嗌交遭踢落床 圖拿拖鞋離房 
想妻收聲 張祺忠摸電線起殺機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4 02:00

【本報訊】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殺妻藏屍,辯稱受挑釁下誤殺,昨在庭上親述未為人知的殺人經過。張稱就寢前與妻子為家事爭拗,妻子批評「靠你揸兜都得啦」、「冇我你邊度買到樓」,結婚三十載首次動武,踢他落床。他本想在床底拿拖鞋離房,不料卻摸到電線,腦海想着「咁多嘢講吖嗱」,盛怒下勒死妻子,「箍咗上去之後,跟住我就唔知發生咩事喇。」他既驚怕又無地自容,把屍體塞進行李箱放在兒子房外後,獨坐床上到天明。

張祺忠(56歲)供稱,前年8月16日與妻子陳慧文用膳後,晚上9時回家,情緒正常。女兒回來後與妻子就清潔廁所問題爭執,事緣張和妻子早前把兒子家中廁所的廁板,與出租物業的廁板調換,案發同月初換回,惟兒子不滿別人留下污迹而去弄髒女兒廁所作抗議,用膠紙封起馬桶並擠朱古力醬。女兒認為妻子導致兒子發怒,叫她清理,但妻子自覺沒責任。

張指女兒拿晾衫架撞妻子房門,又擲膠條,還把妻子從房間拉出來。張認同妻子有責任清潔,但沒介入。他其後外出開會,近午夜12時回家,得悉女兒「拎住大包細包出咗去」,覺得妻子令女兒深夜出走,暗自發怒。

女兒深夜出走掀爭拗

刷牙洗面後張回到睡房,妻子在看劇集,他坐在床邊用電話。他們習慣睡前喝飲品,張倒橙汁給妻子後回房關門。稍後他見妻子錄語音短訊給女兒,用不友善語氣命令:「變咗味喎,攞返去換錢啦,攞返張單返嚟。」張頓感不滿,質問:「個女見屋企橙汁飲晒就買過返嚟,惠康冇飲開嗰隻牌子,你做乜鬧佢呀?」又謂:「你係咪想鬧到佢以後都唔返嚟吖?」

妻子反擊問張為何不制止女兒打她,張反問妻子為何不清潔廁所,妻子指是張不肯換回廁板,張辯稱沒理由打擾租客。妻子埋怨張「咩都唔理」,張自言有打理出租物業的廁所,妻子謂:「你咁叻你做晒,屋企啲嘢我唔理喇,我走喇!」張回敬:「走咪走囉!」然後準備就寢,背對妻子。不久妻子說:「你就想,整好晒啲嘢就想我走,你走先啱呀,冇我,你邊有咁多間屋呀?」張回應:「你公道啲好喎,我用人工你先買到樓咋喎。」妻子續批評「打份工好叻咩」、「靠你揸兜都得啦」,最後說「走啦你」,伸腳大力推張落床。

辯方大律師問張有何反應,張說想去另一間房睡覺,惟伸手到床下底拿拖鞋時,「冇搵到拖鞋,但係就摸到條電線。」接着他心想「你咁多嘢講吖嗱」,遂拿起電線,踏回床上。妻子背向他坐着,再罵:「我叫你走呀,返嚟做乜呀?」張自言怒火中燒,「個腦諗住,仲係咁多嘢講吖嗱」,上前用電線勒妻子頸。「箍咗上去之後,跟住我就唔知發生咩事喇。」張稱無法回憶有否發出聲音,妻子有否掙扎;只記得妻子倒在床上,電線圈着頸項,頸後不知怎樣已扭出一個結,但肯定沒用鉗之類工具。「我係咪勒到Tina暈咗呢?咁我就嘗試倒轉方向想解返個結。」惟解結時電線斷掉。

張驚見妻子沒動靜,雙眼閉上,心想:「吓,整死咗人?」頓覺無地自容,不想被人知道,「因為……整死咗人好大件事㗎嘛。」大狀問張如何善後,張說想收藏屍體,因到早上,留宿的妻子胞妹就會找妻子;他沒報警因必然曝光。他找東西收起屍體,因妻子胞妹睡客廳,故不能搬動客廳行李箱。他發現隔壁兒子睡房外有行李箱,便取回房間放入屍體,擺回原位。當時估計凌晨2時,他坐回床上「唔知做乜好」,間歇地淺睡和坐着,一路到天光。

警方從張家中搜出卷裝電線和鉗等工具,張昨指妻子曾上課程學習鋪設電線,要考試安裝電燈和電線,他買工具給妻子練習,妻子隨處擺放。辯方向法庭展示妻子戴着白頭盔練習的照片。審訊下周一續。

案件編號:HCCC292/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