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公開大學到一國兩制(林海)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5 02:00

上周五,香港公開大學宣佈將會改名為香港都會大學。據公大校長黃玉山解釋,改名是因為「本地乃至海外仍有許多人誤解公大只提供遙距教育或兼讀課程,對畢業生求職及參與研究或學術交流的教職員帶來不便」,而「香港都會大學的校名能反映學校位處國際都會……不單能反映大學文理商課程兼備,也令學校未來發展不受校名所局限」。黃校長言下之意,似是說公大現在的發展被校名所局限了,只要改了名,大學的前途將會一片光明。

坦白說,公開大學在本港眾多高等學府之中,名聲的確不怎麼響亮、形象也不夠「高大上」,網上甚至一直流傳嘲諷「公開大學不是大學」的「鯨魚不是魚」笑話。學校聲譽不好,在勢利、重名氣的香港社會,當然會成為困擾公大師生的問題;對於公大畢業生來說,初出社會即可能被人質疑「不是真正的大學生」,否定其寒窗苦讀數年的個人努力,也是極不公平的。學校與畢業生的質素從來不是必然掛鈎,當中的個人因素絕對不容忽視;可別忘記,如今為港人唾棄的林鄭特首是港大出產的「精英」,為不少港人所肯定的社運領袖黃之鋒反而是公開大學的畢業生。

不要單「以校論人」,是香港社會需要共同學習的一個課題,也並非單靠公大校方所能改變。然而面對公大師生的現實困擾,難道校方真的以為改了校名,社會對公大的觀感就會徹底改觀?師生所面對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如果真的只是名字問題,讓人誤以為公大是夜校,又為何不見有人誤以為中文大學只有中文系?為何不見有人質疑全球排名頂尖的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的質素?既是「科技大學」,又讀甚麼「商」呢?問題的關鍵顯然不是名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連「大學」也不是,一樣享譽全球。只要教學質素有保證,則有麝自然香,誰管你叫甚麼名字。公大校方真正要努力的方向,不外乎是致力提升教學質素、改善學校設施配套,唯有如此,方能真正提升學校水平,令公眾改觀。

香港管治階層追求沽名釣譽

對於這樣的治本之法,公大校方表現不出有甚麼革新計劃,卻先拋出了一個不治標也不治本的改名大計,結果只是引來網民甚至公大校友的集體嘲笑。然而此等不治標也不治本、說了等於做了的沽名釣譽情事,在香港遍佈整個管治階層,又豈只限於公大管理層?公大改名一事,其實只是從側面反映出香港掌權者們重名輕實的官僚文化的最新事例,由大學高管到政府高層,莫不如是。

比如港人乃至國際社會近一年多對香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信心跌至谷底,港府並不努力尋求挽回港人和國際信心的治本之道,反而一面繼續破壞一國兩制,一面說要對內對外加強宣傳一國兩制,彷彿一國兩制、法治等概念只要說得多就是真的一樣。香港公務員團隊屢有人因參與社會運動被捕,港府不去反思為何體制內也有人甘願與個人前途對着幹,反而推出一個公務員宣誓計劃,以為只要人人嘴上宣誓就人人效忠。珠三角經濟帶建構多年,仍有不少港人抗拒北上自有原因,港府不去了解港人的憂慮,反以為改個名叫大灣區再粉飾一番,就可成功令港人改觀。但是只要實情一日未變,不管名字怎樣叫、嘴上怎樣說,法制崩壞仍是法制崩壞,公務員團隊仍有人不滿政府,港人仍然抗拒中共。求名而不求實,又豈是解決問題之道?

林海

傳媒工作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