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廣場警長斷指案 作供警司庭上三度避用「記者」一詞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9 17:33
杜啟華。(資料圖片)

港大畢業生去年7月14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衝突中,涉嫌襲擊三名警務人員,包括咬斷一名偵緝警長的手指。他否認蓄意傷人等罪,案件今日續審。聲稱當日遭被告用雨傘襲擊的警司出庭作供,庭上三度用「穿著黃色反光衣、手持攝錄器材人士」指稱現場傳媒人員,避用「記者」一詞。警司又供稱,當日被告用長傘襲擊其頭部及手部,但坦言看不到被告向其頭部施襲的過程,只親眼目睹其餘襲擊動作。

時任高級警司、現任總警司梁子健供稱,當晚獲通知有同僚在商場內遇襲,遂帶同小隊隊員進入商場三樓支援。其後發現有同僚遭數十人包圍及襲擊,當中包括「若干人士穿著黃背心、手持攝錄器材」,亦有「若干人士穿著紅色反光衣」,另有身穿深色衣物人士指罵警員並且投擲雨傘等硬物。

梁續供稱,當他嘗試帶走與在場人士衝突的同僚時,被告杜啟華(24歲)突然手持長傘衝向他,並用傘敲擊其戴頭盔的頭部,力度頗大。他隨即上前追截,但被告繼續以長傘施襲,並將他推倒地上,然後繼續施襲。他遂用右手擋格,右手因而被襲兩至三下,其中一下擊中其右手無名指前端,使他疼痛得猶如被鎚擊打。他隨即指住被告,並起身繼續追捕,被告則轉身逃走,但其間從沒離開其視線範圍。

獲悉同袍斷手指 警司:好難過

梁子健追捕期間,偵緝警長梁啟業及一名便衣警上前協助制服,但被告的掙扎力度非常大。其間他聽到梁啟業大喊:「放開,咬住我!」起初他不知發生何事,至成功制服被告後,才獲梁啟業告知其手指遭被告咬斷,並向他展示傷口。梁子健直言:「我當時反應好難過。」即時安排救護車將梁啟業送院,但他不清楚梁啟業曾在現場尋找斷指。

梁子健續供稱,他起初沒有留意個人傷勢,直至撤出商場後,才發覺手指仍然疼痛,並且出現腫脹,遂前往醫院求診。他被診斷出右手無名指骨折,獲發7天病假。他自言是左撇子,現時右手無名指「仲有一啲特別感覺」,屈曲程度比以前差,指尖被觸碰時有少許麻痺。

警稱無用警棍壓被告頸 官指手枕壓頸

控方播放多條現場片段,其中一片段顯示被告遭梁子健等人制服在地期間,梁子健將警棍架在被告膊頭近頸位置。梁子健供稱,雖然根據影片,他將警棍垂直地架在被告頸旁,但他當時並沒刻意向被告頸部施壓,而且垂直警棍不能發力。法官陳仲衡問,片段顯示實際壓在被告頸上的,似是梁子健的「手枕」部位,而非警棍;梁同意,指受力點並非警棍。

梁子健在辯方盤問下供稱,他倒地前扭斷被告所持長傘的柄,但其間沒感到痛楚。辯方指梁倒地後,被告揮動長傘期間並沒擊中其右手。梁不同意,堅稱長傘碰到其右手手指,只是鏡頭沒有拍攝到。辯方又指,被告朝上方抽出長傘時,亦沒碰到梁的手。梁稱長傘或掃過其手指,但坦言案發時沒有確切感覺到,僅在短時間內感到右手無名指疼痛。

辯方續指,根據被告揮動長傘以及梁揮動右手的角度,長傘不可能擊中梁的右手。梁稱「可能係角度問題,唔敢肯定」。

散庭後,身為總警司的梁子健一改過往示威案中警員證人經大樓地庫停車場離開的做法,轉而經政府大樓地下側門離開。

控罪指被告當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擾亂公眾秩序、蓄意傷害偵緝警長梁啟業、襲擊警員葉卓軒,以及對梁子健加以嚴重傷害。案件明續。

【案件編號:DCCC788/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