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大裁員︱嘆國泰染紅告別大時代 工會前主席:整個香港都過咗

更新時間 (HKT): 2020.10.21 08:29

受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的國泰航空,今日公佈重組方案,首次大規模裁減空中服務員,對關笑華而言,沒半點意外,「國泰最叻就係趁火打劫」,更料乘機換血。她在國泰任職空姐36年,曾任「親善大使」,也做過「香煙女郎」,見證了國泰最輝煌的80、90年代,也領過軍與資方對簿公堂。

跟很多香港人一樣,關笑華曾以國泰感到自豪,「由頂峯跌到落谷底真係好可惜」,但下墮非因疫情而起,自去年以言入罪,染紅跪低,早已告別大時代,「我諗整個香港都過咗,唔單止國泰」,這名國泰工會前主席說來感慨。

記者 王家文

關笑華去年出版自傳《空姐長毛》回顧半生在國泰的歲月,記者笑說如果今年才出版應該會熱賣,至少讓千禧世代知道這家航空公司曾是香港品牌。1975年,她入職國泰當空姐,第一份正職,那時國泰只得波音707和三星兩種客機,主要飛東南亞,台灣、日本、南韓和星馬泰,長途機最遠才去到澳洲。

「嗰陣時飛澳洲係golden flight(黃金機),最正就係去珀斯。」今天香港飛珀斯不用8小時,當年沒直航,關笑華去足一星期,中途停印尼耶加達3日,津貼多,樂趣更多。有次她去到耶加達,外籍機師心血來潮,租架私人飛機去泗水玩一趟,瘋癲幾個晚上,再返回耶加達起程去珀斯,「嗰班機好好玩」。

她的年少輕狂正遇上香港經濟起飛的年代。國泰成立於戰後1946年,80年代起開拓多條國際航線,包括倫敦、多倫多以至歐洲多國。關笑華第一次飛倫敦是1982年,時值中英談判之初,吹起中國風,那幾年間,從倫敦飛往香港的航班上,公司規定每個客艙須安排一名空姐穿長衫迎接乘客登機,她都做過「親善大使」:「歡迎乘搭國泰航空前往香港」。

商務客艙也是80年代才引入。關笑華說,以前很多日本人來港經商,清一色男人,那時仍未禁煙,當客機起飛後,飲品未上,煙仔先行,「請佢哋食煙」,由年資最淺的兩名空姐負責。她亦做過「香煙女郎」,每程機開3包煙,薄荷、美國及英國品牌任君選擇,還送火柴,盒上是國泰標誌,「當係賣廣告」。但每次飛完日本她就頭痕,「落咗機,成頭成身都係煙味」。

跟她同期的空服員來自五湖四海,有菲律賓、泰國及台灣等,香港人只佔不足20%,「當時嚟講真係高尚職業」。她說,公司有不成文規定,身穿制服的空服員不能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士除外,「可能覺得太過招搖,全套紅色制服,又要戴帽」。舊機場在啟德,國泰會派車在九龍接送員工到機場,住港島則搭船過海於尖沙嘴天星碼頭上車。

為方便上班,關笑華曾搬到九龍城嘉林邊道居住一段長時間,舊居仍在,人面全非。她仍記得昔日抬頭看見飛機穿越萬家燈火,「我就知道呢架機係國泰」,惟獨國泰機師,飛慣飛熟,才有這份膽量,「我好鍾意睇夜晚landing(降落),香港夜景仍然係全世界最靚」。她笑說,有次降落時望出窗外,看見家中室友在看電視。

新機場於1998年7月遷到赤鱲角,告別啟德,也告別了國泰的風光明媚。當年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國泰先裁減760名地勤,再計劃向空服員「開刀」。當時關笑華是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主席,工會向公司提出1.97億元節流方案,大部份獲接納,雖沒裁員,但資方認為「瘦身」不足,首次向空服員推出自願離職計劃,亦即「肥雞餐」,最多獲賠償17個月糧。

2003年沙士疫潮期間,國泰實施無薪假,逾9成空服員參與。關笑華說,原本4周無薪假最終縮短1周,因為疫情過去,經濟復蘇得快,公司賺錢要緊,「拿拿臨叫人返工」;惟今次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近1年,全球航空公司復飛無期,國泰不能獨善其身,「大家都要面對嘅事實」,加上工會議價能力越趨薄弱,「完全係被動、無助」。

關笑華首次涉足工運是1993年,當時國泰不斷擴充業務,但人手不足,空服員要長期加班,資方更無理解僱3名空姐,終觸發長達17日大罷工。自此她加入工會做執委,1997年當上主席,多次與國泰對簿公堂,其中2005年控告國泰違約獲判勝訴,為受影響員工追討約3.5億元假期津貼賠償。

今年64歲的關笑華在國泰當空姐36年,2011年退休。曾見證過多條新航班起飛,她坦言,國泰擴充得越快,越失去人情味,自大罷工後,「所有嘢都已經改變晒」,勞資不再一家親,沒有互信,「一個員工只係一個number(號碼),已經冇晒identity(身份)」。

她說,去年時任港龍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被無理解僱,多名員工更遭以言入罪,公司籠罩白色恐怖,反映國泰早已染紅,向北京跪低。她估計,國泰會趁今次裁員乘機換血,「國泰最叻係趁火打劫」,故工會更要團結會員力量,迫使政府介入,否則打擊沉重,「如果唔團結,更加冇可能成功」。

國泰的電視廣告曾經有這樣一句旁白:「國泰係香港嘅航空公司」,那是關笑華最感自豪的80年代,「國泰名副其實係香港嘅airline(航空公司),由頂峯跌到落谷底真係好可惜,亦好可怕」。她說,昔日搭飛機非富則貴,今天卻普通不過,「空姐呢個行業亦冇以前咁矜貴,都係一份工啫」;時移世易,或許風光不再,「我諗整個香港都過咗,唔單止國泰」。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