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警會須匯報投訴個案倒跌 403項指控調查後「並無過錯」 無警須受刑事訴訟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9 17:15

「反送中運動」以來,警隊濫暴濫捕一直為人詬病,但監警會期內處理的「須匯報投訴」個案件數字卻不升反跌。監警會於2019至20年度共接獲1,478宗「須匯報投訴」個案,按年下跌2.8%;經該會通過的指控僅2,209項,大跌10.4%,當中僅有3.5%指控獲分類為「屬實」。有80名警員因投訴個案被處分,當中2人要接受紀律覆檢,其餘僅被「警告」或「訓諭」。至於由非當事人或匿名人士提出的「須知會投訴」個案則多達1,686宗,增幅達1.73倍,惟投訴警察課一般僅需提交個案撮要予監警會。

監警會今日向立法會提交2019/2020年度工作報告,監警會於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間,共接獲警隊投訴警察課1,478宗新的「須匯報投訴」個案的調查報告,按年下降2.8%。監警會則通過1,293宗個案的調查結果,包括55宗覆檢個案,亦按年下降15.3%。

797項全面調查個案 403項「並無過錯」

除了覆檢個案外,獲監警會通過的指控有2,209項, 按年下降10.4%,指控依次為「疏忽職守」、「行為不當/態度欠佳/粗言穢語」及「毆打」。獲通過指控中,有797項經全面調查,當中57項被列為「獲證明屬實」,19項被列為「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2項被列為「無法完全證明屬實」,三者合共僅佔獲通過指控的3.5%;另有257項被列為「無法證實」,403項被列為「並無過錯」,59項則被列為「虛假不確」。

至於其餘1,412項毋須進行全面調查的指控,有202項「透過簡便方式解決」,佔毋須進行全面調查指控中的14.3%,462項被列為「投訴撤回」(佔32.7% ),748項被列為「無法追查」(佔53.0% )。

該年度有80名警務人員因已通過投訴個案,須接受紀律行動,人數按年減少一人,共涉60宗個案。無人需要接受刑事訴訟,2人須作紀律覆檢,25人遭「警告」,53人被「訓諭」。

就調查結果分類,監警會曾向投訴警察課提出361項質詢,有37項指控由「無法證實/並無過錯/無法追查/投訴撤回」分類,改列為「獲證明屬實」;17項由「並無過錯」改為「無法證實」。惟亦有69項指控由「無法證實」改列為「並無過錯」,6項「無法追查」改為「虛假不確」。

另外,該年度正值「反送中運動」,監警會審核的「須知會投訴」個案多達1,686宗,遠高於對上年度的617宗,增幅達1.73倍。根據監警會資料,「須匯報投訴」須由事件當事人作出,警方一般須向監警會提交調查報告作審核;「須知會投訴」一般為非當事人或匿名人士所作的投訴,投訴警察課僅須提交個案撮要予監警會,年內亦只有6宗個案在監警會建議下改列為「須匯報投訴」。

民權觀察:「須匯報投訴」不升反跌 反映市民不信現行制度

民權觀察發言人沈偉男表示,從「須知會投訴」個案大幅增加,可見市民從電視直播中看到警方執法情況都感到憤怒,亦希望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可跟進,但他們並非當事人;又或者投訴人未必願意披露自己身份,而「須匯報投訴」不升反跌,正正反映市民不信任現行投訴警察制度。

他補充,現時市民就警方執法投訴,不享有任何法律豁免,故當市民提及事發經過時,即使並非示威參加者,但因途經示威以至被警方定義為「暴動」的現場,也有可能因擔心被指觸犯法例,以致未肯具名投訴。

沈偉男坦言,監警會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已備受批評,令人質疑能否發揮監察警隊執法的功能,以至整個投訴機制失效。而香港監警會相對英國、加拿大的同樣機構,正正缺少獨立調查權,令近年香港警隊即使出現違規行為,市民的投訴卻石沉大海,未能追究涉事警員責任。

他又指,政府明顯越來越重視警隊,包括向大量警察授勳,且未見改善警隊民望的工作。而梁定邦作為監警會主席,不應迴避監警會的獨立調查權議題,「市民正正因為對你有期望,先叫你去回應(獨立調查權),先叫你爭取嘛,而唔係而家做唔到就唔再提。」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