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助護藏雷射筆罪成囚6個月 官指穿黑色裝束吃糖水是瓜田李下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7 17:17
女被告鄭敏。

去年11月10日「八區開花」當晚,警方在旺角驅散示威者期間,拘捕一名女助護,並在她褲袋內搜出雷射筆。女助護早前否認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受審。裁判官鄭念慈今裁決指,不相信被告攜雷射筆是因打算當晚去釣魚,又指被告身穿與示威者相同的黑色裝束到旺角吃糖水,做法是瓜田李下。至於辯方質疑警員沒將證物放在證物房,而是放在辦公室抽屜內,鄭官接納警員指證物房爆滿的說法,認為做法有實際需要。鄭官最終判被告入獄6個月。

被告鄭敏(34歲)獲准以5萬元保釋等候就定罪上訴。她早前與其友人供稱,案發當日吃晚飯時,提到雷射光有助吸引墨魚,故被告從背囊內取出前年購買的涉案雷射筆向友人展示。其後兩人打算到旺角找朋友吃糖水,再結伴釣墨魚。

對此,鄭官指沒證據印證雷射筆有助增加漁穫。即使被告臉書顯示她有釣墨魚的習慣,但案發時已是深夜,她又打算與友人吃糖水,加上翌日要上班,故她不可能當晚去釣墨魚。

認為被告及其友人證供不合理

對於辯方質疑,警員可能將被告涉案雷射筆內的電芯,與另一粒搜獲的電芯混淆;鄭官認為說法只是揣測,而且辯方從沒挑戰處理證物警員的證供,並指兩粒電芯都有電,遭調換亦不影響案情,「只是以一粒有電的電芯調換另一粒有電的電芯」。鄭官亦接納警員所指,試用雷射筆以及取出電芯後放回筆內的做法,僅是為了測試證物,沒有干擾證物。

鄭官表明,涉案雷射筆被干擾或偷龍轉鳳的說法純屬揣測,沒任何證據支持。雖然最理想做法是盡快將證物存放在證物房,但警方當晚拘捕了很多人,證物房已爆滿,有需要將證物存放在辦公室抽屜;而抽屜鎖匙只由警員管有,相信證物沒受干擾。

至於被告與友人供稱,當晚他們去到旺角時,遇到警方施放催淚彈,並聽到有人大叫「警察,走呀」,兩人為躲避催淚彈才跑;途中被告眼睛不適,故友人將身上口罩及生理鹽水交給她,但當時被告眼睛仍不適,故打算稍後才洗眼。鄭官指說法完全不合理,若被告眼睛不適,理應立即洗眼,而且兩人不打算分開,友人不需將鹽水先交給被告。

鄭官又指,不相信案發時被告手臂戴有黑色冰袖,是因為其手臂及手腕對催淚煙敏感,出現紅疹。鄭官更指,從案發後數小時拍攝的照片中,看不到被告手臂有紅疹。

綜合以上證供分析,鄭官裁定所有警員證人均誠實可靠,被告及友人Mandy的證供則不合理,認為被告管有涉案雷射筆的唯一合理推論是意圖傷害他人眼睛,裁定她罪名成立。

求情指同類案判囚三個月 官:我上次判咗一年

辯方求情時指,被告沒有案底,學歷為中五程度,並呈交多封求情信,指她工作認真。辯方坦言,以被告年齡,只可判處監禁,惟冀法庭念及被告的良好品格,可酌情寬減。辯方又指,沒證據顯示被告曾在現場使用涉案雷射筆,裁判法院有類似案例,該案被告僅被判囚3個月。惟鄭官插話指:「我上次判咗一年。」鄭官明言每宗案件的情況不同。

鄭官判刑時指,求情信透露被告在疫情期間參加義工團,協助弱勢社群。惟本案控罪性質嚴重,高等法院案例亦指單純管有攻擊性武器亦有刑責。鄭官認為,涉案雷射筆光束可傷害眼睛,而案發現場有人掟汽油彈,情節嚴重。被告沒有使用過涉案雷射筆,並非減刑理由,最終判她入獄6個月。

辯方申請被告以5,000元保釋等候就定罪上訴的結果,惟鄭官表明至少須交出5萬元,辯方接納。鄭官最後批准被告保釋,其間不准離港、每周須向警署報到四次,並要遵守宵禁令。

【案件編號:KCCC1443/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