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任議會︱專訪︱港人走過5個哀傷階段 涂謹申:香港正處「軍管、戒嚴」狀態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9 00:01

民主派議員總辭,議會戰線殆盡,連同因《國安法》和疫情而消失的街頭戰線,港人抵抗暴政僅餘下國際戰線一途,社會彌漫着消極氣氛,香港是如何走過「哀傷的5個階段」?身為議會戰線最資深一員的民主黨涂謹申形容,香港正處於「軍管、戒嚴」狀態,現時「咩(政治)路線都行唔到落去」,港人可做的除了「等時間(過)」外,只能多關心身邊人,然後小心、穩妥地生活下去。

記者 呂浩然

《講價》

社會、議會走到今日局面,導火線是港府硬推修訂《逃犯法例》毋庸置疑,不過政府推出極具爭議法案,港人群起反抗並非新鮮事,這次港府強推修例時,民主派也試過力挽狂瀾,勸戒港府不要強推。然而,之所以會有今日局面,涂謹申覺得事非必然。他認為與03年相比,北京更換了領導人,國際形勢大有不同,香港人也比以往更懂得堅持,可是歸根究柢,「歷史罪人」之名仍要算到特首林鄭月娥頭上。

「如果當時林鄭係建議上面收回,(去年)6月幾、7月之前,其實係可以有機會返轉頭……其實佢係害死咗中國政府、害死咗中華民族,喺歷史上佢係罪人嚟。」涂透露,他與政圈中人傾談的結論,是在芸芸特首人選當中,只有林鄭一人面對百萬人上街,也寧願「暫緩」而不「撤回」,「李國章都醒過佢(林鄭),李國章都會撤回。」

《角力》

原定今年舉行的立法會大選,被中港政府聯手借疫情押後,衍生立法會延任一年後的去留問題。杯葛派當時認為延任的議會並不合法,加上議會抗爭效力越來越細而主張不留守。屬主流派的涂謹申明言不會低估局勢,會盡力地做,並且有決心在關鍵時刻果斷做事。

《憤怒》

議會延任後,留守的民主派奮力抵抗。可是特首林鄭月娥終究按捺不住,要求北京出手,先取消4名民主派議員的議員資格,繼續激發全體民主派議員總辭。涂謹申表示,在4名民主派被取消資格後,他覺得總辭一步是「必須做」,因為港府已完全不再尊重民意。他認為,歷任特首包括首任的董建華,以至上任的梁振英,礙於民主派在議會縱為少數,始終代表着多數民眾聲音,所以施政時或多或少會聽從民主派意見,可是現在的港府實行威權霸權、專政獨裁,民意完全得不到尊重。

《抑鬱》

選擇總辭,含意是議會全告失守,涂謹申承認議會「已經唔能夠好有意義咁發揮作用」,那麼未來還有甚麼路線可行?他更斬釘截鐵地說:「而家咩(政治)路線都行唔到落去,唔係淨係和理非,勇武、建制(派)都行唔到落去」,「因為中國係要取消一國兩制,佢(中共)覺得我(香港)同廣州一樣咪一樣囉,冇問題呀。」

他更透露,身邊親朋好友中,差不多半數人都選擇離開香港,原因不外乎為了下一代,又或者不適應目前的香港,也有親友每每看到新聞就不勝煩厭,甚至情緒上「頂唔順」而需要開解,而他就擔當開解別人的人,同時要告訴他們真相:香港正處於「軍管、戒嚴」狀態。

《接受》

涂謹申多番提醒香港處於「軍管、戒嚴」狀態,「(甚麼都)不准說、不准動、不准遊行集會,和平(集會)都唔得,因為你係挑戰緊佢權威,佢就認為呢個危險喇」,「你唔好用正常狀態(看待),而家係戒嚴當中。咁你一戒嚴,自然就係……未至於格殺勿論嘅,但係『格拉勿論』。」

而在這種「軍管、戒嚴」狀態下,不少人選擇離開,他覺得「走咗嘅人都有責任幫吓嗰啲走唔到嘅人」。雖然每個人的限制、處境、面對的風險都不盡相同,但總可以互相扶持,包括心理上和資源上,「一個WhatsApp、一個電話、一個問候,加強嗰種喺一個文明價值毀滅嘅時候、軍管同戒嚴狀態嘅時候,點樣去生活仍然唔去跳樓自殺,唔去抑鬱到有病。」他寄語港人要活得小心、穩妥,也可以借鏡曾在專政獨裁地方生活的人,如何保持笑容,哪怕只是苦笑。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