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醫生寫週記:強制你檢測?(鄭志文)

更新時間 (HKT): 2020.10.23 02:00

在抗疫這大前提下,政府的權力非常大。可以去到幾盡?2009年衞生署署長曾根據香港法例第599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25條賦予的權力,向灣仔維景酒店全幢發出隔離令,以防止人類豬流感擴散。酒店內所有人被禁閉7天。今年的「599」,就更加可以限聚、強制戴口罩、禁止店舖營業、阻止入境,以至限制人身自由。

本周熱話,是強制檢測。傳聞政府考慮引用599,強制所有有病徵人士及疫廈居民等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務求及早找出帶病毒者,予以隔離及治療,控制傳播鏈。在非常時期,用重藥是可以理解。不過,在正常生活與阻止病毒傳播之間取得平衡很重要。過份擾民的一刀切式法例,實際執行上,可能出現反效果。例如之前的午飯禁堂食令,就被批評為超級離地。

假如是對某些市民作強制檢測,要留意幾項執行問題。首先,化驗室的檢測能力從來都是瓶頸位。之前的每日十幾萬檢測力,是靠外來人手加臨時加建的化驗室達至。而且檢測樣本要指定以拭子作遷就。現時為深喉唾液樣本作檢測的能力,必須作實際評估。別再出現之前看家庭醫生後,做檢測但要等10天才有結果的離譜情況。另外,現時檢測安排並不用家友善。唾液樣本收集時間,是星期一至六的上午十時至十一時。短短一個鐘,是上班時間。市民要交樣本並不容易。其實收集樣本,無技術亦無難度,要多加改善。還有,檢測期間,及一旦確診的工作和病假安排,也應該有法例明確保障。不然,做了檢測,卻丟了飯碗,自然令市民卻步。

平衡,從來不易。當我們準備強制檢測時,英國一群傳染病流行病學家和公共衞生科學家,在10月4日發表了「大巴靈頓宣言」,推薦「重點保護法」。 他們指「當前的封鎖政策無論在短期還是長期,都對公共健康產生了破壞性影響。結果是兒童接種率降低、心血管疾病惡化、癌症篩查減少和心理健康惡化。」重點保護法是「使死亡風險最小的人正常生活,讓他們通過自然感染增強對病毒的免疫力,同時加強保護處於高風險的人。」

電郵:drchengapple@gmail.com

鄭志文醫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