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市民目睹梓樂趴在地上 似曾嘗試撐起上身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3 11:01

科技大學男生周梓樂去年11月4日凌晨於將軍澳警民衝突中,在尚德邨停車場墮樓昏迷,留醫5天後不治,終年22歲。死因庭今續審,傳召上周向家屬提供新資料的市民出庭作供。該名市民指當晚得悉有人受傷後,前往現場察看,看見梓樂頭部向下貼地,雙手放在腰間至胸口位置。證人庭上演繹該動作,指梓樂曾經嘗試撐起身體,似欲離開現場,動作有如掌上壓。

市民證人蒙偉傑供稱,案發前的11月3日晚上11時半,他與一些街坊在案發停車場側路邊巴士站閒聊。至翌日凌晨12時40分,他看見遠處有警員發射催淚彈,遂與一名年約60歲大叔討論如何離開,當時大家心態都認為要往高處及遠處逃離。12時55分,他與大叔在連接案發停車場及富康花園的行人天橋上休息。大叔因年紀大,在場喘氣。

少年跑向市民求救稱: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

蒙續指,至凌晨1時至1時02分,他與大叔準備解散之際,一名少年在天橋接駁停車場位置迎面跑向他,大叫「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少年邊跑邊叫,往商場方向跑去。蒙與大叔遂跟隨前往事發位置,離遠已望見有傷者倒卧。蒙當時呆站,大叔上前查看傷者後情緒激動並哭泣。大約一分鐘後有消防員到場。蒙稱他與大叔均沒接觸傷者。

蒙指主要有兩名消防員處理傷者,他們戴了手術用手套,並研究如何為傷者反轉身體。其間蒙替一名消防員在其衫袋內取出電筒,並在消防檢查傷勢期間、反轉傷者身體前,拍了幾張傷者的照片。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他為何想到要拍照,蒙稱想記錄傷者跌落現場的狀態,但因當時社會環境敏感,考慮到傷者有機會痊癒,故所拍照片和影片均避開傷者面容。

蒙形容,傷者被反轉身體前,狀似趴低,頭部向下貼地,雙手放在腰間至胸口位置。他庭上演繹該動作,指傷者曾經嘗試撐起上身欲離開現場,動作有如掌上壓。另外,傷者輕微屈膝,但不像青蛙般撐開雙腿,而是雙膝靠近,蒙形容根據其雙腿動作,看似曾想撐起身體。

蒙續指,當時傷者身穿深色短袖上衣、短褲及黑色鞋。在消防員到場前,他沒聽到傷者發出任何聲音;到消防員抵埗後,他因受到救援聲音干擾,故不肯定傷者有否發出聲音。

消防員只有一對醫療手套 沒有任何醫療設備

死因研訊主任問蒙,為何沒在較早時間為傷者拍照。蒙解釋,因為剛開始發現傷者時「嚇一嚇」,待消防員到場後「我個人開始定咗」,才留意周遭環境;直至當聽到消防員打算為傷者「反身」時,他才想起拍照。

他指,當晚在現場用手機總共拍攝了五張照片及兩段影片;消防員為傷者反身前拍攝了兩至三張,反身後再拍攝了兩至三張,其後再拍攝了兩段短片。

蒙續供稱,當時消防員至少花了一至兩分鐘時間,商討如何處理傷者。他指,該些消防員除了攜帶一對醫療手套外,沒有任何醫療設備,故相信他們的原意應不是要來處理傷者。

凌晨1時07分,蒙拍攝了兩場現場照片,分別為近鏡及遠鏡。他解釋,由於當時發現傷者倒臥上方的3樓石牆頂端位置有兩點紅印,現場看約有兩個手掌大,他認為是血迹,因而拍下遠鏡。惟一會後,從事工程行業的他意識到,有關紅印應只是油漆。

照片顯示,傷者右方有兩名消防員,另有一名身穿黑衣人士。蒙憶述,當時兩名消防員正打算檢查傷勢及準備戴手套,尚未研究為傷者反身;至於該名黑衣人,則是在消防員抵埗後約兩至三分鐘到場。蒙指出,當晚他偕中年男子先發現傷者,其後消防員、義務急救員及其他人士依序到場,包括相中該名黑衣人。

至凌晨1時09分,蒙再拍攝了第三、四張照片,顯示消防員的背面。蒙指,當時消防員正準備接觸傷者,商討如何為傷者反身。他特別指出,傷者在第二及第三照片中的姿勢不同,第三張照片可見傷者的手掌似乎貼在地上,左前臂與地面呈垂直姿勢,但他記得傷者原本是手肘貼地,不知道是傷者自行移動,抑或是被消防員移動過。其間他沒留意到傷者曾發出任何聲音。

其後蒙拍攝第五張照片,並憶述約於1時15至17分,有廿多名防暴警員到場。警員離開後,救援人員很快開始處理傷者,當時他聽到義務救護員表示,當時情況危急,故拍攝了照片。照片中可見,義務急救身穿黃色反光衣,腰間有紅十字袋。

【案件編號:CCDI932/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