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話講人話 做新聞守護者(楊健興)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1 02:00

雷薩(Maria Ressa)是菲律賓「拉普勒新聞網站」(Rappler)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被形容為菲律賓的「新聞守護者」,6月15日她被裁定網絡誹謗罪成,面臨6年監禁。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安排了一套紀錄片《A Thousand Cuts(永筆言敗)》,講述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台後走向極權統治,以「假訊息」、法律訴訟打壓媒體,獨立敢言、批判性媒體Rappler的雷薩成為眼中釘,雷薩與約100人的編採團隊面對威脅,拒絕沉默,無懼頑抗。電影節日前安排雷薩出席一場映後分享會,她說香港也面對惡法(港區國安法),寄語新聞工作者新聞自由要繼續報道真相,真相可燃亮社會,認為正確的要堅持。

香港號稱國際金融中心,享有各種自由,但新聞自由近年持續倒退。根據無國界記者2020年全球新聞自由排名,香港再滑落至第80位。香港曾一度排名第18,菲律賓在2020年的調查排名為136。自去年6月反修例風暴演化成社會運動,中央政府進一步收緊香港自治權,訂立港區國安法,在議會內外全面清剿民主派,並已開始打壓專業界別,包括教育和傳媒,以弱化公民社會,無力抗衡以強權管治的特區政府。

經過一年多的社會運動,中央官員公開表示已「忍無可忍」,決意不惜付出高昂代價,全面整頓香港,全方位打壓傳媒,特別是獨立敢言媒體,控制對政府不利消息,更有效操弄輿論,親中人士所謂的「重奪話語權」,是重要一步。香港與菲律賓在很多方面截然不同,新聞工作者所面對來自掌權者的壓迫,爭取專業獨立自主的困境,卻何其相似,這是香港和國家的悲哀。

反修例示威衝突期間,警方不斷以現場有大量穿印上「記者」背心人士,指有「假記者」「搶犯」、「阻礙警方行動」,難以識別記者為藉口,由前線警員公開指「要有記協證件」,只短短不到幾個星期間作180度轉變,DQ記協發出的證件,改寫警察通例內「傳媒代表」定義,以政府新聞處的一套發佈政府新聞稿系統作界定,一方面是封殺校媒、網媒、公民記者和自由身記者,另方面是要矮化記協、質疑其專業代表性,為未來整頓傳媒清除其中一個障礙。

警方一手收緊誰可在現場,另一手用更多「橙帶」,把公眾地方劃為「封鎖區」,只容許在政府新聞處名單內媒體的記者採訪,盡量減少現場記者數目。記者角色是公眾耳目,少一個記者,少一對耳目,真相更難全面展現。

查冊隨時變入冊 寒蟬效應

政府運輸署等部門去年開始收緊查車牌等安排,明顯是針對記者透過查冊,追查真相,揭露不法、不公義事情;本月初,警方拘捕香港電台電視部《鏗鏘集》編導蔡玉玲,上周被正式控告兩項明知作出虛假陳述,違反《道路交通條例》,「查冊」隨時變「入冊」,造成寒蟬效應,令自我審查問題進一步惡化。

周二,港府舉辦基本法頒佈30周年論壇,中央官員宣稱香港將進入新時代,由亂走向治,有建制評論指中央在政治上對香港撥亂反正工程,要做各方面的改革,一個核心是以愛國愛港者治港,要撥亂反正的四大領域是法律、媒體、教育和青年。8月底,特首林鄭月娥接受鳳凰衛視訪問,她預先警告將針對教育、公務員、傳媒,要「撥亂反正」,教育方面要透過宣傳及教科書,加強學生國家觀念,另外要嚴格管理公務員,不能容忍公務員參與反政府行為。她指傳媒要撥亂反正「不容易」,希望傳媒「自己來處理,怎樣可以做到比較客觀持平(報道)」。

林鄭打開口牌,希望傳媒「自己來處理」,是否暗示業界未能「客觀持平」,政府便會出手處理?

新聞工作者有別與傳統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律師、會計師,沒有特定專業資格規定,但新聞工作者信守專業操守、基本價值、專業自主,是與其他專業共同守護的核心價值,目的並非為保住自己利益,而是確信不偏不倚履行職責,不因政治干預、施壓而妥協退縮,作自我審查,為權貴塗脂抹粉、弄虛作假,是專業界別的責任和對社會的承擔。

面對制度規矩被政權破壞,社會瀕臨崩潰,新聞工作者及專業界別更有責任維護社會基本價值.堅持向政治干預、打壓說不, 對政權踐踏專業、互相攻訐說不,守護專業,做新聞守護者,講真話,講人話,不自毀長城。

楊健興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