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獲准保釋 官指涉案言論似評論非請求 信納保釋期間不會危害國家安全

更新時間 (HKT): 2020.12.29 19:39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本月先後被控串謀欺詐以及勾結外國勢力,提堂後還柙20天,上周成功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是首宗國安法案件批准保釋。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今以書面頒下決定理由,認為目前控方證據未夠強;而黎智英提供的保釋條件,已足夠令法庭信納他不會在保釋期間干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

法官李運騰於判詞中指,國安法罪行雖有輕重之分,但無疑均屬嚴重。黎智英被控請求外國或境外勢力制裁中國或香港政府,惟李官指庭上與訟雙方未有定義「請求」一詞,故針對是次保釋申請而言,李官會將「請求」理解為不論有沒有事前計劃及不論請求是否成功,均可成立。

官:黎言論看來屬評論或批評而非請求制裁

辯方陳詞指,黎在國安法生效後沒有作出過「請求」,控方則向法庭舉出兩個「請求」例子,包括今年7月30日《蘋果日報》網上訪談節目以及8月18日另一次訪談。判詞表明不會列出黎所作之言論,但指從表面看來,即使觀看者可能不認同其言論、甚至覺得被冒犯,但有關言論似屬評論或批評而非請求。

對於控方證據包含黎在國安法今年7月1日生效前的言論,李官指該些言論不會違反國安法,但可以視為背景資料,幫助理解黎後來的行為和心態。

控方表示,法庭可根據所有背景資料,推論上述言論是經掩飾的請求。李官指控方說法是否成立,須留待陪審團或法官日後判斷,證據強弱在未來可以改變或加強;但現階段而論,辯方的立場看來可供爭辯,證據並非如控方所指般強。李官強調,調查仍在進行中,現階段不宜對控罪性質與嚴重性、以至證據比重有任何定見。

控方指黎擁兩遊艇可非法離境 官:證據顯示扎根香港

控方另一反對保釋理由是,黎有潛逃風險,因黎有多宗案件在身,財力豐厚,在海外有家人和生意,還有兩艘遊艇可供非法離境等等。李官同意若被告面對來自多宗官司的壓力,有時足以令被告選擇逃避審訊或潛在判刑,但亦指每宗案件要獨立考慮。辯方指黎至今一直遵守所有保釋條件,證據亦顯示他扎根香港。

至於黎早前在另一宗案件申請法庭批准離港,結果被拒,控方指這證明黎有意離開本港。李官則指意義不大,而當時他雖然拒絕讓黎離港,並無「裁定」黎有意潛逃。

控方在開庭前一天呈交警方誓章,陳述若干國家暫停或終止了與本港的司法互助和引渡協議,並引述報章指一些國家正施加政治壓力要求釋放黎。李官表示明白黎一旦離境,較難令他回港,但未能理解警方引用的報道如何能加強控方的指控。判詞指法庭只會按照法律、證據和申請理據來裁決保釋申請,別無其他因素。

黎表明願意佩戴電子裝置供警方監察行蹤

對於警方另指最近有若干不依期歸柙事件,李官稱理解警方遇上疑犯潛逃時所受的挫折,然而每件案件要獨立考慮。現時控方沒有指控黎與潛逃人士有任何關係或合謀。李官續指,雖然黎曾多次被捕,但只與非法集會有關,與本案性質不同;情況亦有別於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的另案被告馬俊文,因馬多番涉嫌干犯煽動罪和煽惑分裂國家而被捕,卻仍堅持不會停止。

判詞指出,要綜合考慮控方提出的因素,同時也要考慮黎承諾遵守的保釋條件。黎除了交出1,000萬元保釋金、有三名擔保人、遵守一般的向警署報到和離港限制條件外,更表明願意佩戴電子裝置供警方監察行蹤;在控方確認追蹤方案在香港不可行後,黎表明願意一直留在家中。李官認為,黎提出的保釋條件,足以減低潛逃風險。

另一考慮因素,是國安法第42條列明的再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風險。判詞表明,保障國家安全十分重要,但另一方面,國安法第42條並非「禁止保釋」,只要有充足理由相信黎不會干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法庭可批准保釋。

李官指出,黎智英願意增加保釋條件,承諾不直接或間接做出任何可被視為請求外國制裁的行為,亦不會見外國官員、不接受訪問、不發表任何文章,以及不用社交媒體。雖然控方認為仍不足夠,但李官指所有條件加起來,已足夠說服法庭,黎不會在保釋期間干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正如辯方大狀所言:「再發一個帖文,黎便會重返監牢。」

有律師指出,黎被控港區國安法中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名,當中「請求」一詞定義過於空泛、廣闊及含糊,亦未有案例或經審訊測試,賦予控方甚大「彈性」,用以起訴異見人士。該律師又指,今次裁決顯示一名合理的普通法法官亦認為,即使某人的評論或批判會令他人反對甚至覺得冒犯,也不應因此便視之為向外國提出請求。律師強調,儘管控方指涉案言論屬「經過偽裝的請求」,但法官已明言相關爭議應交由陪審團定奪。

黎另被控串謀欺詐仍在調查中 證據強弱言之尚早

除了國安法案件,黎另被控串謀壹傳媒高層,欺詐壹傳媒大樓業主科技園公司,隱瞞將大樓供旗下秘書公司用作未經許可用途,違反1998年由蘋果日報印刷公司與科技園公司簽訂的租契。力高顧問被指藉此付出較便宜租金,同時蘋果日報印刷公司因而獲利。

李官表明由於調查仍在進行,現在對欺詐案和國安法案件的證據下定論,言之過早,但仍有必要就保釋申請的裁決交代理據。

判詞指,控方並非指租契是於1998年透過欺詐得來,控罪始自2016年資料顯示力高顧問開始提供未經許可服務。李官指出,控方須交代租客和業主有何特別關係,令租客須披露相關資訊,但目前證據尚未清楚,辯方似乎可以辯稱沒有披露責任。控方指同案被告確曾訛稱力高顧問沒有在大樓營運,但李官直指不是黎作出虛假陳述。

資料一直公開 削弱不誠實指控

另一方面,李官指欺詐包含不誠實元素。惟證據顯示力高的註冊地址由1998年開始已在涉案大樓,壹傳媒的2011至2012和2013至2014年報均有公佈蘋果日報印刷公司向力高收取低於市值租金,換言之有公開資料顯示力高使用大樓,某程度削弱不誠實指控。

判詞又指,壹傳媒大樓佔地3.8萬平方米,力高顧問佔用50平方米,即僅0.13%;即使控方對計算有爭議,力高無論如何都只是佔用大樓很少部份,這是他日判刑時需考慮的因素。

李官同意辯方所指,欺詐案被告通常都獲批准保釋,黎的同案被告也獲准保釋。李官指如果沒有國安法控罪,保釋申請便相對簡單,他認為應批准黎保釋外出。

律政司已就黎智英保釋一事提出上訴申請,本周四將在終審法院進行聆訊,由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李義及張舉能決定是否受理。

【案件編號:HCCP727、73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