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祺忠殺妻案 控方質疑結婚30年來應已習慣妻子不合理言語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6 17:48
被告張祺忠

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被控謀殺妻子藏屍,案件下午續審。張早前供稱,妻子與他爭執時用上侮辱字詞如「仆街」、「食屎」等,勒死妻子前也曾遭類似辱罵。控方今盤問張時指出,結婚30年來,張理應已習慣妻子的不合理言語,質疑張聽到「仆街」此等尋常俗語時應不會感羞辱,而聽到妻子說「靠你就揸兜」也不會有「崩口人忌崩口碗」之感,因為事實上妻子要依靠他,而且沒有「揸兜」。

控方問張有否叫過妻子停止羞辱,張稱沒有直接說過,「不過我自己嬲,或者佢都睇得出嘅」,又謂「我嘅做法就係就件事過咗去就完咗囉,學你話齋,冇認真搵辦法正視嗰個問題」。

張祺忠:唔可以話慣咗,不過係我嬲完之後改變唔到啫

張形容妻子喜愛挑剔和指示別人,近年挑剔的事物更增多。控方認為,張對於妻子的不合理指示或指控,理應早已習慣。張不同意,稱:「唔可以話慣咗,因為我係會嬲嘅,不過我嬲完之後我係改變唔到啫。」控方指妻子自30年前初相識時,已是指指點點,張指:「其實早期係冇咁多指點,冇咁多批評㗎。」

控方質疑,張根本不會覺得妻子的用詞侮辱,例如妻子指他工作繁忙卻不求升職,責罵「咁你仆街啦」,只是抱怨他工作太多,何況「仆街」是香港尋常俗語,連粗口也不算。張則說妻子的確有抱怨他工作多,而「仆街」的意思要視乎情況,如果他解釋不能隨便安排升職就被罵,「我覺得係一種侮辱嚟」。

至於是否粗口,張表示不懂定義,但認為:「咁如果有個中學生喺學校講嘅話,佢肯定會俾人記過。」控方續指,張讀男校長大,張稱是。

張又指妻子會說「靠你揸兜都得喇」,控方質疑張既是家庭支柱,妻子實際上依靠他生活而沒有「揸兜」,按道理張不會有「崩口人忌崩口碗」之感。張則指有其他性質的侮辱,因為他拿薪金買樓,與妻子共同處理放租事務,但妻子似是覺得全是她自己的功勞,「即係我自己付出嘅心機時間呢,佢就抹殺咗,所以我先會感受到嬲,受到傷害」。

「我自己係唔覺得自己廢,不過咁樣俾人鬧就唔開心喇」

對於妻子說他「廢」,張不同意控方指無損自尊,「我自己係唔覺得自己廢,不過咁樣俾人鬧,我就唔開心喇」。

對於張自言越來越容易發脾氣、工作時會為以前不介懷的事動怒、對妻子的責罵也多了發怒和反駁,控方指精神科專家曾與張的一位同事會談,控方質疑張與該名同事共事10年間脾氣一直相同;張不同意。張早前又以責罵某同事為例,說明自己變得易怒,控方指張並非不能控制脾氣,只是不去控制,故意發洩;張否認。

控方續問,張有否向親友或同事透露過有抑鬱、欠缺動力、對事物喪失興趣、記憶力衰退等問題。張說沒有,不過同事應該注意到他記性變差,而他案發前過了限期仍無法完成批改試卷,「唔知做乜呢,改極都改唔晒」,要一反常態由同事協助將分數輸入電腦。

賺取租金不夠支付按揭供款

控方又針對張祺忠供稱妻子以享有他一半薪金為由、三度向他索取數百萬元支票之說盤問,質疑張有否向妻子提出疑問,又有否表明自己沒錢兌現支票,以及為何要簽欠單或有否想過取回支票等等,張一再重申因為妻子會發怒,所以他沒多問就照做,他理解妻子只求持有支票「證明」他欠錢,沒有意圖使用。

張同意自己流動現金不多,月入10萬元,出租4個物業每月賺取10萬元租金,不夠支付13萬元按揭供款。控方庭上透露,張案發時期每月要償還不同貸款,包括2011年借的50萬元,以及2016年分別借的76萬和40萬元。

張被控約於2018年8月17日謀殺妻子陳慧文。張否認謀殺,但欲承認誤殺,不為控方接納。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HCCC292/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