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受理律政司上訴申請 黎智英須再度還柙 庭上眼泛淚光

更新時間 (HKT): 2020.12.31 19:19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日前成功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等候兩宗涉及勾結外國勢力和串謀欺詐的案件再訊。律政司不滿,翌日即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同時要求等候終院裁決期間,暫時把黎智英重新還柙。案件今早在終院審理,由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李義及張舉能三位國安法指定法官決定是否受理律政司申請。三人聽罷陳詞後,受理律政司上訴之餘,同時批准羈押申請。在這個嚴寒的除夕,黎智英再次還柙,等候2月1日上訴正審聆訊。

家人:「你哋加油,守住蘋果!」

法庭宣佈決定後,懲教職員隨即走到黎智英身旁。黎逐一與兒子及女兒相擁道別,並向到庭聲援旁聽的泛民人士點頭,其間眼泛淚光。泛民人士大叫「Jimmy 加油」、「保重」。

黎智英的女兒與母親通電話時,將手機交給黎智英,讓黎交代數句,黎着妻子不用擔心。女兒又傷心落淚,親友相擁安慰。黎的兩名兒子則與律師團隊不斷商討,神情嚴肅。

最後黎智英待司機取回遺留車上的聖經,並由秘書轉交後,始步入羈留室離開法庭。有黎的家人一邊哭泣,一邊緊捉《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的手說:「你哋加油,守住蘋果!」

除了黎的妻子及子女外,《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蘋果動新聞平台總監張志偉、總編輯羅偉光、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壹週刊前社長楊懷康、李卓人、林卓廷、余若薇、社民連梁國雄及黃浩銘等人今早到庭旁聽。

律政司今早繼續派出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而黎智英則由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代表。黎智英在律師陪同下進入法庭,他未被安排在犯人欄就坐,而是坐在辯方律師代表後方。

周天行陳詞指,本上訴申請主要涉及兩個層面,第一是法官李運騰批准保釋的決定是否「最終決定」;第二是法官李運騰在考慮保釋決定時,是否正確解讀國安法第42條。周認為兩者均涉及重大的法律觀點及牽涉公眾利益。

首席法官馬道立指出,第一條問題並不涉及國安法,只屬一般事宜;法官李義亦指出,若決定不屬最終決定,則終院可否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31(b)條受理是次上訴,而這點關乎終院是否有權限處理申請。

律政司:若控方無法就國安法保釋決定提出上訴會損害公眾利益

周則謂這點只是替代爭議,是次上訴申請主要是關於第二部份,涉及國家安全,並強調若控方無法就國安法的保釋決定提出上訴,則毫無疑問損害公眾利益及有違國安法立法原意。馬道立反駁,即使牽涉公眾利益,若法庭沒有權限處理,亦愛莫能助。

周天行續指,國安法由人大常委會制定,目的是保障香港本地國安安全,故此法庭在詮釋有關法例時,必須考慮立法原意。國安法第42(2)條指出,針對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否則不得准予保釋。周天行認為,法官李運騰錯誤理解第42條的立法原意。

周指根據國安法的原意和第42條的字眼,法庭如何理解「假定准予保釋」原則,是重要法律議題。馬道立問控方是否如此理解:在不涉及國安法的一般案件,由於假定無罪,因此假定可獲保釋;惟涉及國安法罪行時,第42條會重大地削弱前述假設,變成除非滿足指定條件才可保釋。周同意,重申背後理由是國安法之重要目的。

周天行分析,國安法第42條和正常保釋條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條用詞不同:第42條聚焦危害國安行為,除非有「充分理由」相信被告不會再犯,否則「不得准予保釋」;第9條則指如果有「實質理由」相信被告會干犯騷擾證人、再犯罪、潛逃等行為,則「毋須准予保釋」。周天行指,由於國家安全的重要性,法官不可透過附加保釋條件,以緩和第42條的危害國安風險。

惟李義打斷發言,問:「若他有足夠理由相信不會重犯而批准保釋,為何不可考慮保釋條件作為因素?」周回應指,這點涉及國安法的立法原意,強調國安法是嚴重罪行,可以判處終身監禁,並舉謀殺可判囚終身為例,指法庭一般不會批准保釋。

馬官向律政司代表指:你不斷重複同一理據

周天行續指,法庭在考慮是否批准一名國安法案件被告保釋時,不可以一般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的基準去考慮,批准保釋的門檻理應更高,「一次也不能承受國安法被告棄保潛逃或重犯」,而法官在考慮被告是否有充足理由不會再犯時,保釋條件不應是考慮因素。

周天行又謂,人大在制定國安法時已考慮本港的法例,而兩者屬不同的法律系統,若國安法42條沒有寫明《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條所列明的保釋申請條件,則不應考慮。

馬道立回應指,縱使律政司一方不斷強調國安法的重要性,而法庭是同意的,但「我們仍要考慮42條的字眼」。馬道立並指,周天行不斷重複同一理據。

律政司在書面陳詞中指,黎智英自2014年起,積極支持泛民主派及反對中國共產黨與香港政府。而自2020年5月起,黎更開設twitter賬號並積極發言,其twitter賬號獲多個外國政要追蹤,由5月22日至12月1日,黎的twitter賬號共出現逾9.6萬則評論。

在國安法生效之前,尤其自去年6月反修例事件期間,黎多次積極參與並要求外國政府或機構制裁中國及香港官員或政要,或通過不利中國或香港的措施,包括透過twitter發文、與美國政要會面、接受傳媒訪問,以及發表評論文章。而在國安法生效後,黎仍持續接受訪問及在「Live Chat with Jimmy Lai」接受訪問。

律政司:黎一旦擅自離家警方難以發現或採取行動

此外,除國安法及欺詐罪外,黎並涉嫌干犯多宗將於區域法院審理的非法集結案,一旦罪成勢必面對長時間監禁。故此法庭在衡量是否給予他保釋時,必須考慮上述相關的背景及他所面對的其他控罪。

律政司強調,縱使黎的保釋條件包括除向警署報到及出席聆訊外必須留家,但他仍有棄保潛逃及重犯的風險。首先有關棄保潛逃風險,警方難以確保黎24小時遵守逗留在家這個條件;若黎並非被羈押,一旦他擅自離家,除非警察可及時發現他離家,否則根本難以發現及採取行動。

至於重犯這一點,律政司認為24小時逗留在家的保釋條件,難以確保黎不再重犯。在考慮黎的犯案手法、以及他的「激進意識形態(radical ideologies)」,再加上他在港經營一家主要的媒體,黎不難透過指示他人繼續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再者,黎可自由地在寓所與不同人士會面,考慮到他的資源、聯繫及方法,絕對有理由相信他可在保釋期間,透過下屬或其他不知名人士繼續干犯國安法。

黎一方指終院沒權限處理原訟庭保釋決定

代表黎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陳詞指,終審法院沒有任何司法權限處理原訟法庭的保釋決定,因為早有案例寫明,保釋決定是可以被推翻,故此「批准保釋」或「不批准保釋」兩者皆不是「最終決定」,而該案例更是由席上的常任法官李義所撰寫。

鄧樂勤指出,國安法並沒有、亦不會影響《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的內容,法官李運騰批准保釋的決定是肯定地及合理地作出。

對於國安法第42條的上訴申請,鄧樂勤指法官李運騰在唐英傑案已詳盡分析第42條,理據充分,亦謹記了國安法的立法目的,無可爭辯。律政司現在提出的論點,認為法官在考慮國安控罪的保釋時,不可以考慮保釋條件為因素,是極度偏離傳統考慮方法,可謂大膽的主張。

馬道立指出,律政司的理據是第42條用詞與正常保釋條文頗為不同,但法官在唐英傑案卻指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兩條條文實際上無甚分別。馬官指問題是兩條文的保釋門檻是否等同,又謂終院今日不會做裁決,但要考慮可否合理爭辯。

官指根據案例原訟法官似乎改變了條件

鄧樂勤指控方主張國安法案件的保釋申請要分兩步考慮,第一步是按國安法第42條,第二步才按正常的保釋條文,而只有第二步才假定須予保釋。惟辯方並不同意,何況法官李運騰已按第42條考慮,不能指他犯錯。

法官李義指,法官李運騰在唐英傑案分析,第42條「除非有充分理由否則不可准予保釋」的寫法,可理解為「負負得正」,即是「有理由相信會再危害國安,就不可保釋」,看來改變了條件,究竟兩者是否相等,抑或第42條原文有較高門檻。鄧樂勤認為純粹表達方式不同,實質意思一樣。

對於律政司申請臨時羈押黎以等候終審上訴,鄧樂勤指根據條文,終審法院沒有權力。馬道立質疑,如果只是原訟庭和上訴庭有權,似乎有法律漏洞,疑問有何理據。鄧樂勤則認為條文如此,權限亦只能如此。

律政司申請再次羈押 黎一方:自由事關重大盡快聆訊亦非解決辦法

鄧樂勤又陳詞指,黎現在獲准保釋,取消保釋會影響自由。馬道立指,控方理據是一旦黎違反保釋條件,損害無可補救;反問如果法庭盡快排期進行上訴正審,能否減輕對黎的不利。鄧樂勤重申,自由事關重大,盡快聆訊不是解決方法;高院已充分考慮控方理據,才批准保釋,終院沒有基礎推翻。

73歲的黎智英本月3日被控就壹傳媒用地串謀欺詐,提堂後不准保釋;及後再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黎現時以1,000萬元保釋,保釋期間不得直接或間接請求外國制裁香港和中國、不可與外國官員會面、不得接受任何訪問、不可在紙本和網上發佈文章和訊息、除了上庭和向警署報到外不可離開大宅,更不可離港,並須交出旅遊證件。

國安法指定法官、高等法院法官李運騰早前以書面頒下批准保釋的理由,認為目前控方證據未夠強;而黎智英提供的保釋條件,已足夠令法庭信納他不會在保釋期間干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並指從表面看來,即使他人可能不認同黎的言論、甚至覺得被冒犯,但有關言論似屬評論或批評而非請求外國制裁香港和中國。

【案件編號:FAMP1/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