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通識就可以洗腦嗎?(鍾劍華)

更新時間 (HKT): 2020.11.30 02:00

早已有前高官告誡過港人,不要期望他們返工會把良心帶上。事實證明,港人根本不應期望今天的官員會從良知出發。一個合理的社會,從來不是訴諸個別官員的良知,而是要依賴一個合理的制度。由殖民地時代開始,港人已知道要爭取一個合理制度。殖民地政治無論之前有多罪惡,也不得不隨着人類社會的進步來自我更新。而香港當年的年輕世代,身處殖民地教育體系下,還不是前仆後繼,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爭取各種公民權利?正因如此,香港得以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就算在殖民管治下,都逐步提升對人權自由的保障。

到了今天,九七前已建立了的那些保障和制度,都慢慢被強權侵蝕。越是以為這樣可加強對港的控制,結果就是越難控制,社會矛盾一波比一波嚴重。北京及特區政府把不全面民主變成全面專制,又把所有抗拒歸咎於子虛烏有的所謂「外國勢力干預」。23年來,誰對香港作出最野蠻干預,其實已清楚不過。特區政府又幾時停止過對香港教育的干預!

把問題歸咎於殖民地教育及所謂的「戀殖情結」就更是生安白造。到了今天,在特區出生成長的青少年人對當下這個政權最抗拒。他們從未在殖民地生活過,還能有甚麼戀殖情結?如果他們對過往的體制有甚麼想像,只說明了他們面對的現實是多麼令人難堪。連在自己治下出生成長的世代都變得離心離德,足以證明這個政權有多失敗!

林鄭何不追究董建華?

特區政府竟把自己造成的問題歸咎於一個主權移交後才發展起來的通識科,可說是荒謬至極。當年設立這學科,正是董建華意圖清洗殖民地教育的舉措之一。當年說要在原有的教育制度上拆牆鬆綁,讓學生有更廣闊的空間來認識國家,要以批判性思考來回顧香港的過去及展望未來。當年主導通識教育發展的教育局長李國章及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對當時各界的意見也是嗤之以鼻。林鄭說這一科從第一天就出問題,那她是不是應該先向董建華、羅范椒芬、李國章等人追究責任?

香港的學校及通識科教師,一直以來都只是依循教育局設計的課程大綱、考試範圍等等,去落實通識教育的教學目標。林鄭竟把所有問題歸咎於「批判性思考」,指這令學生「事事反對政府」,這根本就是胡言亂語,只是掩飾自己犯下的嚴重錯誤!把「批判性思考」等同「事事反對政府」,只說明了林鄭這個人連基本思維都已十分混亂!

如果以為現在修改通識課程,只准歌功頌德,變成洗腦教育,便可令新一代變成小粉紅,也只是把問題高度簡化,根本不會成功!在今天這個資訊社會,難道把批判性思考污名化,就可令新世代都只信政府宣傳?把通識科變成歌功頌德,就可令新世代學習官員把良心出賣?

殺掉一個通識科,也不可能加強對香港的控制。特區政府現在不去解決問題,只是不斷破壞香港經長期發展而形成了的制度文明,只是為未來的社會動盪埋下炸彈。如果真的有所謂埋地雷理論,究竟誰才是始作俑者?

鍾劍華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