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民主無罪 支聯會絕不退縮(李卓人)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1 02:00

日前,被視為中共護法的北京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政協研究協會理事田飛龍在報章撰文,指支聯會違反三條本地法及《港區國安法》,是「政治顛覆性組織,以愛國民主為名,勾結外部勢力的顏色革命」。 田飛龍將所有可以想像到的指控,極盡栽贓誣衊的能事,一副要置支聯會於死地的兇相。講到盡、屈到盡、嚇到盡的凶神惡煞,目的只有一個:製造恐懼,脅迫港人退縮和自我設限。這是過去一年中共慣用的伎倆,不斷移動紅線,又突然掄起鋼刀,以收威嚇震懾的效果。對支聯會來說,你有你的底紅線,我們有我們的堅持。支聯會堅持爭取民主無罪,堅持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丶平反八九民運丶追究屠城責任丶結束一黨專政丶建設民主中國」,不退縮,不放棄,一如既往,抗爭到底。

田飛龍對支聯會的所謂「違法指控」,根本並無事實或證據,只是以政治打壓先行定調,然後想方設法搜羅證據,達到定罪裁決的政治目的,將「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卑鄙手法無限發揮,這正是現時中國司法制度的特色。 中共政權從來就是由黨先作政治定性,拘捕丶檢控丶審訊只是純粹配合而羅織罪名。最好的例子,遠的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只是呼籲聯署《零八憲章》,要求民主改革便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囚11年,最後死於獄中。近的有張寶成,被指控於2018年8月至2019年5月期間,發佈逾2,000條辱罵國家領導人、反黨反政府等網上訊息,以及散發一條關於涉及暴力恐怖和極端主義的視頻,因發放推特和視頻便被定罪,判監三年半。

田飛龍身為中國法律專家,惡意誣衊支聯會的推理邏輯,就是將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司法制度強加於香港特區。本來香港的法治制度奉行普通法的「無罪推定」原則,一切講求證據,但是中共已撕破一國兩制的虛假面具,粗暴地將中國特色的「欲加之罪」取代「無罪推定」。事實上,警務處和律政司已相繼淪陷,先行政治濫捕和濫控再收集證據定罪,已成為其運作常態,香港人只有期望法庭方面嚴正把關。中共破壞香港法治的魔爪正伸延至司法制度。港澳辦張曉明聲稱要改革香港司法制度,最近中共開動輿論機器猛烈攻擊法官的裁決,否定三權分立,就是為向司法制度開刀而磨刀霍霍。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就是自由丶法治和民主,中共卻一直虎視眈眈,伺機侵蝕破壞。現時正是這兩種法治觀念的正面交鋒衝突,香港人退無可退。

危害國家安全是政治打壓萬能匙

田飛龍的指控唯一可以令我認同的,就是他直指支聯會的「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網站」是要搶奪歷史話語權,傳播煽動性的歷史訊息。原來在田飛龍眼中,六四屠城就是煽動性歷史訊息。其實,煽動者就是命令軍隊動用坦克和槍彈鎮壓手無寸鐵人民的暴政當權者。支聯會的六四紀念館,正是要守護記憶,從謊言連篇的政權手中重奪歷史話語權,還原歷史真相。田飛龍將網上六四紀念館說成危害性比實體紀念館更大,聲稱數字化建設中無法避免與外國或境外勢力進行資金、資料、輿論宣傳及技術層面的深度合作,因而仍有機會觸犯《國安法》的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究其實,網絡世界本質上就是不分國界、全球化的訊息流通,這是現代科技的基本知識,難道一上網就等同勾結外國勢力嗎? 那麼,所謂「危害國家安全」果然是政治打壓的「萬能匙」!

面對威嚇,很多傳媒和友好會問支聯會驚唔驚?我的答覆好簡單,以中共欲加之罪的思維,再加上國安法定義模糊,支聯會五大綱領任何一條都可以被大做文章,所以放在面前的選擇是做還是不做,做就冇得驚。我們一定一如既往,為五大綱領不斷抗爭。支聯會現時正策劃六四紀念館明年新一期的專題,並將會定期更新主題,推動反洗腦的歷史真相教育。

與此同時,支聯會全速進行網上六四紀念館計劃,現正進行數碼化和策展工作。 我們亦已開始街頭簽署聖誕卡活動,將香港人的心意和祝福,寄給內地維權人士和天安門母親,今年還要寄給被無理拘禁在鹽田看守所的12位港人。當然最重要的活動就是繼續舉辦明年的六四燭光集會。我們不知道當局會否以《國安法》為理由禁止集會,但正如今年一樣,在警方反對集會下,支聯會繼續堅持進入維園燃點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控訴血腥屠城。空間要港人自己去捍衞和擴闊。我們根據憲法享有言論丶新聞丶結社丶集會權利和自由,我們有權行使這些權利,不放棄便有希望。明年六四維園見。

李卓人

香港支聯會主席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