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三子判刑︱煽惑圍警總 周庭囚10個月 黃之鋒囚13個半月 林朗彥囚7個月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2 20:49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成員周庭及前主席林朗彥被指於去年6.21參與包圍警總,被控煽惑、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三人早前先後認罪,裁判官王詩麗今判刑時指,本案有預謀,三名被告均是積極參與者,集結亦有一定規模,而示威者呼叫的口號目的無疑是衝擊警方,挑戰警方權威,直指本案比其他集結案更為嚴重,必須判以阻嚇性刑罰,即時監禁是唯一選項,最終判黃之鋒入獄13個半月、周庭入獄10個月、林朗彥則囚7個月,並且不准緩刑。周庭聞判抱頭痛哭。

黃之鋒步入囚室前大叫:「知道好難捱,但撐住呀!」林朗彥則大叫:「絕不後悔!」公眾席上大批人士大叫回應:「加油,等你出來呀!」周庭明天24歲生日,其代表大狀為她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但遭拒絕,須在獄中渡過。

而黃之鋒亦未能如願於後天出席公開大學畢業禮。他委託律師帶來口訊:「很抱歉未能和大家繼續在街站、社區作戰。」並謂:「大家都要加油,唔好放棄。」

判刑理據重點

‧ 提及雙學三子公民廣場案,指兩案相似,並謂非法集結與未經批准集結都是《公安條例》罪行,本案應考慮該案判刑原則

‧ 本案有預謀,並引述黃之鋒於案發前一日的Telegram訊息,直指煽惑行為有一定部署,絕非一時興起,而是經過深思熟慮

‧ 黃之鋒是集結的組織人,透過個人號召力,牽動示威者情緒,明知自己的行為深得示威者附和,扮演積極領導者身份

‧ 至於周庭,她與黃之鋒站在一起,參與程度亦高。三人案中角色雖有不同,但各人都是積極參與者

‧ 警察是維持社會治安的支柱,示威者呼喊貶損警方口號,無疑是要衝擊警方、挑戰警方權威,本案集結比其他集結更嚴重

‧ 集結有一定規模,警方需派出多人防衞,警車更一度無法進入警總,行為較煽惑群眾於公園或主要幹道集結更為嚴重

‧ 判刑亦要考慮浪費資源方面,三人煽惑導致警方需額外調配人手加強防衞工作及設置封鎖線等,無疑浪費警方人力物力

‧ 示威者之中有人掟雞蛋、塗鴉、倒轉放置鐵馬等,法庭不能忽視這些潛在的人身安全風險

‧ 本案不是控以非法集結,但法庭必須公開譴責,阻嚇公眾,以保障公眾利益及市民的財產

三被告今早已由囚車押抵法庭 等候下午宣判

散庭後,前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於庭外傷心落淚,並一度脫下口罩拭淚。「立場姐姐」何桂藍亦與記者相擁而泣。

三人自上周一認罪後至今已還柙9天,今早分別由囚車接載到庭。他們在臨開庭一刻才獲安排步入犯人欄。黃之鋒甫步入犯人欄即與家屬席上人士揮手,他和林朗彥亦不時望向公眾席。束起一頭長髮的周庭則略顯憔悴,步入犯人欄後便坐下,不時低頭。

案件於下午2時半判刑,吸引中外半百傳媒到庭報道,更有公眾人士早於11時已到庭外排隊,傳媒及旁聽人士坐滿庭內以及法庭延伸位置。

裁判官王詩麗在判刑理由書之中,提及一度惹來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提出「歪風論」的雙學三子公民廣場案,指該案雖然是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案,但認為與本案類同。兩案都是《公安條例》罪行,非法集結與未經批准集結控罪相似,同樣牽涉社會議題、遊行、示威、聚集,是群眾事件,認為該考慮該案的判刑原則。

王詩麗又指,必須考慮被告的行為所造成的潛在因素及暴力風險,考慮因素包括本案有預謀。她引述黃之鋒於案發前一日的Telegram訊息,直指煽惑行為有一定部署,絕非一時興起,而是經過深思熟慮。

官狠批黃之鋒行為十分自私

至於參與角色,王詩麗認為三人的角色雖有不同,但每個人都是積極參與者。而且集結有一定規模,警方需派出多人防衞,警車更一度無法進入警總。三名被告當日指示示威者堵塞車輛人口,這些行為較煽惑群眾於公園或主要幹道集結,更為嚴重。

她又指,判刑更要考慮浪費資源這方面,指三人的煽惑導致警方需額外調配人手加強防衞工作及設置封鎖線等,煽惑行為無疑浪費警方的人力物力。

王又認為黃之鋒是集結的組織人,透過個人號召力,牽動示威者情緒,明知自己的行為深得示威者附和,扮演積極領導者身份。至於周庭,她與黃之鋒站在一起,參與程度亦高。

王聲言,警察是維持社會治安的支柱,示威者呼喊貶損警方的口號,目的無疑是衝擊警方、挑戰警方權威,直指本案的集結比其他集結更為嚴重。

此外,示威者之中有人掟雞蛋、塗鴉、倒轉放置鐵馬等,法庭不能忽視這些潛在的人身安全風險。警方服務亦因而受阻,無法處理數十宗999求助,浪費警方人力物力,狠批黃之鋒的行為十分自私。

須公開譴責以阻嚇公眾

王官直言,雖然上訴法庭並沒有就本案的控罪訂下判刑指引,但她引述黃之鋒案例指出,法庭判刑必須考慮以下判刑因素:包括保護公眾、加諸懲罰、更生改過等,強調即使集結本身是和平的集會,威脅使用暴力也是犯案行為。本案不是控以非法集結,但必須公開譴責,阻嚇公眾,以保障公眾利益及市民的財產。

至於個別被告的罪責,王官指出,「三人在現今騷亂事件和大規模的公眾抗議活動日益增加的背景下犯案,令案情更為嚴重」,並指三人分工合作,有人善於言語上的表達,作出呼籲;有人精於部署;有人適合做後勤工作等,罪責相同。

就首項控罪,由於黃之鋒角色明顯更為積極,故採納9個月作為量刑起點,扣減刑期後判他入獄7個月。林、周二人則以7個半月作為量刑起點,由於林過往有案底,加刑至9個月,林周兩人扣減刑期後分別判囚7個月及5個月。

而黃之鋒面對的組織未經集結罪,王官指集結規模大、人數多、時數長及影響大,示威者不但破壞公共秩序、堵塞交通、損壞公物、挑戰權威、造成人身受到傷害等潛在風險,更重申事發是在「現今大規模的公眾抗議活動日益增加的情況下犯案,令案情更為嚴重」,遂以15個月監禁作為量刑基準,最後判監11個半月。而鑑於周庭承認積極參與,以12個月為量刑基準,判她入獄8個月。

王官特別指出,黃之鋒及周庭所干犯的兩項控罪,涉及不同時段的作為,理應分期執行,惟考慮到總刑期原則,下令兩人就首項控罪的2個月刑期與餘下控罪分期執行,最終判兩人13個半月及10個月。

黃之鋒(24歲)、林朗彥(26歲)及周庭(23歲)共同面對一項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三人於去年6月21日在金鐘夏慤道非法煽惑在場人士參與或繼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三人認罪。

黃另面對一項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同日在灣仔軍器廠街警察總部正門外,組織未經批准集結;黃之鋒亦認罪。

至於另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罪,則指黃之鋒和周庭同日在灣仔警總外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周庭認罪,而黃之鋒則不認罪,控方同意不提證供起訴。

【案件編號:WKCC2289/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