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一年︱陳梓維化身「滲水KOL」 主打地區工作冧街坊:做得一日得一日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2 00:01

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舉直搗多個「紅區」,將建制派連根拔起。在贏取的超過380個議席當中,佐敦南區議員陳梓維靠手寫政綱,撼贏坐落當區10年的民建聯副秘書長葉傲冬。會考0分配上稚氣的臉,令他成為一眾區會新丁的亮點。一年過去,當年的球衣男孩是否已習慣擔起區議會職務?《蘋果》連日來走訪陳梓維的工作實況,有街坊大讚他凡事親力親為。陳梓維笑言,自己被街坊譽為處理滲水個案高手,全因他會陪伴街坊取得索償為止。不過,在議會戰線即將滅亡的時代,陳坦言對議會無望,現時只專注做地區工作,「唔擔心得咁多,做得一日得一日」。

記者 盧珮瑤

頸上依舊掛滿各式各樣充電線,手拉着一個買菜車,陳梓維到達油尖旺區議會,「我入去打咗卡先!」,找到放着自己名牌的座位便趕緊坐下。這位打敗民建聯政治明星葉傲冬的小巨人,在區議員的路上,似乎仍未算得上非常習慣。不過,說到工作,陳梓維稚氣的臉總會嚴肅起來,「我上任前都預咗無假放嘅,而我而家都真係無假放」。

連登仔大讚勤力 目標處理逾萬宗個案

上任一年,陳梓維形容「眨吓眼就過」,「以前有假放你會諗吓點樣打發時間,而家啲時間好快過」。時間飛逝,全因投入工作,而回報則是街坊、網民欣賞的目光。在網上討論區,不難發現網民讚頌陳梓維是數一數二表現勤力的議員,「啲人成日話我勤力㗎,但我都覺得自己唔夠勤力」。

在未有議辦前,陳梓維大多在佐敦一個美食廣場工作,他指,現時自己仍然「去到邊做到邊」,故需隨身攜帶多個充電器。開動「24小時工作制」,仍未達到「勤力」指標,他笑言自己希望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般勤力,「要好似鄺神咁,一年處理3,000個case(個案)……(而家有幾多單?)1,000都未夠」。說到4年任期的終極目標,陳梓維仍然以做個案為首,「希望做到10,000單case(個案)」。

誤化身滲水KOL 全因寄錯工作報告

陳梓維指,現時近200宗個案中,滲水個案佔的比例亦較多,「市民第一眼認定我係處理滲水嘅高手,但其實我都唔係」。能產生這個「美麗誤會」,竟全因一次工作的失誤。陳笑言,他早前出版第一期工作報告,記錄他由年初至8月的工作,當中主打政績是「致力處理滲水求助」。然而,他卻誤把報告寄予全個油尖旺,自此即使非當區街坊,都會慕名而來找梓維協助。

被問到處理滲水個案有何特別技巧,他笑指自己會先與街坊聯絡滲水投訴調查聯合辦事處(滲水辦),再為他們量度每宗個案的滲水範圍。假如個案要由小額錢債審裁處處理滲水賠償額,陳梓維亦會與街坊「齊上齊落」,「我通常要去到街坊拎到錢先肯放手,其他區議員可能交咗畀滲水辦,件事就完咗。我會陪街坊行到尾,我覺得佢搵得你求助嘅話,應該要服務佢去到最後」。

雖說是「滲水KOL」,事實上,佐敦南的問題遠遠不止滲水,成為求助個案榜首的是多項交通問題,包括違泊、道路維修等。梓維現正亦就德成街加劃「黃格」的問題進行問卷調查,目的收集100份問卷。在附近開小食店23年的黎女士,大讚梓維凡事親力親為,「最記得新年嗰陣派嘢,佢就咁自己推住架車派,我問佢唔使搵人幫手咩?佢話自己做到就做」,又認為相類似的交通問題早前未有人提出,梓維是第一人,認為他表現不俗。

在區內開店多年,經歷葉傲冬與區會新丁兩個時代,同樣是佐敦南選民的黎女士指,雖然葉傲冬在任期間,街道清潔等問題亦處理得宜,但仍然決定將票投給年輕一代,「我覺得應該畀年輕人發揮,係咪?你唔畀機會佢,點知佢做到嘢?就係咁簡單。」

初上任靠「1823」 自掏萬元捱貴口罩派街坊

在上任初期,由於梓維並非讀書材料,在文書處理、閱讀能力上較遜色。他坦言,自己學習處理個案的過程頗艱巨,不同個案的各個細節均可能由不同政府部門負責,要成功疏理好不同部門的職能,梓維全靠一個法寶,「最好用就係『1823』!所以鄺神都話好想cut咗『1823』,等班區議員唔好咁懶!」。

新晉議員上任,大多面對尋找議辦和聘請議助兩大難題,梓維卻是得到貴人相助的幸運兒。有業主願意以合理價錢,向他租出鄰近港鐵站的商廈單位作為議辦;議助方面,曾任社福界前立法會議員張國柱議助多年的熊百祥(Fredie),加入梓維議辦成為督導主任,並為他精挑細選3位年輕人任議助。

不過,面對仍未平息的武漢肺炎疫情,梓維亦有刻苦時刻。他指,佐敦南在第三波疫情期間變成「重災區」,「每日就係凌晨望住個疫廈表,一中,第二日就車住成箱口罩去派」。在疫情爆發初期,當初物資嚴重不足,他自掏萬元購買貴價口罩,只為保護街坊。

對議會無望專注做區務:議會已經無作為

談到未來目標,陳指希望連結佐敦南社區,讓街坊就區內不同議題發表意見,做到「街坊自主」,現時更招募街坊,組成區內交通關注組。

不過,連結社區的同時,香港的議會戰線卻逐步殞落。立法會全體泛民議員,被邪惡政權猛烈攻擊而總辭。人大常委譚耀宗早前亦「放風」指,區議員同樣須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中華人民共和國及擁護《基本法》,如日後政府就《基本法》104條立法,應涵蓋區議員,意味違反相關法例的罰則或包括取消議員資格。

政權魔爪隨後延伸至區議會,陳梓維看似早有預備,「其實由我哋上任已經知,政府都慢慢閹割區議會」,端倪在區議會會議的細節中,「以前傾得嘅全港議題,教育政策呀、12港人,而家全部唔傾得」。區議員任期看似仍有3年,事實上,每天卻都可能是最後一天任期,「可能你聽日瞓醒,已經無咗區議會;可能有區議會,但唔畀你下屆參選又得,個龍門根本任佢(政府)擺」。

新丁上任,甫被重重無力感包圍,陳梓維坦言,現時自己只希望專注做區務,「因為我知道其實議會都無乜作為,靠我仲有一刻嘅身份,都盡力去處理地區問題」。可有被DQ,甚至被捕的準備?「唔擔心得咁多,做得一日得一日……我都已經算係溫和派,如果連我都DQ就真係大鑊」。最後,記者問他,假如即將被DQ,希望達到的目標是甚麼,「都係繼續做case(個案)」。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