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父消瘦脾氣變差 被捉弄突露煩厭 
張祺忠子:母批評唔係好fair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9 02:00

【本報訊】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稱遭激怒下失控殺妻,辯方昨傳召其子作證。兒子指案發前一兩年父親消瘦,情緒起伏變大,以往父親不介意被他作弄,也突然面露煩厭。他曾見證母親與父親爭執,指父親收入不高,全靠她投資賺錢才不致「揸兜」。被問到對母親所言有何感想,他坦言覺得不太公道,「唔係好fair」,「我自己覺得我爸爸個收入唔會好似佢講到咁差。」

任職牙醫的張思博昨出庭作供,自言與父親張祺忠關係很好,遇上工作和學業問題會問對方意見,日常生活父親很照顧他,例如為他煮早餐和接載上班。父親從不體罰,母親陳慧文則會用藤條管救,但他和母親關係同樣良好。

指母親愛變卦 逼人跟從

張眼中母親性格熱情,易交朋友,關心身邊人,但心直口快,「好容易講咗啲嘢令到人唔鍾意或者唔啱聽。」例如母親向外婆解釋不做運動會有何毛病,「婆婆會覺得佢話緊佢、咒緊佢咁,就會好唔高興。」

張同意母親意志很強,會盡辦法令別人跟從她的意見,「通常佢就要係咁煩住我哋,要我哋跟佢方法為止。」他指母親較多與娘家家人爭拗,往往由母親所言引發,母親有時會罵人「仆街」、「你去死啦」、「冇用」、「廢」之類。

他續說,母親經常改變主意,然後期望別人跟隨其計劃,例如有次一家帶寵物狗去絕育,到獸醫診所後母親臨時變卦,「我哋都有表達過佢咁樣轉嚟轉去,我哋都唔鍾意」,但母親依然故我。

對於父親為人,張形容友善有禮,樂於助人,有時宿舍學生深夜求助,父親也很樂意幫忙。張指案發前一兩年父親消瘦,曾經大病,而且工作多,「睇得出佢都好攰嘅」,情緒起落也變大,易了發怒。

例如他過往會整蠱父親,「因為爸爸頭髮比較少嘅,飲水嘅時候會灑少少水喺佢頭頂度」,父親一向不介意,笑笑口像跟他玩。惟2018年有次父親表現煩厭,令他有點意外和嚇到,自此不再這樣做。

張祺忠供稱不時與妻子爭執,張思博指案發前兩年父母爭執越來越多和激烈,父親很少反駁,多數會行開冷靜。有次出門,母親在父親開車時,不停要求改為給他駕駛練習,結果父親在巴士站突然落車走開,叫母親和他決定好再算,「睇得出佢係好嬲咁嘅樣。」

張續說,母親熱衷投資股票,與父親爭執時曾指父親收入不多,若非靠她投資便會「揸兜」;有時更會在親戚聚餐時提起,自言靠她投資家庭才能過活。張指父親通常不反駁,「但睇得出佢反應有啲唔鍾意呀,有啲嬲咁。」他覺得父親收入沒那麼不堪,母親的批評不太公道。

張祺忠早前承認個人流動現金緊絀,他昨繼續作供時,辯方指出其五個物業加起來的資產淨值至少有1,600萬元,財產狀況健康,沒有財務問題,張祺忠同意。審訊今續。

案件編號:HCCC292/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