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閘拆一起三 狂砍樹霸地
「沙螺灣國」拓車路冇王管

更新時間 (HKT): 2020.10.25 02:00

10月1日除了是中共「國慶」,也是大嶼山沙螺灣村的「國慶」。當日村民鎖上大閘,截斷東澳古道,行山客望門興嘆。其實,「建國大業」早就開始,有人數月前開始佔用官地,擅自擴闊山徑行車。有保育團體早在上月初已向政府部門投訴,但官僚反應遲緩,任由「國道」成形。本報親探「沙螺灣國」現狀,發現「國道」行車已經通行無阻,王國卻越變越「獨立」,橫亘古道的鐵閘拆一起三,相當勇武。記者調查又發現,地產商早就囤積當區大批土地,國道的最大得益者,或許並非土生土長的村民。

記者:劉詩敏 關冠麒

攝影:何量鈞

東澳古道連接東涌和大澳,途經沙螺灣村、深石村和深屈等地,由東涌至深石村的一段,車輛過往無法通行,沙螺灣村對外交通只得渡輪。月初的封村事件,卻揭發了有人擅自擴闊公家路。

為了解新開僻的車路狀況,記者嘗試找「藍的」由東涌經嶼南道駛往沙螺灣。但前後詢問過三名的士司機,全部只肯駛到深屈。司機透露,深石村路口設有鐵欄,只供緊急車輛進入,根據「行規」不能再前進,而深石村至沙螺灣村則為行山徑,車輛無法駛過。惟記者在深石村村口下車,卻發現鐵欄已被拆毀,亦見一輛銀色私家車駛入。

記者繼續步行前往沙螺灣村。由三山國王廟開始,本來完整的石屎路,變成新舊不一的石屎痕迹。對照Google 2013年的街景圖,道路明顯變得更寬闊,本約1.3米的行人路被擴闊至2.5米以上,足以讓車輛駛過,有石屎小橋亦被改闊近一倍。

立「私人重地」牌拒遊人

接近沙螺灣村,部份新開僻的路面仍未鋪上石屎,只有黃泥地。有山坡被整塊削走,斜坡保護網被剪走,遺下大量木頭和廢料。沿路至少有十數個避車或泊車處,相信同樣靠砍伐樹木夷平土地而成。政府的反制措施卻似乎只有豎立多塊「政府土地」告示牌在路旁。

抵達沙螺灣村後,記者重遇由深石村駛入的銀色私家車,換言之,沙螺灣往來羌山、嶼南道的車路已經打通,被擅自擴闊的道路長約一公里。村內開始有大興土木迹象,幾乎所有街道已擴建至車輛可駛至的闊度。村長家對面的土地被移平,有人駕駛小型起土機在地上挖泥,村民說是應住戶要求「整靚返塊地」。對比去年9月的衞星圖,村內多幅土地現已被開墾為農地或夷平。

雖然對外交通靠強行開路獲得改善,但沙螺灣村反變得不想對外交流,儼如「獨立王國」。月初引發「封村」爭議的鐵閘雖已被地政總署拆除,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另外三個分別位於村的東面往東涌,西面往大澳,以及北面鄰近沙螺灣碼頭的新鐵閘或欄杆,鐵閘上又有帶刺鐵絲網,旁邊豎立了「私人重地」警告牌。雖然鐵閘未被鎖上,但村民未來隨時可「全面封村」。

過去兩年,沙螺灣村曾兩度和藝術團體「誇啦啦藝術集匯」合辦藝術節,當時村長李秀梅聲稱要藉此復興沙螺灣,吸引遊人入村,又邀請了英國藝術家為村建造一座藝術裝置「千里眼」作地標。如今千里眼已倒下,遺下「屍骸」。「誇啦啦」回覆本報查詢時稱,千里眼是被颱風吹塌,不會重建,暫時亦未有再度合作的想法。

平日留在沙螺灣村的居民稀少。原居民張先生對非法開墾車路的質疑沒有直接承認,只表示以往暴雨後山泥塌下,阻礙村民出入,政府派人修繕需時,才自行清理。他投訴說,其母親曾在村內暈倒,逾一小時方有救護人員到場,批評政府對村民開路需求不聞不問。記者問他是否因此才「自己用方法」令救護人員可直達村內,他對此表示同意,「落大雨清理開就清理埋,唔係特登去做」。

守護大嶼聯盟召集人謝世傑早在今年8月尾已收到非法開路的舉報,當時沙螺灣村附近的路段仍在擴闊中。他9月初去信政府反映問題,惟政府未有即時處理,讓村民有空間打通整條路段。

他批評當局執法不力,「踢一腳先行半步」。他又質疑開路接駁救護服務的說法,「𠵱家私家車出出入入,死咗火停喺中間咪又係阻救護服務,根本自打嘴巴」。

不過,有村民向他表示車輛出入令路段變得危險,開路並非所有村民的共識,「又話遊客(踏)風火輪,喺呢條路揸車又安全啲咩?」

環團憂影響蝴蝶生態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直指被開墾的路段「好誇張,完全面目全非」,而深石及沙螺灣村一帶的環境與蝴蝶熱點䃟頭相似,大規模砍伐木林會影響當地蝴蝶生態。他認為政府應勒令相關人士修復路段,並以「發展審批地區圖」加強管制其發展,根據《城市規劃條例》檢控非法開墾人士。

地政總署回覆稱,接獲有人非法擴建通道及佔用政府土地的投訴後,曾多次視察和調查,惟暫時未發現有人在現場進行違規工程,稍後將會安排保安人員定期巡察,亦已把懷疑在政府土地上違規削坡、以及移除植被事宜轉介相關部門跟進。離島地政處會繼續留意沙螺灣村的情況,如發現有人違規進行挖掘工程或非法佔用政府土地,會按有關條例調查,並考慮對提出檢控。

記者先後前往沙螺灣村村長李秀梅的住處及位於荃灣的辦公室邀約訪問,但至截稿前未獲回覆。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