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練錦鴻不准戴黃口罩入庭旁聽 張舉能回應指市民戴甚麼顏色口罩「完全冇問題」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1 20:08

區域法院今早處理前年9月淘大商場「護旗手」集會私了案時,主審法官練錦鴻要求庭內佩戴黃色口罩的律師及被告親友離開法庭,除非更換其他顏色口罩,否則不可入庭旁聽。律師其後換上白色口罩返回庭內;但被告親友則表明拒絕屈服,其中女親友稱換口罩「即係我認為我有錯」,男親友則質疑法官歧視自己,感到「好唔舒服」,明言考慮投訴練官。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傍晚在履新記者會被問到練官要求戴黃色口罩者離開法庭一事,他指不評論個別事件,但稱一般而言,法官在審訊期間,對審訊程序有極大酌情權,目的是維護公平公正審訊,可能法官有其考量;但張也補充,香港是自由社會,市民穿甚麼顏色的衣服或口罩「完全冇問題」。

案件今處理被告認罪答辯及求情,四名被告的律師代表、親友及旁聽市民,坐滿法庭。聆訊進行期間,法官練錦鴻一度與書記交談,未幾書記和法庭職員分別向佩戴黃色口罩的律師以及兩名涉案被告親友說話,三人先後離開。未幾只有律師換上白色口罩返回庭內,親友則逗留庭外。

司法機構:主審法官有權就各方面作指示

庭上所見,大狀及公眾人士均佩戴不同顏色口罩,包括藍色、白色、綠色及黑色,惟只有戴黃色口罩的律師及兩名親友共三人被要求離開。休庭期間,法庭書記在庭外向兩名親友表示,可向他們提供其他顏色的口罩,又指此為「老爺要求」,但二人表明不需換上。

本報向司法機構查詢,問及相關要求是否練官作出、練官為何提出有關要求、各級法院日後是否會禁止佩戴特定顏色口罩的人士進入法庭、相關措施是否標籤黃色衣物及飾物等。

惟司法機構回覆指,不評論個別個案,但表明主審法官或司法人員在審理案件時有權就各方面(包括影響執行司法工作的事宜)作出指示。司法機構亦指,進入法院範圍的公眾地方需衣著合宜,以避免影響法院運作和秩序。

親友拒換口罩:(換)即係我認為我有錯

涉事男親友Ray(化名)在庭外表示,基於尊重法庭,故此應職員要求離開,惟表明即使他獲其他旁聽人士提供其他顏色的口罩,也不會換上。他解釋謂:「我而家覺得佢歧視我,好唔舒服」,又表示會考慮投訴法官。女親友Lily(化名)亦表明拒絕換口罩,指換口罩即表示屈服,「即係我認為我有錯」,又指若法官認為佩戴黃色口罩有問題,理應提出,她就不會佩戴。

大狀:睇唔到有乜嘢基礎 疑「污名化」黃色口罩

有大律師質疑「睇唔到佢(練官)有乜嘢基礎可以咁樣做」,認為黃色口罩本身並無特別標示甚麼,在防疫上亦沒有構成不利;法官雖有權規管法庭內的程序,但無權單以顏色判斷,就不准戴黃色口罩的人士旁聽。

該名大狀指,經常到庭支持抗爭案被告的「王婆婆」王鳳瑤數年因戴上「光復香港」頸巾聽審,而被當時案件主審法官彭寶琴裁定她藐視法庭罪成罰款一事,尚可理解,因為法庭「不是讓任何人宣揚政治標語及訊息之地」,但今次黃色口罩一事,實在令人費解。對於將來會否連黃色衣履、髮飾也可能被逐,大狀指:「係囉,黃色唔得,咁黑色又唔得呀?睇下件律師袍先啦!」

大狀直指練官的做法似對黃色口罩作標籤,將之「污名化」,令人懷疑他存在偏見。惟練官尚未算對案件說出特別顯示偏頗的說話,未必有明確基礎,足以讓辯方申請「換官」。

大狀指出庭不宜穿戴過於鮮色的衣履包括口罩

另一名不願具名的大狀亦認為練官做法不合理,「公眾有知情權」。他指,在裁判法院「大把戴黃色口罩可以入庭旁聽都冇事啦,連裁判官自己都有戴黑色口罩㗎!」他認為,涉事旁聽人士若不滿練官做法,可以向新任首席法官張舉能投訴,不過他戲言:「唔知會唔會處理啫?分分鐘上面撐佢(練)添啦!」

不過,亦有大狀持不同意見,「你話上年4月唔夠口罩就話啫,宜家都冇呢個問題」,他認為,無論與訟雙方代表律師,抑或旁聽人士,都不適宜穿戴過於鮮色的衣履,包括口罩,這是上庭的禮儀,任何人都應尊重法庭。他又坦言,若他代表的被告及其家屬戴黃色口罩上庭,他亦會勸諭對方換掉,「如果激慶個官,加多幾個月就弊!」

本四名被告依次為地盤工人石朗天(28歲)、劉耀聰(31歲)、陳啟賢(35歲)以及廚師陳瑞泉(又名陳鴻基、35歲)。案發於前年9月14日,四人今承認非法集結及傷人罪,襲擊傷人及非法禁錮罪則存檔法庭,不予起訴。

【案件編號:DCCC153、453/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