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妻索半數薪金 10年累積670萬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4 02:00
陳慧文

【本報訊】案發前約三個月張祺忠簽訂一張欠單,稱欠妻子670萬元,須即日提供期票。張昨解釋來龍去脈,他在大學的薪金約為10萬元,妻子稱一半屬於她,欠單金額為過去10年累積,「佢就話我欠緊佢嘅,要寫張欠單證明我欠緊佢錢。」張指案發前半年妻子已曾用相同理由,索取600萬支票,案發前又索取400萬支票。他沒有過問用途,他理解妻子不會使用,就算使用他的戶口也不夠錢。

開600萬支票證明欠款

辯方昨透露,張和妻子共同擁有五個物業,其中三個位於半山區,靠放租供樓。張和妻子多個銀行戶口加起來,只有50萬元現金。大狀問張對自己財政是否滿意,張稱滿意;至於是否富有,張說:「收咗租攞咗去供樓,有現金流入就唔係話真係好有錢嗰種,資產上囉。」張指妻子有投資股票,妻子有賺錢並覺得自豪。

前年5月31日張和妻子簽訂欠單,記錄張欠妻子670萬元。張供稱,欠單是當日妻子要求簽訂,他不覺驚訝,因同年2月妻子已提出類似要求,指他一半薪金屬於她,「嗰時我就開咗張600萬支票畀佢嘅,點解要支票呢,佢話揸住張支票證明我欠咗佢。」

欠單註明若張不即日存款,下個月就要還770萬元。張解釋多了一百萬元,因他沒有支票簿在身,妻子很憤怒,吩咐他添加條款,他雖覺不合理,但沒有爭辯,「佢話要寫咪照寫落去囉。」他即日回辦公室拿支票簿開票,免妻子再發怒。

據銀行職員早前供稱,張的妻子案發前開戶口,提供400萬元支票作存款,稱是丈夫給她買囍帖街物業。張昨表示當時沒打算買樓,因要付雙倍印花稅,而且應無法通過壓力測試。張說前年8月15日深夜睡前,妻子叫他開支票,他沒詢問用途,「因為2月同5月佢叫過我開支票㗎嘛,今次就唔問佢喇,因為佢就會鬧返轉頭:『你爭緊我錢㗎,唔好扮嘢啦你!』」他覺得妻子不會使用支票,因之前也沒用,後來得悉今次有使用但彈票。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