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宣佈退黨流亡海外:寧四處漂泊 等待回家的一天(附聲明全文)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3 20:11

已辭任立法會議員的民主黨許智峯,日前被指已離港遠赴丹麥,惹來流亡傳聞。據網媒《香港01》報道,許的父母、妻兒周三(2日)亦已離港,令許智峯流亡的傳聞更甚囂塵上。許凌晨在社交網站發文,表示不會提供任何有關其家人的資訊,呼籲大家毋須揣測,同時他會按原定行程完成公務外訪。今日香港時間下午3時,許接受丹麥傳媒訪問時,首度表明自己「不肯定(not even sure)」稍後會否返港。到今日香港時間晚上8時,許智峯透過民主黨的短信群組發出聲明,表示自己將退出民主黨並流亡海外。

多番抗爭的許智峯現有9項控罪在身,包括被指於去年7月6日「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後,聯同黨友、另一前議員林卓廷及另外兩人,刑事毀壞另一男子電話內的數碼檔案,其中許被控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罪、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及刑事損壞罪,合共3項罪名,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26日再訊;另一宗是立法會今年審議《國歌條例草案》期間,許涉嫌淋潑有異味液體,早前被控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下的藐視罪,以及侵害人身罪等。

相關報道:蘋人誌:至瘋至此? 許智峯

相關報道:反抗者們︱Ep9 許智峯:如果冇老婆仔女,我好可能已經做咗衝衝子坐監

許智峯聲明全文:

2020年12月3日,我剛結束一連三日的丹麥外訪,在此正式宣布流亡,並退出香港民主黨,暫別香港。

離開香港,聽著一個又一個戰友被捕,判監的消息,手機傳來市民、好友一句又一句「求你千萬別回來」,這種傷痛,我不懂以筆墨形容,亦強忍不了淚水。

去年反送中與香港人一起出生入死,在議會奮力抵抗,現在回想,恍如隔世。國安惡法生效後,香港正式墮入港共暴政的統治,很多香港人問:我們仍可做什麼?答案是:在每個公民的崗位上,做力可能及的反抗。

自國安惡法生效後,至最近離開立法會,我每一刻也在問自己,我仍可為香港做什麼?我曾百般掙扎,希望像去年般再在街頭抗爭,刑責也豁出去了。我亦曾嘗試盡力留在殘喘的議會,用僅餘的身位與暴政周旋。

如今以上都不太可能做到時,我作為香港人,在我的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繼續為香港發聲,讓全世界繼續聽到香港人掙扎中的吶喊,在外地自由的空氣中,換取香港人應有的言論自由,在政權手中搶回香港的言論主導權,與阿聰等流亡手足攜手,拉闊香港的國際戰線。

相比起留在香港、在苦難中仍奮鬥的手足,戰友及年青人,我在外頭實在不配任何嘉許,只想你們知道,你們為香港的自由所犧牲的,是我背負一生,要為香港奮鬥下去的理由,我會以為香港人的自由打拼為我的畢生志業。我們互相答應大家,無論如何都不放棄,好嗎?

我有一項個人的堅持:流亡不是移民。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這也是我沒有尋求任何國家的庇護落腳的其中一個原因。我寧願四處漂泊著,等待回家的一天。我已下定決心,我必定會回家,在光復後的香港,與大家在煲底流淚相擁。

流亡決定倉促,目前我仍未決定在哪個國家停留,亦要先安頓家人,計劃家庭、小朋友的未來、生計等現實問題。我知道這是奢侈的,因為很多苦難中的手足根本談不上有什麼未來。

我在此感謝對我贈上祝福,鼓勵的人,所有議會同事、公民社會的好友、黨友,及一起打拼過的職員同事。曾與大家一起奮鬥過,與有榮焉。我答應大家,為了香港,我會好好活下去。你們也請保重,不捨暫別。

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智峯謹上

發帖指心情沉重 做好議員責任

許智峯周四凌晨在其Facebook專頁發帖公開最新狀況,稱收到太多訊息,行程亦太滿,心情亦太沉重,亦因為時差,故無法逐一回覆。但他表示,一向認為政治人物的家庭生活毋須向公眾交代,故不會提供任何有關其家人的資訊,同時呼籲大家毋須揣測。

他強調會繼續按原定行程完成公務外訪,做好議員責任,毋負期許;稱若有新資訊會再向大家交待,沒有明確說明去向。邀請許智峯前往丹麥訪問的組織「Danish China Critical Society」主席Thomas Rohden周四凌晨回覆《蘋果》稱,現時人在丹麥的許智峯安全,指許不會在當地尋求政治庇護。而據網媒《眾新聞》報道,丹麥國會議員Katarina Ammitzboll稱,許智峯完成3日的丹麥訪問後,或會轉到英國,但暫時未與許見面和談及具體計劃。

香港時間今午3時多,許智峯接受丹麥傳媒訪問時表明「不肯定 (not even sure)」稍後是否會返港,他說「我現時太難亦太早去說我應該和將會去哪裏,但我能說的是,我對香港和自由的心永不會變。」他又稱,會利用自己在丹麥時的自由,繼續為香港發聲,希望為香港帶來改變。

許智峯料返港會有很嚴重後果 包括在機場被捕

他在訪問中更形容,自己目前是冒個人生命危險,在外國講述香港人權狀況,因香港自實施《港區國安法》後,請求外國力量干預屬嚴重刑事罪行,可令他面對數以10年計以至終身的監禁。他表示,《國安法》實施後家人深受影響,包括被跟蹤監視,令他家人感到被恐嚇(very threatening),「我知道如果我回港,將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我預期有可能一到機場即會被捕 (I understand if I go back to HK, there can be very very serious consequences, I expect arrest maybe in the airport or immediately)。」被問到為何被控多達9條罪名時,許智峯坦言拘捕原因十分可笑,包括他曾站在防暴警和示威者之間,試圖緩和現場氣氛、不想防暴警方濫權和用槍射向香港人,以及在立法會會議廳,以舉牌和用腐爛植物抗議等。

他亦在訪問表示,希望丹麥作為小國可行出一小步,為遭檢控的香港示威者提供「避風港」,讓他們有處容身,並且在歐盟為港人發聲,因歐盟早前亦對中國打壓人權做法採取更強硬立場。他又批評,《國安法》正全面破壞香港的自由,奪去港人的基本人權,做法對香港極具「毀滅性(devastating)」,強調「我們不應讓中國政府將有關做法擴展至全球,現在就應該停止它們。」

另外,丹麥國會議員Uffe Elbaek日前透過社交網站表示,會盡一切努力確保許智峯的人身安全,引起外界對身負多宗案件的許智峯,有打算逃亡的遐想。不過許隨後表明這次到丹麥,是為了交流有關環境政策和氣候轉變的問題,他會於12月4日返港。

美聯社報道,現處丹麥的許智峯接受該社訪問時指,香港情況正在惡化,讓全世界知道香港不再是自由的城市是非常重要。

他稱從政時未想過要坐監,而民主很脆弱,強調於危難之時,各地民主之士需要團結,呼籲歐洲國家如丹麥跟隨英國提供避風港,讓香港的示威者能逃避可怕的中共。

許與丹麥國會議員Michael Aastrup Jensen直播會面

另外,Facebook專頁「Støt Hong Kong 支持香港」早前曾在丹麥國會直播許智峯與丹麥國會議員Michael Aastrup Jensen會面的情況。

許智峯在會面當中表示,希望丹麥人民和政府都明白,香港經已完全改變,冀丹麥政府支持香港的抗爭運動,並採取措施幫助港人。他亦希望歐盟能提供實際的協助予香港抗爭者及向北京施壓,藉此表達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他認為這不單止是保護香港的自由,也保護國際社會的自由。

為許智峯安排行程的Thomas Rohden在twitter上載與許智峯等的合照,指與許探訪了外交政策委員會和當地媒體,明天會與歐洲議會和當地組織「民主聯盟(Alliance of Democracies)」傾談。

傳許智峯舉家離港 胡志偉:信任同事嘅態度去處理

《香港01》周三引述消息指,許的父母、妻子和兩名子女於周三傍晚亦乘飛機離開香港,暫時未知許氏一家的目的地及離港原因。《蘋果》已嘗試聯絡許智峯,惟暫時未有回應。

已辭任立法會議員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昨晚被問到許智峯是否離港或流亡一事時,只表示「冇資料」。他今早到法院聽審黎智英等人的案件後回應事件,強調會信任許智峯,「佢喺Facebook上面講得好清楚自己成個嘅行程,所以我係用一種信任同事嘅態度去處理有關嘅問題」。胡續指,稍早曾以WhatsApp與許智峯聯絡,對方講法和社交媒體上的內容一樣,而被問到會否干涉許的決定,他強調同事有接受訪問、外訪的自由,「唔係我哋黨入邊需要管嘅事情」,又相信許會於明日如期歸來。

許智峯黨友林卓廷周三晚在Facebook留言「兄弟,去留肝膽兩崑崙!」另一黨友涂謹申則以歌曲《夜機》的歌詞發文,表示「今晚(昨夜)想起這首歌」。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