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繁榮穩定成空談 中共治港無長策(方圓)

更新時間 (HKT): 2020.11.05 02:00

中共十九大五中全會發表的公報,把對港澳政策省略成「繁榮穩定」四字,老調空泛,無的放矢,對於一份把計劃做到2035的國家發展大綱來說,未免潦草搪塞,不成體統。中共對港澳如此缺乏關注,缺乏想像,缺乏規劃,對一個執政黨來說,又未免不負責任。

這種漠視證明兩件事:其一是中共麻煩纏身,千頭萬緒,港澳問題退居無關宏旨的地位;其二是中共對港澳問題拿揑不定,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

自去年以來,美中關係惡化,西方國家成圍堵之勢,中共由早前的內循環演化為內外雙循環,大政方針不少破綻,正苦於左右為難;而大外宣、一帶一路、2025、千人計劃等等擴張大計,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敗,收拾殘局頗費心機,因此,港澳問題在複雜嚴峻的大環境下,便顯得無足輕重,惟有應酬一下,聊備於無——這是其一。

自去年以來,香港經歷前所未有的動亂,社會嚴重撕裂,官民關係惡劣。國安法加上疫症肆虐,市面的暴力衝突雖然絕迹,但民間積怨深化,社會氣氛詭異,香港國際地位一落千丈,已難以逆轉,中共束手無策,惟有拖字訣,先把問題擱置——這是其二。

進難退更難 惟有觀望

「繁榮穩定」四字,穩定是繁榮的基礎,繁榮是穩定的保證,二者本可相輔相成,可惜中共把「一國兩制」玩成世紀大謊言,官民離心離德,衍化成激烈的社會衝突。中共一不作二不休,實施血腥鎮壓,結果騷亂成常態,國際金融中心變成動盪中心,幾乎一夕之間,穩定與繁榮均付諸東流。

香港的繁榮一去不復返,穩定隱患在深處。鑑於中共的毀約和擴張,美國與西方世界不再承認香港的一國兩制,香港失去特殊關稅地位,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香港人消極抵抗,政府成千夫所指,社會失去凝聚力,外資與外國機構撤離,生意難做,市面蕭瑟,內外環境急速惡化。

國安法大石砸死蟹,中共誤以為嚴刑峻法可安社會,其實那種「安」只是假象,人民不歸心,政府無威信,東方之珠每天都在自我損耗。抗爭市民內心不服,情緒低落,公義被踐踏,手足被秋後算賬,港人以義憤填膺,以詛咒度日。與此同時,商界與專業界被國安法打殘,一國兩制毀壞,未來日子凶險,愛國愛不下去,不愛國又難以自處。而建制派內部也四分五裂,林鄭剛愎自用,政黨各有各彷徨,沒有主心骨,失去方向感——亂世當前,香港卻一盤散沙,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官民均望天打卦。

中共對此困局心知肚明,但中共也無解困良策。國安法鎮壓了反抗,若繼續以嚴刑峻法壓服港人,則將永遠喪失與香港人和解的機會,若放低身段與港人和解,又擔心局勢再度失控。另一方面,林鄭月娥已成中共負資產,留她一日,對中共損害益深,但棄一卒容易,補一卒難,放眼官場內外,靠得住的人不多,能用命的更少。林鄭成香港毒瘤,切之失血,不切則傷及性命。如此局面,進也難退更難,惟有觀望再作道理。

當下民主派怨恨日深,建制派各自心散,官民成陌路,警黑稱兄弟,社會無共識,發展無長策,如此不死不活拖下去,繁榮從何而來?繁榮無望,穩定更成懸念了。

鎮壓下平靜 詭詰難測

穩定本來是好事,但要看穩定在甚麼基礎之上。穩定在政通人和之上,那種穩定根基深厚,是可持續有前景的穩定。相反的,穩定在嚴刑峻法之上,穩定在踐踏民意玩忽民心之上,那是靠不住的,是隨時會被摧毀的穩定。

中共與林鄭月娥都以為國安法之下,動亂止息,社會恢復穩定,繁榮自可期待,這是很幼稚的誤判。當前平靜詭詰難測,遠天雷聲隱隱,頭頂烏雲密佈,時間拖得越久,風暴只會來得越凶險。

中共周身唔聚財,只好把港澳問題懸空,「繁榮穩定」徒托空言,茫然四顧,路在何方?

方圓

周一至周六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