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任議會︱專訪︱孭7條罪成控罪王之一 尹兆堅:4年來,我冇揸流攤!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3 00:05

自言在民主派一眾立法會議員中「唔起眼」的民主黨尹兆堅,4年前替民主黨光復新界西直選議席,4年後恍如隔世,揹着7條控罪、忍受警暴傷痕,如今還以辭職來抗命不認命,但罵民主黨的聲音恍如永恒,12月1日卸下立會議員身份的尹直指:「四年來,我冇揸流攤,要抗爭我抗爭,要喺街頭我喺街頭。」明年再選?尹先反問政權是否要民主派向中共擦鞋才能入閘,「如果係,我唔會做。」

記者 姚國雄

「雙料」議員做回區佬:心境最重要

51歲的尹兆堅是政界紅褲子,離開議會沒有傷春悲秋,因為今次辭職,是香港一國兩制毀滅而義憤填膺的決定,「雙料」議員如今做回單純的「區佬」,心境最重要:「未係立法會議員之前,我都只係一個區議員,再之前係參與基層運動組織者嘅社工。以前我哋團結到民間力量,帶來改變。」

沒有了立法會,還有區議會。回到葵青街頭,團結民間社會,由下面打返上去:「重回街頭,做返組織者,做返街頭運動嘅角色。」少了立法會議員近10萬的月薪,對尹兆堅來說問題不大,因早已貼錢請人,而自己並不「大使」。

曾幾何時,立法會議員鬥民望、鬥出席率、鬥提出問題數目,如今為民請命,議員卻是互相苦笑鬥「控罪多」。訪問當日,黨友許智峯被政權「招呼」,要他為潑臭水一幕背上4條控罪。

在此之前,尹兆堅是民主派中的「控罪王」,身負7條控罪,包括在議會阻擋「一地兩檢」被控阻礙保安執行職務、襲擊保安;身兼支聯會常委,「六四」當日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煽惑參與非法集結;立法會內會建制派硬闖選舉主席那天,他被控藐視罪,再被控阻礙保安執行職務:「點解我哋履行公職,要受到政權以莫須有罪名迫害?」

「點解我哋履行公職,要受到政權以莫須有罪名迫害?」

4年前,尹兆堅選議員時,打算進入議會談房屋土地、民政福利;4年後,這些議題無論如何大,也上不了頭條,因為香港每天荒謬絕倫的新聞「排着隊」:「我相信如果我而家喺房屋提出任何新建議,真係無咩人理。社會氣候變咗,呢兩年都係政治議題,對政府不信任嘅議題,例如鬧林鄭、鬧李家超、鬧警察不可信,因為實在太多鮮活例子,都唔好講警察涉嫌強姦販毒。每一次佢哋着住套制服執法,久唔久就有問題,又推跌大肚婆、小妹妹。」

談起警暴,尹兆堅親身經歷或可結集成書。去年6.12,尹兆堅與林卓廷走到立法會外的添華路:「一落去,一同警察講嘢就射我哋,成身胡椒噴霧。」

去年7.13光復上水行動,一名少年在被警方追捕時幾乎墮橋,尹兆堅上前理論時,前額被一名白衣督察的警棍打中而腫脹;今年7 .1,他在銅鑼灣擺街站講《國安法》,五、六名警員拖他出馬路、把他壓在地上,尹越掙扎,警暴越猖狂,拗手、胡椒彈…...彷彿要置他於死地。

「如果選舉制度去到毫無意義,我相信都無咩人有興趣」

罵民主黨,有永恆收視,但尹兆堅說問心無愧。過去一年多,他自言比更多抗爭派去得更多前線:「我冇揸流攤,要抗爭我有抗爭,要喺街頭,我喺街頭,我去前線去得多過抗爭派,用警暴中招數字已睇到。不過,從政你就要有心理準備,有人總係會唔同意你。」

尹兆堅的大學同學,很多早已頂不順已移民,他繼續留港與政權鬥長命。明年還會參選立會嗎?尹兆堅的答案簡而言之,就是「不知」:「答你唔到,我估唔到。呢個係要睇中共、特區政府有幾肆無忌憚地踐踏一國兩制承諾。重點唔喺我哋度,而係佢想個制度摧毀得有幾壞、有幾不公平。

「如果(選舉制度)去到毫無意義,我相信都無咩人有興趣;如果仲可以發揮到為民發聲嘅空間,或者可以制約到政府,我相信有人肯去參與。但係如果個選舉極不公平,我會否參與呢?我認為要去睇,我認為係言之尚早。」

尹兆堅說,不會為入閘而「講一堆奉迎北京嘅說話」。民主黨是否要換新面來避DQ?尹則認為,要視乎政權的紅線,如果條紅線是劃在民主黨身上,換誰也沒用。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