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一帶一路已夭折,對外擴張成絕唱(方圓)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7 02:00

習近平主政後,一帶一路是中共對外關係重頭戲,其出發點是中共的對外擴張大戰略。

中共自經濟快速成長後,積累大量財富,「人一闊臉就變」, 共產意識形態又再度膨脹,解放全人類的理想死灰復燃。中共採取全面擴張政策,志在奪取世界話語權,主導世界局勢,改變世界格局。

資金投入斷崖式縮水

中共對外擴張有兩條戰線,一條針對西方國家,一條針對發展中國家。一方面,中共利用美國等西方國家自由開放的社會,實施全方位的統戰,以各種「行之有效」的收買策反伎倆,在各國政界、商界、學界、專業界大舉滲透,摻沙子挖牆角,又興辦大量孔子學院,暗中偷渡共產意識形態,其目的便是改變所在國的政治生態,影響西方國家的國策,以有利中共掌握戰略主動權。

另一方面,中共向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輸出資金和產能,以幫助所在國基礎建設為名,大舉引誘中小國家與中共合作,以經濟建設綑綁政治軍事,使中小國家揹上巨額債務,在國際事務中脅迫中小國家作中共的附庸。中共將此舉美其名為「一帶一路」,既放債又承包工程,順便輸出國內過剩的產能,推銷中國文化,一舉多得。

一帶一路劍指歐洲,深入俄國周邊地區,一旦整個絲綢之路沿線國家都被中共染指,歐洲與俄國在戰略上都將受長遠威脅。歐洲對此缺乏警惕性,俄國則有苦說不出,因此在美中交惡之前,一帶一路做得意氣風發。

一帶一路吹噓多年,也果真取得一些中小國家的回應,其中固然不乏賄賂收買的套路,又因新區開發造成不少環境破壞的惡果。中共在不少國家放債,使這些窮國揹上承擔不起的巨債,以至有些國家被迫將國家資源作抵押,或以長期租約出賣國家主權利益。

對中亞細亞與中東地區的小國窮國來說,經濟發展規模遠未達至大興土木的需要。大基建需有大投入,基建完成後的使用率和回收卻不如人意,如此很多中小國家陷入債務陷阱,而中共的大舉擴張,也因國際形勢逆轉而面臨半途而廢的困局。

隨着美中關係惡化,中共對外擴張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中共在西方國家的滲透被迫撤回,經濟上面臨困境,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國家的債務危局也浮上水面。最近《金融時報》發表一篇題為〈中國從世界抽身:重新思考習的『世紀計劃』〉的文章,指出資金投入比二戰後美國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大七倍之多的「一帶一路」,已呈現斷崖式的縮水,從最高峯期的750億美元,下跌至去年的40億美元。該報並指出,一帶一路正演變成中共第一個海外債務危機,中共陷入與債務國重啟債務協商的困境之中。

中小國爛尾債成負擔

波士頓大學數據顯示,自2008至2019年,中共的對外放貸規模達至4,620億美元,僅略少於世界銀行。專家指出,一帶一路的結局,取決於中共與當前亟需債務豁免的國家重新談判貸款的能力,若中國無法或不願提供債務國足夠的豁免,中國將置身於發展中市場的債務危機中心。

也就是說,因為多數債務國家還不起錢,中共如不願或不能豁免,就只能把這些爛尾債揹上身,變成自己的負擔,那就很有可能陷身其中而不能自拔。

可以肯定的是,一帶一路已無以為繼,現在只是如何抽身的問題。把欠債討回來全身而退,固然很美好,但卻不現實。各中小國家見中共擴張難以為繼,更以賴債為樂,而中共無計可施之下,很大可能是要把這顆苦果吞下去。

這便是中共對外擴張惹的禍,當初如不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白日夢,好好經營自己,美中關係或不至於惡化至今日程度,一帶一路的損失也可以避免。一念之差,貽害無窮,習近平的後悔藥,只怕要長久吃下去了。

方圓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