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環變負資產 廚房佬無悔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2 02:00
施景騫

39歲的施景騫隨意束着一頭長髮,說話粗聲粗氣,總愛叼着一根香煙吞雲吐霧,與典型的廚房佬沒有分別。但只要他戴上「V煞」面具,身披美國國旗,手持名叫「任劍揮」的鐵湯勺,他又變回大眾所熟識的「理大廚房佬」。

去年11月12日,施景騫下班後,帶着「任劍揮」來到中大飯堂的廚房,為抗爭者煮飯。任職廚師12年的他,視煮飯為他的抗爭方法,「我打又唔係叻過人,做前線唔及年輕人,咁不如喺大學入面提供嘢食,我覺得咁係更能發揮自己。」至16日,中大之戰完結,他跟隨一眾手足轉移到理大,繼續為他們煮食。

指刻意扮暴躁保安全

來到邵逸夫樓,看到外面張貼了「招聘廣告」,再走進「抗爭飯堂」廚房,當時已有超過50人埋頭工作。理大人頭湧湧,廚房內的他們不敢怠慢,「最高峯時師傅係咁炒嘢,真係炒極都唔夠派唔夠賣,每餐要serve幾千人。」他於是在廚房幫忙「執頭執尾」,忙得連手機也沒有時間多看──一直至17日晚上,有手足進入廚房告訴他們,理大被重重包圍了。那時,施景騫先是着急。他本來打算翌日如常上班,突然被迫曠工,他自覺有點不負責任,但同時他又鬆一口氣,「反正圍住咗,我哋就戰鬥到底!」

起初眾人無懼封鎖,鬥志依然旺盛。然後,廚房逐漸變得冷清,只餘他和數人留守,有人要吃飯,他就馬上起來煮飯。再然後,廚房只餘下他一人。他不清楚外面尚有多少手足,但他已經熟習了廚房的運作,一小時就可以煮出數百人份量的飯菜。但他逐漸發現,他端出飯堂的飯菜,似乎已無人問津。此時他決定踏出飯堂──這是11月21日,理大圍城第四天。

這時的理大已是人去樓空,杯盤狼藉。施景騫不覺孤單,從一開始他就承諾,他要留下來,「煮到最後一個需要食嘢嘅人」。至23日,理大學生會指校內已沒有理大學生,他相信仍然堅持留在理大的手足可以照顧自己。任務既已達成,也是時候離去。於是,他聽從「袁師母」陳錦美的游說,離開理大登上救護車。他被送往東區醫院精神病房接受治療,28天後始出院。

從此,理大廚房佬精神不穩的謠言不脛而走。多名理大抗爭者和記者都說,他在理大期間行迹可疑,對人惡言相向,甚至曾手持鐵筆與記者起爭執。患有躁鬱症多年的施景騫解釋,他並非精神有問題,只是在理大刻意飾演一個「暴躁、憤怒、有攻擊性的人」以保安全。

然而癲狂形象已經深入民心,「就算係支持我嘅人,佢哋望我嘅目光都係:『呢條友真係慘啦,係黐線嘅!但佢都係有義氣有愛心嘅,都係手足嚟嘅!』冇辦法啦,你做過一啲嘢,就要自己承擔後果。唔無辜,但遺憾囉」。

三度被人認出解僱

事隔一年,施景騫依然無法洗脫「黐線佬」的形象,也因為意外成為有名有姓的抗爭者而飽受壓力。抗抗爭者光環切切實實打擊到施景騫的生計。出院以來,他重新找工作。出於尊嚴不想依靠同路人幫助的他,在求職路上屢戰屢敗。「試過三次,見完工請咗我,唔認得我嘅通常都係藍絲同港豬。做到第二、三日,就會有客或夥計提醒老闆:『喂呢個廚房佬嚟喎,你怕唔怕呀?』」最近,他終成功找到第四份工作,「人工係低啲,但仲未畀人炒,第一次係做超過一星期!」

訪問當日,這個要面子的大男人仍為下個月的房租憂心。「呢個光環對我嚟講絕對係負資產。」他無奈苦笑,卻從未後悔成為理大廚房佬。傘運當年,因為投入抗爭而與家人和妻子斷絕往來,從此孑然一身的他,早已決心拋下一切,為香港戰鬥到底。對他來說,如今只是香港抗爭的低潮期,只要香港人繼續保存抗爭之心,抗爭就不會有終結的一天。「理大廚房佬呢個角色,就係想話畀人聽: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識嘅嘢,守返自己嘅專業道德;即使受到壓迫,自己仍然堅持自己嘅身份,唔妥協,唔跪低,咁已經係一種抗爭。」身為廚房佬,他也會一直緊握他的「任劍揮」:「如果再有任何戰役需要食物,我又有任何方法可以死到去,我都會繼續做一個廚房佬。」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