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畫冊諷警暴 VA Wong Sir將計就計 「自我審查」為Blue Object打格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8 00:15

教師黃Sir在網上私人社交帳戶發佈諷刺政權和警暴漫畫,遭投訴後不獲校方續約。他曾因憂慮人身安全而掙扎是否放棄繪畫,最終成功另覓工作,工餘更出版首本插畫冊《假如讓我畫下去》續諷時弊,又將計就計為畫中的「blue object」打格,將「自我審查」變成作品的一部份。他盼在僅餘的空間下,繼續自由地畫下去。

記者 陳紫晴

黃Sir(ig: vawongsir)在大埔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任教視藝及通識科期間,有人匿名向教局投訴其私人網上畫作「不恰當」,最終校方在《國安法》生效前夕,以資金不足為由拒絕與他續約。

黃Sir自去年5月在網上發表政治漫畫,起初主要圍繞三隧分流、丁權等時事議題;直到去年反修例事件鬧得沸揚,諷刺政權、警暴開始成為他的題材,一夜之間在網絡瘋傳。

憂被上門拘捕:下一個可能就係我

他是獨生子,是家中經濟支柱,母親又是長期病患者。不獲續約無疑令他憂慮,「可唔可以再喺教育界度做啦?甚或乎個人安全?需唔需要有其他刑責?都好擔心」;他甚至出現情緒病的徵兆,寢食不安、不願落床,也特別懼怕按門聲,擔心被上門拘捕,「好驚突然打開門就話我犯咗咩法、網上散播咗啲不當言論喎......好擔心下一個就係我」。

黃Sir坦言曾經多番掙扎,曾考慮關閉Instagram帳號或放棄繪畫,但始終相信香港有人權及自由。他續指,其畫作並非鼓吹港獨,甚至有網民質疑他是「左膠」,「點解一個看似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我仲要驚作品會畀人話?」他早已因白色恐怖「自我審查」,減少對國歌及國旗的二創作品,「我都有少少戴頭盔,擔心自己人身安全,但係依個規範下,我都希望我有自己的自由去繼續畫落去。」

「自我審查」式出書 盼在規範下仍能繼續畫

正因如此,「爆眼教師」楊子俊成立的山道出版社邀請他出版《假如讓我畫下去》插畫冊。新書中分三個部份,先是在已發佈的漫畫上「加工」,增加延伸想象,例如一幅早被網上瘋傳的漫畫,畫中寫有「自由」、「民主」、「教育」的門被「藍色Object」踢開。黃Sir指,交稿後出版商及印刷商憂慮「出唔到街」,甚或會引起部份人不安的情緒,因而將計就計,刻意把「藍色Object」打格,「我喺本書到做咗好多自我審查,因為我都擔心,但點解會有依個自我審查,咁就要問返依個政權。」

在第二部份,黃Sir則套用教科書的形式及設計呈現畫作,題目包括《「公義」的機會成本?》。第三部份則以港人的童年玩物為題材,例如大富翁、天下太平等;他希望讀者藉此反思,「究竟依啲仲係唔係我哋舊時嘅玩法呢?」

新校續任通識科老師 憂教局為滅聲再「釘牌」教師

過去數月,教育界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壓。黃Sir坦言,現今所有老師均步步為營,一言一行均需格外小心,與同事備課時甚至會互相「監督」及討論,「究竟教中國霧霾會唔會引起同學不愛國的情緒?如果我哋教本土年輕人參選立法會,咁算唔算煽動港獨?」

教育局日前宣佈改革通識科,黃Sir相信政府早於2012年開始佈署,質疑是將國民教育科「換湯不換藥」。教育局的「紅線」令教師無所適從,尤其通識科要求學生多角度思考,至今卻背道而馳,「原來有啲嘢係唔討論得,而答案只有一個嘅,咁何來多角度思考?」

至今有最少兩名教師被釘牌,黃Sir也不禁慨嘆,「為咗要滅聲下一個係我都唔奇」。黃Sir指,即使因而不能再做日校教師,他仍會選擇畫畫,亦會堅持「教育」這條路,或許是透過畫作教化大眾,「如果(日後)仲未危及到我生命同屋企人,我相信我都會畫落去。」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