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氣殺妻女許金山提上訴 指不能排除死者將瑜伽波放上車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6 15:30
被告許金山
(蘋果日報)

中大醫學院前副教授許金山被控利用瑜伽波在汽車釋放一氧化碳,毒殺妻子和女兒,前年受審後兩項謀殺罪成。許提出上訴,今在高等法院聆訊。上訴方強調根據專家實驗,瑜伽波只在車上放置了極短時間,惟許金山早已外出,不可能由他放上車,質疑法官不當地向陪審團排除由妻女放上車、引致不幸意外的可能性。

許金山原是中大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副教授,罪成後判囚終身,今年被醫委會無限期除牌。今早聆訊期間,許金山一度突然在被告欄內站起,欲向法官發言,法官著他與代表律師溝通。

案發於2015年5月22日,許金山的妻子黃秀芬駕駛黃色Mini Cooper汽車,與次女許儷玲離開西貢住所,下午2時18分出門,2時25分在距離住所1.6公里處,被發現在車上雙雙中一氧化碳毒身亡。許金山案發前已外出,控方指他預先將充滿毒氣的瑜伽波放上車放氣。

許金山當時籌備研究一氧化碳解毒療法,案發前從實驗室用瑜伽波盛載一氧化碳帶回家。許被捕後稱帶毒氣回家滅鼠,曾警告次女內藏毒氣,他猜測次女可能因學業壓力或與母親爭執,故利用瑜伽波自殺。辯方審訊時指次女並非自殺,但有可能次女見車上有昆蟲,驚慌下用毒氣殺蟲。

上訴方大律師陳詞,揚言不可能是許金山放瑜伽波上車,理由是根據專家實驗數據,涉案汽車會自然洩漏氣體,開門上車更會令車內毒氣濃度大減九成,瑜伽波必須是開車前極短時間內擺上車放氣,濃度才足以致命,但許在開車前逾一小時已離家到大學出席活動。車匙的使用紀錄亦顯示,臨近案發時許似乎沒人開過涉案車輛的門。

法官認為被告妻子沒有需要拿瑜伽波上車

上訴庭法官薜偉成質疑,開門會令濃度下跌幾多,可能取決於原本濃度;或許當原本濃度已非常高,開門後仍會剩下高濃度,但沒有這方面數據。他又問即使濃度低,是否仍然危險,上訴方同意是危險,但指不能迅速致命。

上訴方續指,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時排除是妻女放波,但此事實應交由陪審團決定。惟法官潘兆初指,家傭看見妻女外出時沒拿東西,證供沒受質疑。上訴方認為家傭觀察不清,例如後來車上搜出手袋雨傘,家傭也沒看到。但潘官強調:「我們討論的是瑜伽波,一個瑜伽波!」

法官薜偉成也指,當日妻子出門不是做瑜伽,而是接女兒,瑜伽波又不是妻子拿回家,而是被告,妻子為何要把波放上車,還要拔走氣塞。上訴方指對於當日妻子行程沒有充份證供,而辯方質疑氣塞是否案發時已不在車上、抑或後來才失蹤。

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時曾謂,警方從車上找不到波的氣塞,就算次女真的用瑜伽波滅蟲,沒必要丟掉氣塞。上訴方指警員搜車時距離案發已有一段時間,證供未必可靠,而法官沒有妥善引導陪審團衡量。

此外,上訴方指原審法官提到,許在案發一年後才交代知道瑜伽波藏毒氣的事,惟任何人都擁有緘默權,許沒有責任主動交代任何事,法官不應該提起這點,以免陪審團猜測。

上訴方指本案非像「東方快車謀殺案」一樣明顯的兇案

另外,控方審訊時傳召專家,指許金山在大學研究一氧化碳中毒治療,只是掩護獲取毒氣的假研究。辯方有傳召專家反駁,上訴理據之一,是原審法官沒向陪審團妥善歸納辯方專家證供,也沒指出雙方專家的某些分歧。

原審時法官指許金山雖有婚外情,但沒證據顯示他因而動殺機;許和妻子共同持有一些物業、汽車和現金,但也沒證據顯示許謀財害命。惟上訴方指香港人關注錢財,認為原審法官毋須提及財產,否則可能激起聯想。不過法官麥機智今指,許的資產載於承認事實,法官亦已表明許沒有明顯動機。

上訴方指本案有可能是意外事故,並非像「東方快車謀殺案」一樣明顯發生兇案,要在不同人選當中判斷兇手;惟原審法官採用了排除法,引導陪審團時指向許是兇手,對許不公。聆訊明天繼續。

【案件編號:CACC309/18】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