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祺忠電線殺妻 藏屍港大11日 陪審團裁定謀殺罪成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7 02:10

前年港大發生木箱藏屍案,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承認在宿舍用電線勒斃結婚三十載的妻子,但辯稱是被激怒和受抑鬱影響而失常誤殺。經過兩星期審訊,陪審團今午退庭商議,考慮逾6小時後,以5比2裁定被告謀殺罪成。張祺忠早前已承認阻止合法埋葬罪,辯方指張雖必定會因謀殺罪而被判囚終身,但仍希望申請押後案件以準備求情。法官彭寶琴押後案件至12月3日判刑。

控罪指被告張祺忠(56歲)於或約於2018年8月17日在香港謀殺陳慧文(53歲)。控方開案陳詞指,被告以受到挑釁而失控及神志失常為由承認誤殺罪,但控方不接納。

陪審團曾就「神志失常減責」的法律定義尋求法官指引

七人陪審團今日中午退庭商議,下午就「神志失常減責」的法律定義尋求法官指引。審訊時精神科專家供稱,張祺忠案發時患上抑鬱,大為減輕理性判斷和自我控制能力。專家當時解釋,「大為減輕」的意思是「不只最輕微程度」。法官彭寶琴回應陪審團指,法律中並非「多於最輕微程度」,就足夠構成「大為減輕 」;「大為」是普通詞語,須由陪審團自行判斷。

命案約於前年8月17日凌晨在港大偉倫堂1601室主人房內發生。當晚較早時候,張祺忠的妻子與女兒就清潔廁所問題激烈爭執,女兒離家出走。事發時,張的兒子和姨仔在屋內,但無人目擊或聽見命案如何發生。張的姨仔陳慧賢供稱,當時瞥見張在床上狀似壓著妻子,以為二人在親熱,沒有多加理會。惟張否認有過如此姿勢。

張出庭自辯講述房內發生何事,稱午夜就寢之前,妻子指家中橙汁變了味,遂錄語音訊息叫女兒退貨。他不滿妻子語帶責備,「係咪想鬧到個女以後都唔返嚟」,爭執由此而起。其間妻子謂:「你咁叻,屋企啲嘢我唔理喇,我走喇!」張回敬:「走咪走囉!」惟妻子反駁:「你走先啱呀,冇我,你邊有咁多間屋呀?」妻子又批評張謂:「靠你揸兜都得啦!」最後大力把張踢落床。

專家指被告承受妻子語言暴力超過兩年

張並非首次如此受到辱罵。辯方傳召張的子女做辯方證人,子女均指近年張和妻子越來越多爭拗,幾乎都是妻子罵張,例如「冇用呀你」、「仆街」、「靠你就揸兜」等等。女兒形容是尖酸刻薄,子女均覺「揸兜」論不公道,而張自己亦供稱感到侮辱。此外,張的脾氣變差,以往罵不還口,近年有時會反駁。

張向陪審團表示,當晚妻子踢他下床,是相識三十年來首次動武。他非常憤怒,但本來只是打算離開睡房。然而,當他伸手到床下底打算拿拖鞋時,「冇搵到拖鞋,但係就摸到條電線」。接著他腦中只有「你咁多嘢講吖嗱」一個念頭,遂踏回床上,勒頸殺妻,惟動手的情景他自言已無法記起。

庭上無人說明電線從何而來、由誰擺放。不過辯方呈上證據,指張妻報讀了鋪設電線課程,張曾買物資給她練習。

審訊時心理專家指出,張承受妻子語言暴力超過兩年,「係心理虐待嘅受害者」,損害控制情緒能力。兩名精神科專家則診斷,張案發時患上抑鬱,成因可能是工作壓力和伴侶關係等,削弱精神能力。控方雖然承認張患上抑鬱,但不接納失控殺人之說,推測張的殺人動機是為了錢財。

控方指張祺忠為財犯案

案情提及事發前半年內,張妻先後向張祺忠索取三張支票,金額分別為600萬、670萬和400萬元,又曾叫張簽下欠單。控方質疑背後有金錢糾紛,又指張現金不多,案發當日妻子未經他同意使用支票開銀行戶口,他因而動殺機。

控方指出,如果張開出的支票彈票,可能影響張的信用,導致銀行即時追討債項,影響仍在償還按揭貸款、張與妻子以「長命契」共同擁有的5個物業。

張否認指控,庭上解釋開支票緣由,是妻子聲稱擁有他10萬元月薪的一半,要求他開支票作多年來「欠款」的證明。雖然欠款非真實,但他怕妻子責罵,所以服從。

庭上聲淚俱下稱藏屍「因為我唔想揼咗佢」

張祺忠解釋證供時清晰詳細,談吐有條不紊。他首次激動起來,是講述為何把妻子屍體放在辦公室。他庭上落著淚失聲解釋:「因為我唔想揼咗佢……我唔想揼咗佢落海,或者揼咗佢喺垃圾站……」張的兒子作供時稱,儘管發生了種種事情,他覺得父親目前仍然深愛母親。

事發後,張起初把屍體藏在兒子房間外的行李箱內,其後換到另一個行李箱,並買木板製造木箱封起,防止滲漏氣味。張自言「見步行步」,當他和家人為了妻子失蹤一事報警後,他把木箱運到辦公室存放。

運送木箱途中,張曾遇上調查警員,當場謊稱是迎新營用品,供學生去沙灘時用。後來警方追查木箱,張改稱是舊生留下的電子器材和鋁條,由於有機械人比賽,故他從宿舍拿來給學生用。

無法裝出焦急尋妻 感到很辛苦

張同意事後幾天活在謊言之中,例如把妻子的鞋丟棄,製造外遊假象;發訊息問候妻子;翻看宿舍閉路電視錄影時,隨便指出某女子似是妻子,以圖打發警察。張自言沒有辦法裝出焦急尋妻的樣子,感到很辛苦。

最終在8月28日,警方在張的辦公室桌子下尋獲藏屍木箱,現場有很大氣味。法醫指屍身當時已開始腐化,頸上纏著兩條電線,在頸的左後方打結,剖驗推斷死因為頸部受壓。控方鑑證專家認為,電線的結可能是用鉗出力扭成。

辯方日前結案陳詞指,張不只一次遭妻子出言羞辱,難以抹殺他是在神志失常或妻子挑釁才犯案的可能性。至於張犯案後說謊,乃因他不能處理自己在神志失常下所做的事。控方不爭議張患上抑鬱症,惟指他犯案前後如常生活,不曾失控或喪失判斷能力,質疑張是因錢財問題而殺妻。

【案件編號:HCCC292/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