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阿里巴巴之後(潘小濤)

更新時間 (HKT): 2020.12.29 02:00

習近平舉手投足之間就可毀掉在國際極具知名度的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甚至其他重量級民企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間。

阿里巴巴被指涉嫌壟斷,遭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立案調查,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公開表示,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決策部署。浙江是習的發迹之地及政治大本營,袁家軍作為習的心腹,表明反壟斷是習的部署,在在說明阿里已被判極刑,難怪阿里股價急瀉。

事實上,官方《人民日報》近日先後刊登數篇文章,批評阿里的壟斷,指壟斷會阻礙扭曲資源配置、損害市場主體和消費者利益、扼殺技術進步,聲稱反壟斷是國際慣例,而反壟斷已成為關係中國發展全局的議題。另有官媒稱,解決阿里危機的最好辦法是收歸國有。總之,一夜之間,這間中國首屈一指的民營科技龍頭企業,大有分崩離析之勢。

問題是,經濟學對壟斷的惡果早有論斷,而中國行業壟斷也一直存在,電力煤炭石油鐵路運輸香煙電訊等行業,哪個不是被國企壟斷,多年來可曾動過國企分毫?官媒又可曾高呼反對國企壟斷以保護消費者利益?顯然,這是以反壟斷之名整肅馬雲及阿里巴巴,甚至對付其他民企巨頭。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馬雲商業帝國的危機早有迹可尋。有人說,那是因為馬雲在螞蟻上市前夕那番激烈批評中國金融系統及監管制度的講話,觸怒當權者而受到教訓。確實,馬雲的「(中國的問題)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的風險」、「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等說話很刺耳,說他捅了馬蜂窩也不為過,但那只是表面原因,背後隱藏着複雜的權力瓜葛及政治原因。

對於當局突然「處死」阿里,坊間揣測的原因不外乎幾點。其一,割韭菜。近年政府財政收入急劇萎縮,很多地方政府入不敷出、債台高築,同時不斷傳出國企債務違約,政府要度過危機,只能收割優質民企或上市國企的韭菜,故國企茅台集團要將市值約1,100億港元的4%股份送贈給貴州省政府(佔貴州省財政收入近六分一)、老白乾酒亦將10%股份免費交給河北省財政廳。另外,中國養老金缺口未來5至10年將高達10萬億元,人民銀行前行長戴相龍建議將部份土地出讓金及貪官財產劃入社保基金,可見各系統財政全面吃緊。

對於政府官員來說,阿里等網絡巨頭坐擁巨額收入,卻猶如蜑家雞「睇水」。北京當局近月加速對付民營企業,河北前首富孫大午及其家人被捕後,南京前首富楊宗義也被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而被捕,應有覬覦其資產的因素。不賺錢的企業,政府會伸手要錢或調查他們壟斷嗎?

習需更高政經安全系數

除了看中優質民企會生金蛋,更重要是政治因素。阿里及其他互聯網巨頭近年成長驚人,甚至疫情下仍可急劇擴張,相反,習近平用各種手段去遏制及控制他們,包括要這些企業成立黨支部、讓黨員進入董事局,甚至迫使馬雲等人提前退休或交出部份股份,效果不彰,至少習對他們並不放心。這些企業不僅不是習的嫡系,幕後老闆反而是習的對手(江澤民及其他元老)或外資財團,他們掌握越多資源,習的不安全感就越大,特別是隨着2022年中共二十大永續大典逼近,習需要的政治經濟安全系數更高。這才是他們被清算的主因。

因此,阿里遭厄後,其他互聯網巨頭及民營企業集團應也難逃一劫。這種化私為公的把戲,中共建政後不斷重複上演,正是這個制度可怕之處。五十年代初以抗美援朝之名強捐,然後建設社會主義的公私合營,再之後以革命之名充公所有私產,到今天,無論因為國家需要財政支持,還是擔心民企坐大威脅政權,很多私企應難逃被清洗命運。

至於一國一制下的香港財閥,好日子也到頭了。別以為全力配合及討好政權就可換來安全,阿里等巨頭也是全力迎合當權者,亦動用人脈關係擺平各種問題,馬雲甚至建議將部份螞蟻股份上交國家,結果呢?別低估他們在香港化私為公的野心,更不要錯估不安全感觸發其清洗私企的決心!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