例,指該名教師設計的工作紙只是探討言論自由,沒特定滲透港獨思想言論,仍遭教育局取消資格,「我哋通識科老師係睇在眼中,嚟緊今年課堂究竟點處理呢啲話題呢?其實仲係未知之數。」

至於通識科的未來,楊子俊認為注定會遭全面打壓。他解釋,通識科讓學生有自由討論時事的空間,但同樣成為政權眼中的「大缺陷」,「如果呢個係原罪,通識科必定走向滅亡」。他相信當局會不斷修改通識科教學內容,調整至政權心目中的「通識科」,例如在「現代中國」嘗試滲透更多國民教育、減少香港社會研究等,教師亦只能無奈配合。

他正考慮公開有份編制的通識科教材,並寄語教育界同工「保護自己」:「如果我哋冇咗份工,就冇咗我哋可以影響學生、令到我哋(唔可以)覺得應該教學係點,教到畀下一代。」他指教育界要團結,「香港教育政治問題並非少數同工、議員就可以解決,而係成個教育界同工一齊努力,先有機會扭轉劣勢。」

早前報道:課程檢討報告︱小組主席不想學生「追新聞」 資深通識教師反駁:課程列明可多用時事新資訊

早前報道:教育淪陷︱檢討報告倡通識教科書送審 教局考評局「合作」 教師憂官方加強控制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