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棄Facebook改投MeWe 港人為言論自由掀轉場熱潮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2 00:02

美國總統大選至今未分勝負,更觸發公眾對社交平台操縱言論的質疑,掀起一股「轉場」熱潮。這陣旋風近日吹到香港,有地區群組呼籲網民棄用Facebook,轉投較少限制的新平台「MeWe」,短短兩星期有逾百個群組響應,用戶數目與日俱增,有黃店亦寧願付費開新專頁,只希望擺脫審查重奪網絡言論自由。

有學者指社交平台已成爭奪政治話語權的戰場,隨便篩選言論只會遭公眾唾棄。有資訊科技專家則關注新平台欠多重認證,網絡保安或成隱憂。MeWe回覆查詢時稱11月全球有近300萬個新登記,除違法及鼓吹暴力內容外不會過濾留言,亦強調不會賣廣告或出售用戶資料。

2年前曝光的「劍橋分析」事件,令美國朝野發現,原來社交媒體居然有左右全國性選舉的力量。但在今年的美國大選,主流社交平台並無避嫌,反而主動出擊,先有Twitter過濾關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電郵醜聞新聞,再聯同Facebook在尋求連任的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帖文中,大量加上需要事實核查(Fact-check)的標籤,甚至官方仍未公佈結果,已標明拜登才是「預測當選人」。

種種偏頗舉動,激發以支持特朗普人士為主的國內保守派不滿,在譴責兩大科網巨頭操縱言論之餘,亦同時積極發掘並轉用其他社交平台,如主張以Parler取代Twitter、MeWe取代Facebook、Rumble取代YouTube等,短時間內成為熱潮,席捲整個網絡世界。

地區群組籲轉場一呼百應

這股「轉場」熱潮傳到香港,很快就演變成針對Facebook的一場行動。將軍澳地區群組「將軍澳︱烽火台」上月中發佈了一篇關於MeWe的常見問答(FAQ),呼籲街坊放棄使用Facebook,轉用主張政治中立的MeWe,隨即獲各大群組轉載,訊息又在不同通訊工具中傳閱,數日內已有近百個新MeWe群組成立,數目正持續增加。

管理員之一的Hang表示,自美國大選以來,Facebook對於言論的審查較以往變本加厲,群組內關於拜登的負面消息經常被自動刪除,其他政見審查亦明顯收緊,「有人留言『蝕死你隻馬拉雞』就俾佢delete咗,其實係講緊一啲藍店嘅睇法;又例如『強國人無知真係慘』,亦都被判違規。」但偏偏又發現在相反立場的藍絲群組裏,更難堪的說話都無被處理,「更加覺得要減少對Facebook嘅依賴」。

他稱在MeWe開群至今,無論是鄰里瑣事抑或政治大事,谷友全部都能在未經篩選下暢所欲言,因此亦吸引了原Facebook群組裏近兩成人轉場,「我相信係大家都好希望有一個言論自由嘅空間」。

同樣深受其害的,還有全港最大的貓友討論區「天下貓貓一樣貓」,這個有23萬人的群組,10月份曾一度無故消失,經立法會議員協助後,方知悉懷疑有人在群組內賣貓,干犯Facebook社群條例「買賣活體動物」而出事,但創辦人Antony卻對此大感惱火,「我哋本身就最唔鍾意啲人買賣貓,你咁樣屈我真係好過份」。

最終群組雖然能夠還原,Facebook卻從無正式交代「死因」,Antony亦不排除與自己的「無為而治」有關,「始終呢度有廿幾萬人,有好多唔同嘅聲音、政見好正常,我哋都冇可能睇得晒」,只要留言不涉及殘害動物,任何爭吵他都傾向不插手,於是不時會收到Facebook系統通知偵測到有歧視言論,「『中國人乜乜乜』,(對於Facebook規則)係曖昧嘅,係灰色嘅,但你有言論自由㗎嘛……直頭delete咗兼唔畀機會你argue,佢咪乾手淨腳囉。」

但群組存在的目的除分享貓經及曬貓相外,最重要功能就是隨時號召有心人救貓。為免再出事,Antony決定開設MeWe群組作「Plan B」,目前有近1萬人加入,是香港群組中最多人的一個,群內的聊天室亦相當活躍,「呢度冇乜版規,大家都可以亂咁吹,暫時用落係幾有趣嘅」。

黃店付費開專頁:買返自己嘅言論自由

比起Facebook數以萬字、分6個章節共26段的社群守則,MeWe只有16條不允許事項,主要涵蓋違法及鼓吹暴力的行為,其CEO Mark Weinstein在不同訪問中亦多次重申,尊重用戶的言論自由。

在介面與功能方面,MeWe亦與Facebook十分相似,可以在個人頁面分享文字、相片或影片,同樣設有Timeline集中顯示朋友、專頁的帖文,用戶可以自由加入不同的群組,並在各群組專屬聊天室即時交流。但由於MeWe標榜無廣告,營運開支主要靠月費維持,因此要更大的儲存相片空間或是啟用自定義功能,就要成為付費會員,連原來在Facebook免費提供的專頁服務,每個月就要1.99美元(約15.42港元)。雖然要收錢,但有人卻對此甘之如飴。

「用呢個價錢,買返自己嘅言論自由,係值得㗎囉。」今年創業成立海外速遞服務LHK Express及雜貨網店「日常Daily」的Tim,眼見Facebook上的黃店不斷被打壓,認為有必要增設新渠道與顧客保持聯繫,成為首批在MeWe開設專頁的黃店之一,想不到單靠Hashtag,兩個專頁已分別吸引逾千人「追蹤(Follow)」,認為宣傳的效果較Facebook更佳,「Facebook你唔落廣告,你嘅hit rate係好低,我亦都唔想再畀佢賺」,又指平台以同路人為主,勝在同聲同氣,「作為一間黃店啦,都希望起到個帶頭作用」。

黃偉國:社交平台成政治話語權戰場

時事評論員、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黃偉國,2007年開始使用Facebook,見證這間互聯網巨頭,由本來只是朋友間聯繫的工具,發展到今日能主宰大家生活。

他指出,今時今日社交平台早已成為爭取政治話語權的戰場,政治人物如特朗普要營造親民形象,網絡打手、五毛等亦在此帶風向引導輿論,理解Facebook或想盡企業責任篩走對公眾有害的訊息,但無論如何做都等同政治操作,「究竟領導層或者管理層,有冇能力或者有冇認知處理一啲咁複雜嘅社會狀況或者政治狀況?佢行嘅每一步,可能都令到某啲網民不滿,大家就會反應離場」。

至於轉到新平台是否就一勞永逸,黃偉國稱香港網民現階段視MeWe為「處女島」,仍在探索之中,相信對方在蜜月期內不會有太大動作,很難保證日後不會成為另一個Facebook,但認為到時需要再另覓新平台亦不是難事。

MeWe欠多重認證增資安隱憂

資訊科技界選委、數據科學家黃浩華表示,社交平台會透過演算法(Algorithm),向用戶推送符合興趣的內容,並以此牟利,而這些演算法全屬黑箱作業,無人可以保證新平台無類似的操作,「而家只係叫信住先」。但自己試用MeWe後,已發現明顯安全隱憂,「佢就冇一個叫MFA或者多重認證過程,你係冇辦法好似Google或者其他平台咁,透過手機用一次性密碼去保障自己」,籲用家小心保管個人密碼。他推薦去中心化的開源社交平台Mastodon,但使用者需要具備自行架設伺服器的技術。

MeWe回覆《蘋果》查詢時表示,現時在全球有近1,200萬用戶,單單在11月就有近300萬人新登記,聲稱無追蹤用戶所在國家,只知道29%流量來自亞洲。回覆中點名批評Facebook連無害或與公司觀點不同的留言通通審查刪文,重申自己尊重言論自由,強調不會賣廣告或出售用戶資料。

問到當政權如中國政府要求提供個別用戶資料時會如何處理,回覆稱提出這些要求的執法機構必須對MeWe有司法管轄權,只會應美國法院要求,回應美國非執法機構對用戶資料的申請。

《蘋果》同時向Facebook查詢言論審查、是否針對個別政見、是否針對特朗普支持者等問題,至截稿時仍未收到回覆。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